第1877章 自责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77章 自责

安夏儿定定地盯着银苏,“二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不能打搅陆釉工作的事了。如果只是打搅一下他的工作就能解决问题,还算是庆幸了。” 银苏又睁开了眼睛,她唇张了张,但摇了摇头。 从安夏儿的眼神中,她知道,安夏儿一定是知道了陆歆的事情。 而安夏儿却从她眼中看到了绝望。 安夏儿又对她说道,“也许你们是受到了威胁,但你们不告诉我们可以,陆釉少爷是你们的儿子,是陆歆小姐的哥哥,又是警察,你们不该瞒着他。” “不,会毁了釉儿的……”银苏摇着头,眼泪看着就落了下去,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夫人!”刘妈赶紧去扶她,“你这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去打电话叫陆釉少爷回来。”安夏儿再次对这个刘妈说道,“不然,我会让陆釉解雇你这个失职的佣人。” 刘妈吓了一跳,这才顾不上跪倒在地上的银苏,点了点头去打电话了。 安夏儿看向另两个菲佣,“你们也下去。” 两个菲佣已经见识到了这个主家少夫人的威严,见银苏不说话,二人便也退了下去。 安夏儿在梯梯阶上坐了一会,看着抱着那个铁盒子一边流眼泪的银苏,她站了起来,走过去,伸出手,“二婶,给我吧。” “不,你们谁也不能碰。”银苏见她过来,生怕被抢走手里的东西似的,她忙退了一步,“少夫人,你走吧,你们不能插手,你们插手事情只会变得更加糟糕。歆儿……歆儿她一定会回来的。” 安夏儿看向她手里的铁盒子,忍了忍酸胀的眼睛,“你再抱着,里面的冰就化了,你不希望……里面的东西坏了吧。” 银苏一愣,反应过来赶紧快步向冰箱走去,想将盒子放进冰箱里。 但因为她还在生病,头重脚轻。 脚一踩就直接摔了下去,手中的盒子就摔在了地上,随着盖子的打开,里面的冰块哗啦啦地掉出了,以及里面那根手指和人的耳朵…… “没事,没事……”银苏看到就像疯了一样,赶紧将那些东西都捡回盒子里去,口中念念有词。 安夏儿不忍地侧开眼睛,看到眼前狼狈的银苏,她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些什么才好。 同为母亲,孩子出事的感受,她能体会。 上回听到陆宸和陆玺在s城失联几个小时,以及陆国原和银苏还用陆宸陆玺他们的事威胁陆白时,她都心疼得不行。 何况,陆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而且估计也不平安。 “怎么不见了,怎么不见了……”银苏将那些冰和那只耳朵装回盒子里去,又四处去找,因为卧床刚起的原故,头发没怎么仔细整理,发丝垂着,她苍白的唇,整个人看着不像是正常人。 安夏儿顺着她的目光在周围的地上寻视了一回,当看到滚到了自己脚下的那一根露出血肉的断指时,她顿时胃里又翻滚了起来,她闭上眼睛,缓缓地伸出颤抖的手,捡起,放进那个盛着冰的盒子里。 “二婶,好了。” 银苏赶紧盖上,放进了冰箱里。 安夏儿注意到,冰箱还没有通电……但看到已经急到快要神经质,临近崩溃边沿的银苏,安夏儿没有提出这一点了。 因为,谁也不知道那根断指和那只耳朵,已经多久了,还有没有用。 银苏急急地关上冰箱门后,身体又颤抖了起来,开始哭起来,身体顺着冰箱缓缓滑坐在地上,“歆儿,我的歆儿……” “二婶,里面的东西,果然是陆歆小姐的,是么。”安夏儿看着她。 银苏哭声愈发大了。 看着被逼到哭泣和无助的银苏,安夏儿心里一时哽塞了起来,听刚才佣人的话,这些东西寄回来应该有半个月了,那么这段时间,银苏和陆国原在外面……都是强撑着装出平静的样子么? 在他们夫妻向主家夺权时,背后也承受着这样的痛苦么? 他们时时刻刻都承受着快要崩溃的痛苦么?表面却像无事一般,冷酷地,强势地,在逼陆老交出董事长一位。 银苏坐在地上,脸埋在膝中不停地哭着摇头,俨然这件事已经在她心里藏了不少时间。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找上我和国原,不知道他们是谁……”她哭泣着,“我和国原想过报警,想过告诉陆釉,想过跟主家商量,可是,他们在盯着我们,我们但凡有所举动,他们就会随时知道,我们除了听他们的,毫无办法。” 安夏儿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了下来,试着向她伸出手,“二婶,那陆歆小姐现在……” “歆儿不会有事的!”银苏突然抬起头,几缕发丝从她的额头垂下来了,此时的她眼睛通红,情绪失控,完全没有平时的贵气与庄重。 安夏儿看了向她身后的冰箱,“二婶,你别傻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事步,你和二叔不要撑了,陆歆小姐是不是已经……” “歆儿没事! ”银苏突然抓住安夏儿的双臂,猛地晃了晃她,“我不许你我说歆儿出事了,只要我们按照对方的话做,歆儿一定会回来的。我们现在把手指和耳朵冷冻起来,到时歆儿回来后,去医院还可以再接回去的,不是么。到时我们会报警,我和国原一定会宰了那些绑架歆儿的人,让他们付出千百倍的代价,但是,要先等他们放了歆儿,现在我们除了按对方的话做,什么也不能做,不然他们一定会撕票的……” 安夏儿看着快崩溃的银苏,看着银苏不同平常的状态,她知道,陆歆是真的被人绑架了! 而且对方寄了那只耳朵和手指回来威胁陆国原和银苏,还控制他们不能泄露消息。 估计是让人暗中监视着陆国原家里,只要他们想尝试着报警或告诉陆釉,对方就肯定会做出什么事…… 想到面前这个二婶承受的压力,安夏儿突然有些为他们一家难过,她扶着银苏的手臂缓缓问她,“二婶……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和二叔怎么肯定那根断指……和耳朵,是陆歆小姐的?” 银苏愣了一阵,头又无力地垂了下去,“半个月前,有个陌生电话打到国原手机上,说歆儿在他们手中……他们 还让我和国原听了歆儿的声音。我们说对方要多少钱我们都可以给,但他们不放人,他们不是要钱,他们说跟陆家有仇,他们要我们制造陆家内部矛盾,他们才肯放歆儿回来。” 跟陆家有仇?安夏儿目光颤了颤。 是谁? “我们一家一直忠于主家,向来都没有不轨的举动,陆家的大权也在主家手上。”银苏哭着说道,“国原和我想来想去,只能向主家提出要董事长一位,只能用做这件事才能打扰陆家内部的秩序。我们真的不想,真不想那么做的。” 安夏儿松了口大气,原来陆国原他们想要向主家夺权,只是因为他们夫妻受到了别人的威胁。 那他们家起码不是对主家有意见了…… “那三叔他们……”安夏儿又开口问。 银苏摇了摇头,“章原他们本身就对主家有怨愤,我们一提出,章原他们一家就与我们联手了。我和国原也没有想到会害他们一家被赶出陆家。是我和国原对不住章原和利妃,是我们对不住他们……如果不是我和国原提出向主家夺权,他们就不会参与,是我们害得……” 听着银苏自责,安夏儿半天都说不出话。

上一篇   第1876章 巨大的痛

下一篇   第1878章 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