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5章 好结果与坏结果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85章 好结果与坏结果

安夏儿倒不担心她脸上的这伤的复诊问题,毕竟已经好了,现在皮肤也没有什么不适的症状。 见她点头,陆白又问,“上午送lulu回去时,她有没有闹?” “没呢。”说到女儿,安夏儿总是满意骄傲,“咱们的小甜心,你又不是不懂,可乖了,我跟她说我还要回美国一段时间爹地有很多事要处理,所以要让她先回s城家里,她 没有哭。只是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说圣诞节一定会回去。” 陆白点了点头,算了下时间,“没什么意外,圣诞节可以赶回来,你这应该只剩下两次复诊了。” “我让魏管家和秦特助送lulu回去了。”安夏儿说道,“毕竟我们都不在孩子们身边,我还是担心孩子们的安全。” “没事,陆家这边的人手够。”陆白不介意魏管家和秦修桀都回去了,“修桀电话里跟我说过,将lulu送回s城后,过两天他还会过来。” 又道,“毕竟这次小宸小玺他们也不是真被人绑架了,只是二叔他们写了一封威胁信,除了陆家这边有些麻烦,s城那边应该没什么威胁……” 听到陆白提起那封威胁信,安夏儿脸色又沉了一分。 她知道,这么大的事,其实应该告诉陆白,而陆白知道陆歆被人绑架了,肯定也会帮忙找到绑架陆歆的人。 ——但这只是最好的情况! 最坏的情况是,如果陆白知道陆国原夫妻为了自己的女儿,而置整个家族于不顾,想尽法子挑起内部争斗,甚至让陆章原一家被逐出了陆家,还间接导至陆老中毒了。那 陆白又会怎样? 他会原谅陆国原和银苏么? 陆国原和银苏的做法,往大说,问题很严重,他们为了救自己的女儿不让自己的女儿被伤害,而打算牺牲掉整个陆家。 往小了说,是他们对女儿绑架一事的隐瞒,而导至整个家族不和。 虽然安夏儿知道,陆国原和银苏他们那么做,以及不敢声张,是受到了威胁,他们只是想陆歆平安回来……可站在陆家掌管者的角度想,他们的做法,是否不顾大局呢? “陆白。”安夏儿试着开口,“其实我觉得二叔和二婶他们……” “你不必替他们说话,上回寄威胁信的事我已经说不跟他们计较了,只要爷爷醒来,他们向爷爷道个歉。”陆白道,安夏儿正想说什么,他便又话锋一转,“但我有这个肚量 宽容他们,可他们却未必识趣肯领这个情,今天的董事会,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么?” 陆白是以为安夏儿想在她去美国之前,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要再为难陆国原一家,所以他不得已跟安夏儿提起董事会的事。 “董事会?”安夏儿想了一下,“你不是说,荣叔公召开这个董事会只是因为昨晚的话题么,他再怎么不满,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本来以他,是掀不起什么风浪。”陆白用完餐后,用餐巾擦了擦,动作利落而清贵,“只是没想到二叔他也会来这个董事会。” “哦,我上午去二叔家里时,是听说他去董事会了,但他只是因为持股才出席一下吧,不会发表意见吧?”安夏儿说道,“即使荣叔公是他父亲,但三叔一家是怎么被逐出陆 家的,二叔他很清楚,他不可能会跟荣叔公再次发难吧?” “恰恰相反。”陆白告诉她,“在今天上午的董事会上,他立场很明确,是站在他父亲荣叔公那边。” “什么?”