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3章 不能脱离陆氏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83章 不能脱离陆氏

陆国原心里是苦涩的,一边是他父亲,一边是曾宽恕过他一回的陆白…… 这无疑是逼向他灵魂的问题! “如果。”陆国原叹了口气,“如果是我父亲说的那个意思呢?” “那我不会再给你们任何面子。”陆白紧紧一握手,“朗业集团前段时间股价大涨,是因为有你和银家的人在哄抬吧?指使陆辛散发布网上安夏儿和慕斯城的那些照片,也是二叔你指使的吧?无论是哄抬股价,还是指使他人利用虚假照片毁谤我夫人声誉,将这一件件证据交给警方,你们的下场比陆章原他们都好不了多少!” “所以我也会被赶出陆家么。”陆国原的反应却极其平静,半晌,他点点头,“也好,也许这样,说不准一切就都没事了……” 陆白眯了眯眸子,感到陆国原这句话有点怪异。 最后陆国原说道,“对,我和银家是哄抬了朗业的股价,我也打电话指使过陆辛,我不推辞也不找借口。既然我父亲想让朗业以及我家一起离开陆家,而陆白你也觉得我所做的这些事,应该和章原他家一样被逐出陆家,那么,陆白你请便吧。” 说完,他便也走出了会议室,他的话没有震惊也没有愠怒,反倒是极其平静,仿佛他已经经历了更重大的打击,即使他家也被逐出陆家,也没什么大不了了。 而他的话,则是直接将朗业是否脱离陆氏,他家是否也脱离陆家,全部都交给了他父亲决定! 陆国原的话再次让整个会议室都沸腾起来。 陆家其他的人包括杨秘都相劝陆白: “大少爷,朗业不能脱离陆氏!” “陆氏有现在的市值,是这三大体系集团的结合,缺一不可!” “如今章元集团已经刚换了总裁,朗业如果离开陆氏,股市和市值马上会下跌,绝对不能由着荣叔公他……” 陆星溱脸色也不太好,她站了起来,临走前对相叔公道,“父亲,我先回去了。” 相叔公点了点头,并没有留陆星溱下来,一时因为陆星溱刚才已经表示了立场以及支持陆白,二是因为陆星溱并没有进入公司,对于这些关于公司方面的事,她发表不了多少意见了起不了。 相叔公看向被众人包围着的陆白,说道,“陆白,你们二爷爷的性子我最清楚,他是绝对说到会做的,眼下得加紧防范才行啊,现在章元他们才刚离开陆家,外界议论纷纷,已经对陆氏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朗业再脱离陆氏,陆家整个企业根基怕是都会动摇。” “对,大少爷,你快发话吧,怎么做防范措施?” “看刚才陆国原的反应,明显也站到了他父亲那一边,那他儿子陆釉是不是也站在荣叔公那边呢?” “大少爷,不能让朗业脱离陆氏啊!” 大家都持有陆氏的股份,一听到刚才荣叔公的话,大家都心急了。 陆白摆了一下手,阻止了耳边这些声音,“朗业是陆氏的子公司之一,我不同意,他们想让朗业脱离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大家这才松了口气。 陆白又眸色清冷道,“你们先别急,二叔他突然又调转方向敌对主家,想必是他与荣叔公的意思,不包括陆釉。” 他很清楚,陆釉怎么可能会同意他父亲这么做!怕不是受到了荣叔公的相逼,就是遇到了别的什么事,让陆国原又改变了主意…… 本来他上回放过陆国原和银苏,他们夫妻就该感恩戴德了! 这回还敢出来反对他? …… 陆国原从会议室刚出来,深拧起的眉头都还没舒展开,他的秘书银汶便火急火潦地上来了。 “二爷,这是怎么回事?刚才听荣叔公说朗业要脱陆氏?”银汶脸色大震,“万不可这么做啊,这么做对陆氏不利对郎业也不利,不会有任何好处!” “我又何常不知。”陆国阴沉着面容,但他也没有表示反对,“算了吧,我手中的股份说到底也是父亲给我的,他要朗业怎样就由他去吧,我也不想去争了。” “什么?二爷,你可是朗业的总裁,你不能由着荣叔公胡来啊?”银汶为陆国原这表情感到担心,“他是看到三爷他们被逐出陆家而被气昏头了,我们可不能跟着一起昏头啊,陆氏不只是这三大体系集团,还有很多加入陆氏旗下大大小小的公司,朗业一脱离,那些公司也会动摇……” 陆国原摆了摆手,“不必说了,我头已经够大了,银汶,我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再顾公司了,实在不行,我就辞行吧。” “你要辞职?” 陆国原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只是垂下了眼睛,叹气。 他在想,如果他家被赶出了陆家,并且他也从朗业辞职了,失去了所有与陆家对抗的资本,那绑架陆歆的人会不会就此罢手,放过他家和陆歆了呢? 就这么想着,陆国原便不想再插手去管了,觉得他家像陆章原家一样被赶出陆家后也许对方就不会找上他们了,陆国原反倒想尝试一下。 即使他家被赶出陆家,他也不想再与主家为难了! “二爷,不行!”银汶青白着脸,“银家还靠着你和银苏呢,你这一辞职,银家在朗业可站不住脚,朗业内部早就分成了两派,另一派一定会想尽办法将银家的势力赶出公司……” 银秘书被荣叔公和陆国原的决定震惊了,一时间将银苏昏倒的事都忘了,毕竟银苏昏倒只是她一个人,朗业若是脱离陆氏陆国原若是辞职,那就是陆国家一家和银家都将发生巨大变动的大事! 陆国原皱紧眉头,并没有马上听从银秘书的进劝,“我有我的难处,你们体谅一下吧,我可以再选一个能维护银家的新总裁出来。” 银秘书震惊地看着他,“二爷,你决定了?” “我回去先跟银苏商量一下。”陆国原说道,又回头问银汶,“我手机呢?今天银苏刚出院回家,我看看她情况……” 银汶这才想起银苏的 事,忙掏出手机道,“对了,二爷我们先回去,刚才你家里打电话来说银苏昏倒了!” 陆国原脸色速变,拿起电话便一边往家里打一边往外走去,“喂,刘妈,银苏怎么了 ?赶快请医生,她出事我唯你们是问!……” 陆白站在董事长办公室,看着大厦下面那些记者。 杨秘书来到他身后,“大少爷,我刚从前台那边得到消息,荣叔公出去的时候已经将董事会上的一些内容跟记者记了,说朗业要脱离陆氏,这怎么是好?这个消息足以令所有媒体大肆报道啊,这对陆氏可不利……” “哼。”陆白冷地扬起唇角,“他说脱离就脱离,那我这个董事长岂是不是白当了?” “但荣叔公对媒体说出去,商界肯定人人都知道陆氏内部出事了啊?”杨秘书很着急,一边又感叹,“哎,陆老怎么就还没醒呢,他老人家若是在……” “你在叹什么,认为我会处理不了?”陆白表情淡漠。 杨秘书吓了一跳,赶紧鞠下身,“大少爷你息怒,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现在情况太乱了,怕是会有很多麻烦。” “麻烦,不是早就来了!”陆白搁在眼睛下方的手紧紧一握,眼神迸射出寒光,“从他们敢向主家夺权争股,敢向爷爷下手开始!” 杨秘书想了下陆白的话,也确实是这样,故叹了一声,“但大少爷,三爷一家就算了,二爷一家我们真不赞成让他们也离开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