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0章 你们错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90章 你们错了!

但很快恢复自然,严肃着面庞走进来,对陆釉说,“知道回来了?你妈现在不好,你应该早点回来陪陪你妈,或者直接请假吧,带你妈出去散散心。” 对,让陆釉将银苏带到外面去,家里剩他一个人应付这些事就好了。 那些人要威胁,也威胁他一个人! 痛苦和责任都他来背负! “出去走走?”陆釉看着他父亲,“但比起出去走走,难道不是先解决家里的事最重要?比如,妈她到底受了什么惊吓昏倒?父亲你又为什么再次跟爷爷一起敌对主家?难道上次陆白堂哥饶过咱家一次的事,你已经忘了?” 陆国原没说话,将西服外装随手放到沙发靠背上,刘妈刚好端着茶上来,喜笑道,“哎呀,真是老爷回来了,刚听声音就知道是老爷呢,我刚好沏了两杯茶过来。老爷快喝吧!” 陆国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这都与你无关,怎么对主家,做了什么,都是我和你妈的事,你当好你的警察就行了。” “不关我的事?”陆釉笑笑,“你和爷爷想让咱家也脱离陆家,像二叔家一样离开陆家,你还说不关我的事?难不成,我不算这个家的一份子?你们离开陆家,让我继续留下来是么。” “对。”陆国原不否认道,“我们做什么,都牵扯不到你,你可以继续留在陆家!” 对,要离开陆家也是他和银苏。 “爸!”陆釉突然一声怒吼,清朗面庞上尽是愤怒,“你到底在做什么?难道还在想那个董事长的位置么?你没看到二叔他们都被法院判刑了?我看爷爷是老糊涂了,才会做这些糊涂事,但爸你不劝他还要跟他一起糊闹?” “怎么跟你父亲说话呢?”陆国原沉着脸。 陆釉沉了沉气,再次盯着陆国原,“说,那把你们那么做的理由说出来,我已经听说了,你在上午董事会上跟爷爷站一边了,还打算将股份给回爷爷是么?你在想什么?” “理由就是我必须站在我父亲那一边,支持他,因为我是他儿子,我不能跟他对着干。”陆国原平静地说着,一边喝茶。但眉头一直皱着。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不知就理了?”陆釉不敢相信这是他父亲说的话,目光闪动着,“爷爷是因为二叔家的事,但二叔他们家做了什么,我们很清楚,主家怎么可能再让他们回陆家。爷爷要那样闹,所以你就跟着他一起闹么?” 陆釉又厉声道,“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在s城向陆白堂哥求情,他是不会放过你和妈!” “知道。”陆国原又说,“放心,这回不用你帮我们了,我帮你爷爷,到时被逐出了陆家,你也不必替我和你妈说话。我们直接离开陆家就行了。” 陆釉是气到不知劝什么好了。 他火大地走到一边,甚至不知该摆出什么脸色面对陆国原这个父亲。 他焦急地走了几步,最后回头盯着陆国原,“不对,上回在医院时,你们都已经认错了,你们已经答应过等陆老醒来就向他道歉,并承诺永远不再做对不住主家的事!” 陆国原垂下眼睛,不说话, “怎么?现在陆老还没醒,你们还没有跟陆老道歉,现在又想搞事了?”陆釉哼笑了两声,讽刺道,“不,我的父亲不会这样,我怀疑你的脑子是不是烧糊涂了。” “说谁的脑子烧糊涂了?我是你父亲,注意严辞!”陆国原顿时就火了,原本他还觉得对陆釉说谎挺难受的,眼下听到陆釉说这大不敬的话,火蹭地一气就冒起来了,“我告诉你,我这么做,自有这么做的理由!章原也是你爷爷的亲儿子,是你亲叔叔,他家被逐出了陆家,你爷爷难道不会难过么?那他反对陆白的决定又有什么不对?既然你爷爷气不过,要让章原他们一家回到陆家,面对你爷爷,我能不答应他么?” 这些话,是真假参半的。 真的就是荣叔公要反对主家的原因,假的就是他知道陆章原他们做了什么,也知道主家有赶陆章原一家离开的理由! 但面对儿子,他必须说出理由! 他不能让陆釉留在家里,他家已经被那些人监视了,也许随时都会对他和银苏不利……但陆釉不能出什么事! 陆国原完全不敢对陆釉说出陆歆被绑回的事,一是因为怕对方得知他们泄露消息会马上杀了陆歆,二是因为对方来头一定不简单。 他家富甲门第,一年四季有安保看守着家门,家里也装了最新型的安防系统,监控,出门大多时候也是保镖随行……可尽管这样,对方还是能监视到他和银苏。 也许,陆家,或者说是他家,有对方的人潜进来了! 他这个家,已经不安全了! 陆歆已经被绑架,他们唯一的儿子陆釉绝不能出事! “那当时你和妈怎么没说二叔是你亲弟弟?当时在医院时,你为什么不跟二叔他们一起离开陆家?”陆釉生气道,“为什么陆白堂哥说宽恕你们的时候,你们还要道歉,并且答应等陆老醒来也将再次对陆老道歉?现在才过了几天?你就改变主意了?” “对,我是改变主意了!”陆国原也怒,“我回头想想还是对主家感到不满,如今你爷爷回来了,那我就要再次与你爷爷联手,直到他们主家屈服为止!” “爸,我看你是疯了!”陆釉不敢相信。 不,简直觉得眼前这个父亲陌生了,变得一点理智都没有,一点良知也泯灭了。 “我只是将我手上的股份还给你爷爷罢了,那本来就是他的,他要,我不能不给。”陆国原又说道,“我若不给你爷爷,或是不理会你爷爷,他这么大年纪了,另一个儿子又即将坐牢,难不成让他一个老人失望透顶么?” “只是将股份还给爷爷?”陆釉笑道,“你如果只是将股份给爷爷的话,我没什么意见,但问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爷爷要用股份做什么,我们都很清楚,他无非就是想要自己手中多一些筹码对付主家。你不答应他,你应该劝他!” “我怎么劝!”陆国原说,“你二叔也是你爷爷的亲儿子,难不成要你爷爷对你二叔的事无动于衷?” 陆国原将杯子往面前的茶几上一放,气又不打一处来! 他厉声道,“知道我刚从哪里回来么?陆氏的董事会后,我和爷爷去法院那边看审判结果了!看到你二叔他们,你爷爷不知道有多难过,直说是他回来得晚了,当场老泪纵横了……” 陆釉摇头,“不,你们错了,你们做错了……” “明理的人,你一人当就好了!”陆国原又说,“这徇私也是人之常情,你爷爷难受,想尽自己的能力去救章元,这能理解,况且他现在只要求让陆岑他们三兄妹回到陆家就行了,可陆白并不答应,你说你爷爷怎么不生气?” “将二叔一家逐出陆家的事,新闻会上已经发布了,难不成,你要陆白堂哥他堂堂一个主家的继承人,出尔反尔么?”陆釉看着他父亲,说出这谁都知道的严重性,“他现是整个陆氏的董事长,威望与诚信,是绝对不能松手的东西!” “他是要威望要诚信了,那你爷爷的心情谁去理解,谁去安慰你爷爷?”陆国原问他,“你们都要做明理的人,那不只有我去站在你爷爷那边么?” “你应该尽力劝退爷爷。”陆釉说道,“让他接受现实,并且让他知道向陆老下毒的人,其实是陆岑!”

上一篇   第1889章 一片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