安夏儿瞪大眼睛。 怎么会? 难道,陆国原和银苏真的要顺从绑架犯的话,继续挑起陆家内部的争斗? 为了救回陆歆,他们真的不顾一切了? “还有。”陆白不屑笑道,“二叔他亲口说了要将他手中的股份退还给荣叔公,以及荣叔公做什么,他不会干涉。” “……” “而且听荣叔公的意思。”陆白慢慢拢起眉头,“他要作为二叔家的人,一起和二叔他们离开陆家,并企图让朗业也脱离陆氏。” 安夏儿看着陆白,拿着餐具,惊得半天说不出什么话。 片刻,她放下餐具,“等等……荣叔公和二叔家要离开陆家,让朗业也脱离陆氏,这,什么意思?”不是她想的意思吧? “字面的意思。”陆白说道,“就是像三叔家那样,不再是陆家的人。” 虽然对外而言,他都叫陆章元的名字了。 不再是陆家的人,他当然不会叫叔叔。 但在家里,其实他们都没有改掉口头的称呼,因为他并非真是无情无义之人。 “那,朗业脱离陆氏呢?”安夏儿又震惊问道。 “就是以后朗业只是二叔他家的企业,不再属于陆氏。”陆白淡淡笑笑说,“荣叔公想拿了二叔手中的股份,以及让主家将三叔家里原先的股份还给他,他想用他两个儿子的 股份,以及他们都离开陆家,加上朗业脱离陆氏作筹码,以这些要挟我让三叔他们一家回到陆家。” 安夏儿无法形容心里的复杂,这么说,不只是陆章原,连陆国原家都也要离开陆家了…… 作为最大的豪门陆家,不会因为这一次的事,变得散架了吧?就这样因为陆歆的事,直接从内部,一点点瓦解了? 安夏儿睫毛像羽翅般轻轻地颤着,像听到了陆家的极大噩耗,正一点点漫延,这一回,有人是真的要摧毁陆家。而且是从内部的方式! 见安夏儿不说话,陆白挑唇一笑,“你在担心什么?你觉得我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安夏儿回过神。 陆白接过华管家倒的酒,轻轻晃了晃,褐色的双眸像凝聚着冰一样盯着杯中的晶莹酒液,“就算二叔跟荣叔公联手了,陆釉也不一定同意离开陆家,我们陆家这辈的人里面,包括陆岑在内,无论是陆庸堂哥,还是陆釉,都是在为壮大陆家以及陆家的未来奋斗。陆岑堂哥是一时糊涂,才跟着他家里一起被驱出了陆家,但其他人可不会。不利 于家族团结,要分裂家族的事,陆釉是不会同意的。” 那陆章元一家呢?让他们离开陆家,从一定程度上来讲是不是也算是分裂了陆家一部分? 安夏儿想说,其实如果不是因为陆歆被绑架,逼得陆国原和银苏不得不联合陆章原一家向主家夺股,搞出这阵子的事,也许,陆章原一家心里就是有再大的怨,也不一定 会做出来。 那陆岑,也可能也不会向陆老下毒。 如银苏所说,其实这一次的事,陆章原一家,是受陆国原和银苏所连累了。结果现在陆国原和银苏没事,陆章原一家却被逐出了陆家。陆章原和孔利妃今天还被判刑了…… 但安夏儿始终还是没有问出这个问题,因为陆章原一家也不能算是无辜,他们做了那么多年的假账吞了那么多还抱怨主家,确实是太不应该。 而陆国原和银苏也不能算是完全没事,他们夫妻,如今正在承受着痛苦、折磨,他们女儿的安危没日没夜地折磨着他们夫妻,银苏都差点要被逼疯了!“那,朗业脱离陆氏呢?”安夏儿双睫缓缓垂下,心里七上八下的,“陆氏旗下的三大体系集团,不都是属于陆家的公司么,三叔他们被逐出陆家时,都没有提及说要让章元 脱离陆氏,为什么荣叔公敢这么提?” 看着安夏儿脸上的迷茫,陆白往餐桌座椅后靠去,“因为章元集团和朗业集团不一样,这么跟你说吧,严格意义上来讲,朗业一开始是二叔他借陆家的钱在外面开创的公司,章元则是三叔开的。”

下一篇   第1886章 我会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