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6章 我会原谅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86章 我会原谅

“区别是,朗业最初的业绩一般,陆氏为了支持二叔融资进入后,才渐渐有了一些大的起色,二叔那时也知恩图报,就向老太爷和爷爷提议,干脆让朗业一起并入陆氏旗下 ,成为家族公司的子公司,这样即壮大了陆氏,而朗业也可以挂着陆氏的品牌,扩大市场的知名度,这是双赢。” 安夏儿又微微有点意外,陆章原当年离开陆家后做的事她听说了,但关于朗业的事,她还是第一次听陆白提起。“而章元。”陆白对安夏儿笑笑说,“如你现在所知道的,当年是在外面遇到了一些麻烦,爷爷出钱收购了章元集团才救活了章元,以及三叔和荣叔公他们父子也因为那个时机,回到了陆家。如今章元集团完全算是陆氏的公司,只是依然让三叔他家里管理着,三叔他们自然带不走章原。但朗业不一样,朗业是当年二叔自己提议并入陆氏,他 是可以再次提出,让朗业脱离陆氏。” 这个安夏儿大概能理解清楚了。 那陆国原家在朗业是具有一定的话语权的,只不过陆老是董事长而以,公司大事小事按理,必须经过陆老。 但陆章原一家就顶多算是章元集团的管理者,那不算是他们一家的公司了。 怪不得之前陆章原一直在说,他家和陆国原家对公司的贡献是大,而陆星溱家是最小的,这样看,确实有据可依。因为陆国原和陆章原兄弟分别是朗业和章元的创造者…… 但是,所谓家族,家族企业,不就是靠大家团结一致所创造的么? 家族企业,本身就不是一个人或者是某一家的东西!安夏儿这样想来,觉得如果陆国原一家也离开陆家的话,陆氏也会瓦解,这个被称为世界第一豪门的家族,就真的要跌下家族企业榜,失去企业收益,家族也会慢慢失势 “那你准备怎么办?”安夏儿缓缓问陆白,目光看着面前的餐布,连吃饭心情都没了,“如果荣叔公坚持的话,难道就让他们如愿么?” 这已经不是该同情谁的问题了。 而是面临整个陆家,陆氏的危机,因为有人是要陆家亡! “你觉得我会让他们如愿?”陆白看着杯里的酒,送到唇边喝了一口,他目光深处的复杂,也是安夏儿没有看明白的。 “那你……” “如果他们坚持要让朗业脱离陆氏,那我会让他们先出事。”陆白目光闪过一丝寒意,“在我面前,想跟我提分裂陆氏的事, 做梦。” 安夏儿心脏颤了颤,一时只担心陆白会不会来硬的,直接将荣叔公或是陆国原……安夏儿缓缓看向陆白,劝他,“陆白,我知道对你而言,可能最重要的是家族公司,但是……其实陆家对我们也同样重要,都是亲人,发生矛盾是一回事,但没必要你死我 活,又不是仇人。”想到陆岑,安夏儿又觉得婉惜,不忍心,“至于陆岑堂哥做的事,我知道你很生气,但刚才你也说了,他是一时糊涂,才……向爷爷下毒。但是,他糊涂,我们不能糊涂啊 ,主家得有主家的气量以及魄力……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总之,三叔家已经分离了陆家,其他陆家的人,希望不要再出事了。” 她抬起头,看到了陆白眼底的淡淡笑意。 那样风华惊艳。 带着冷冽色泽的眸子里,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你在为他们讲话?”他看着她。“我就觉得,三叔家已经从陆家分裂出去了,没有必要再让其他人离开了。”安夏儿对陆白说,“无论无如何,应该避免那种情况发生,我知道,陆白你觉得荣公叔他们是无 理取闹,不想跟他们多费口舌,但是,好歹是自己的亲人,多劝劝吧,实在不行,先让相叔公帮忙去做做思想工作。” “似乎,对陆家的人,你都非常仁慈?”陆白笑道,“当初在西莱时,你对你那个继母王妃,以及控制你父王的尤菲里奥,可没有这么客气。” 安夏儿心里想说,因为这不一样,他们只是想要夺取王位没有想过要脱离王室……说明了,只是纯粹的王室内部的斗争。 但这次陆家不一样,有潜在的敌人在,是有人利用陆国原夫妻挑拨陆家内部。“那不一样,无论他们夺不夺得到王位,他们都还是西莱王室的人。不会说,离开王室。”安夏儿说,“但像二叔三叔……他们兄弟两家离开陆家的话,分裂两家出去,银家 和孔家的势力也会一并失去,那陆家的势力就会削掉一部分。不值得,那样的结果,不是我们想要的,一个家族还是要团结。” 陆白笑了一声,端起杯里的酒喝了一口。 他喝酒的样子,气质总是那样美观。 出身超级豪门世家,后天形成的孤傲性子,加上事业有成对商界对人事都具有绝对掌控能力的他,举止都充满迷人的自信气质,男人敬仰,女人爱慕…… 在过去,安夏儿总认为,像陆白这样的男人可能根本不会有需要自己提意见的那一天;但现在,安夏儿不那么想,因为她是他的妻子,她有责任帮他。 尽她所有的能力帮他的家族!“陆白,我知道你生二叔的气,你上回刚回来时在医院放过他一回,如今他不好好反省却继续出来……与荣叔公一起公然在董事会上对抗你。”安夏儿说到这,从喉里发出的 声音,开始艰难,“但你相信我,他,二叔他和二婶,是有苦衷的。” “你又知道?”陆白又问她,见她张了张口,又没说出什么话,他反笑了一声,“对了,上午你去他家看过银苏嫂子,怎么?该不会被那个舌灿生花的银苏婶子给骗了吧?” “……”陆白跟她提醒,“别忘了,我跟你说过,我让人查出了网上那些照片的始作佣者,是陆辛,而指使陆辛的也是二叔。银苏婶婶为了这次不会受到我的惩戒,也许她会编造一 些谎言。” 谎言? 那会是谎言么?安夏儿想起银苏快要颠疯的神态,她可不相信银苏是装的。 也许,是她遇到过太多虚伪的人,做作的人,以及可怕和城府的人,也见识过太多的阴谋手段……银苏的反应,她倒不觉得是假的。 “陆白,恐怕……二叔他家里是真出事了。”安夏儿道,她努力去组织语言,想着如何让陆白不会生陆国原和银苏的气,“他们那么做,并非是他们的意愿。” 陆白看了安夏儿片刻,环起手,“好吧,银苏婶婶跟你说了什么?” 一脸怀疑她被骗了的表情。 安夏儿有点忐忑,要不要将所有的事都告诉他,如果他知道陆国原和银苏为了他们的女儿,不惜扰乱整个陆家,不惜看着陆家分裂,那陆白会原谅他们么? 安夏儿出口艰难,“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为了救咱们的一个孩子,而不顾整个陆家,甚至不惜看着陆家渐渐从内斗走向分裂。你觉得,可以原谅我么?” 安夏儿拿自己打比。 她觉得,也许这样陆白能感同身受一点。 果然,陆白看了她一会,声音轻轻地笑,“我会原谅你。” “那,其他人呢,其他陆家的人呢?”安夏儿在陆白的视线下,眼角有点红,感动他对自己的庇护,“他们会原谅我么?” “不会。”“那我的行为让人知道了,我会有事么?”安夏儿又问,她想确定,如果整个陆家知道了陆国原和银苏的行为,陆章原一家也知道了是因为受陆国原和银苏连累,他们才被逐出了陆家,会原谅陆国原夫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