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4章 他背负了很多…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84章 他背负了很多…

蓝梅也进来了,“陆白少爷,刚才我妈说荣叔公要让二爷一家离开陆家,也要让朗业脱离陆氏,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陆白语态平静,“虽然有句话不好听的,他们就是狗急跳墙了吧。” 蓝梅一脸震惊,转头又问杨秘书。 听杨秘书将会议上的事说过后,蓝梅叹了一口气,“看来,荣叔公是执意要三爷他们一家回到陆家了,他真是老糊涂了,他们一家做假账不说,还向陆老下毒,这件事怎么能说过去就过去了。” “他只是倾向自己儿子。”杨秘书说道,又感谢蓝梅,“不过,蓝律师,刚才在会议上,还得感谢陆星溱女士和相叔公再次为主家说话。本来荣叔公是步步紧逼,打算让主家将原本三爷手上的股份退还给他,他还拿着陆二爷的股份,想要以百分之十三的股份向大少爷施压。陆星溱女士站在大少爷这边说话,为主家争取到了非常有利的立场。” “这都是我们该做的,是荣叔公他们糊涂了。”蓝梅道,又担忧地看向陆白,“但是,刚才会议还没有结束时,我去探过二爷的秘书银汶的话,我看他的脸色,以及反应,他们银家应该也不同意二爷再掺和敌对主家的事。二爷会来参加这个会议,八成是因为荣叔公让他过来。” 陆白嘴角浮起,笑意不达眼底,“这个二爷爷,从国外回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到医院去看望我爷爷,却是马上为陆章原家出头……他的私心倒是完全不掩盖!” “这也不奇怪,陆老他们三兄弟已经分家了,荣叔公现在自然以他的儿子为主。”蓝梅说道,“况且他去章元集团时又碰到了陆茉与端木瀛发生了矛盾,自然就以为他的小孙女受到委屈了……” “要说儿孙,那荣叔公也不只有陆三爷那个儿子一家。”杨秘书又说道,“二爷也是他儿子,陆釉少爷和陆歆小姐也是他孙子孙女,他怎么就没有多为二爷家的人多着想?他硬是要整得两个儿子都脱离陆家就好?” 蓝梅紧紧皱起了眉,看向陆白,“大少爷,我也不赞成让二爷家离开,这件事我看陆釉未必知情,可以跟陆釉问一下情况。” 陆白没说话,像思忖着什么。 片刻,他道,“我等会给陆釉打个电话,杨秘书你注意着陆氏的情况以及不要回复媒体任何关于这个董事会的话题,一切尚未定论。” 对,朗业,不是荣叔公他们说脱离出去就脱离出去了! 陆氏旗下的公司,没有任何一个能脱离出去! “是,我马上去跟公关部门交代一声。”杨秘书出去了。 “蓝律师,你们备好陆国原和银家哄抬朗业股市的证据。”陆白目光逃着幽寒的光,有着不惜要大杀四方的气势。 如果陆国原不珍惜他那次给的情面,那么他也不会再客气! 即使将荣叔公和他两个儿子都赶出陆家,也好过,陆家有敢挑战和威胁主家权威的堂亲在! “好。”蓝梅明白陆白的意思,心下只希望陆釉能劝住他的父亲。 陆白从陆氏财团大厦出来时,安保已经架起了人墙将媒体记者阻挡在外边,陆白与几个保镖直接上了车,离开陆氏财团。 车上,陆白打通陆釉的电话后,陆釉听到情况比任何人都要心急。 “陆白堂哥,这件事我并不知内情,我爷爷要召开董事会为我二叔家讨伐的事我听说了,但我一直在局里忙于工作,所以没能回去劝他。”陆釉又表示,“但我没有想到我父亲会去,今天我妈刚出院回到家,我一直以为我父亲不会参和我爷爷的事,会在家里陪我妈,想不到……” “既然你不知情,那这件事我不会算到你头上。”陆白意思很明白,“但在s城我答应你的事,我已经兑现了,如果你家里还要与主家作对,甚至联合你爷爷做出伤害主家权益的事,那在这我先跟陆釉你讲清楚,我不会再顾及什么情面。” 电话里陆釉叹了一口气,很内疚,也非常烦脑,“陆白堂哥,你上回答应过我的确实做到了,我很感激你宽容了我爸妈做的事。你放心,我现在就回去,我一定会劝我父亲。” “这样最好。”陆白坐着陆家的高级富豪商务车,航空材质的座椅,面前还有放酒杯的台面,他拿起盛着酒的杯子看着晶莹的壁身,“若是二叔他依然坚持与荣叔公一样的说法,那请转告他,你们一家和陆章原一家离开陆家,其实我并不介意。清除搞内部分化的人,才有利于家族的团结和凝聚。” “陆白堂哥,我明白你的意思。”陆釉声音有点低,“但我相信,我父亲不会那么不知就理一味附和我爷爷,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他改变了想法。家里的佣人也刚打电话给我,说我妈……又昏倒了,以及我爸妈这一阵子都不太对劲,让我回去看看。” 长者为上,陆白没有再警示什么,只是了表慰问,“那你尽快回去看看二婶吧,如今这董事会一开,荣叔公估记要整出不少麻烦,我是没空去探望二婶了。帮我捎句话给二婶,我陆白本人,是不想让你们也离开陆家,所以,我希望他们也别逼我。” 陆白这话听着声线是平的,但里面的告诫很明白。 如果逼他的话,就别怪他不仁义。 陆白放下电话后,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已经过了。 “直接回去吧。”他对司机道。 安夏儿下午两点去美国的飞机,如今只有与他吃一顿午饭的时间了。 皇城庄,陆家宅邸。 安夏儿从陆国原家里回来后,一直沉思着,在想银苏的话,以及陆国原家发生的事,到底是什么人?想要从陆家内部催毁陆家? 甚至,还找到了陆国原的女儿? 会是南宫焱烈么? 亦或是,其他敌视陆家的人?有时,为了争夺国内的经济市场,对方确实会做出一些不择手段的事,因为陆家内部乱了,陆氏就会出事,陆氏一出事,别的大型企业就有挤上来的机会了…… 这个问题自安夏儿回来就一直因扰着她,这让她坐立难安,为了让头脑保持冷静,从那个铁盒中的断指和耳朵的残忍画面中,保持冷静,安夏儿来到了紫园这一边。 经历当年的大火后,紫园又恢复了往日的如梦如幻,紫藤流苏一般从树上垂下来,构成了一幅世外桃园般的画面。 想到当年南宫焱烈将毒藏在这里,而迫使陆白不得已让人放火烧了这座紫园的事,安夏儿不禁垂下了眼睛。 “你背负了很多啊,陆白。”她轻轻地叹息着,“作为一个家族继承人,不容易呢。” “少夫人。”司机走过来,“华管家打电话来,说大少爷回来了,回主宅去用午餐吧。” “好。”安夏儿点了点头。 午餐,安夏儿吃得很慢。 安夏儿没有问起董事会的事,因为在她看来,这阵子陆家所有的人都是因为陆歆被绑架而引起的,所有的源头都在陆国原家中。 而知道其中真相的安夏儿,如今只在心里犹豫着,该不该将陆歆的事告诉陆白,或者说,怎么跟陆白讲。 “怎么不吃?”陆白见她出神。 安夏儿浅浅地笑笑,送了几口食物到嘴里,“这不是想着,等会就要走了么,想多跟你呆一会。” “放心,处理完陆家的事,我就过去。”陆白说道,“美国那边,阿瑞斯会在机场接你,到时你去克瑞斯汀那里复诊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