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1章 你们别想得逞!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91章 你们别想得逞!

“行了,不必说了。”陆国原已经下定决心。 即使他做坏人,不计后果,也不能再让他的女儿被那些人折磨和伤害,怎么着他也要等对方将陆歆放回来再说。 将来要请罪,要认错,或者要将他们也逐出陆家,那他也认了! 他一边端起茶杯一边说,“你今天回来看过你妈就行了,以后若是有空,去找一下陆茉,好好安慰一下陆茉,让她好好在章元集团上班。还有,你爷爷在找陆辛,有空的话,也去将陆辛找回来吧,今天你二叔他们在法院审判时陆辛都没出现……” “你能不能不要再提二叔家了?”纵是陆釉这样温雅的警察,也怒火冲天了,他一拳砸在旁边的边几柜上,“二叔他们是咎由自取!现在我担心的是我的家人!是妈,是你们,是我们的这个家!” 银苏眼眶红了红。 侧过脸,悄然拭去了眼角的泪。 陆国原一时也极不忍,但纵使他儿子是警察,在这种不知潜在危险的情况下,他也不能多留他儿子在家……因为,此时也许有人在远处拿狙击枪指着陆釉。 “我说过,我现在做什么与你无关,到时我和你爷爷,以及你妈离开陆家也好,被主家赶出陆家也罢,你都不必再为难。”陆国原说,“你依然是陆家的人,以你和陆白的关系,想必他一定会将咱们家的股份给你,你到时就代我和你妈留在陆家吧。” “你能不能不要再说这些没用的?”陆釉火大道,“你们给我听好了,我是绝不同意朗业脱离陆氏,我也绝不会让你们离开陆家!现在你们就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难题,我可以跟你们一起解决,没有必要必须跟主家对着干!” 但无论陆釉怎么问,陆国原和银苏就是不肯吐露实情,他们看到对方寄过来的陆歆的手指和耳朵,已经完全被吓倒了。 他们不能,也不想看到下回寄过来的,是陆歆的脑袋。 陆釉是警察,是他们的长子,已经是独挡一面的了不起的男人了,家里发生了什么,他都能承受并正常生活着。但陆歆不行,他们不能让小女儿死在别人手中…… 最后陆釉看着他们,从银苏沉默的脸色移到陆国原板着的面孔,他气急反倒笑了,“行,你们是无论如何也不告诉我是么?或者,你们就是改变了心意,变得不可理喻,泯灭良知,又开始对主家恩将仇报,但我告诉你们,在我在,你们别想得逞!” 他身上的手机响了。 跟陆国原他们扔下上面一段话,陆釉便走到一边接电话了,电话那边是陆白打过来的,陆釉回头看了一眼顽固的父母,“我在劝我爸妈,实在抱歉,但放心吧,我会制止他们的……” 末了,听到电话里陆白说了什么,陆釉迟疑了一会,“好,我现在过去一趟。” 挂下电话后,陆釉拿上他的警服外套,对陆国原和银苏他们说道,“原来打算回来吃顿饭,顺带好好跟你们谈谈,想着你们不可能真正又跟主家杠上了。如今看来,是我已经看不明白你们了,也许比起一家人的相安无事,以及家族的荣耀,你们更想要其他的东西!” 穿上衣服,陆釉离开了家。 “少爷?少爷!”刘妈叫着追出去。 陆釉一走,银苏就哭了,一边摇头一边泣诉,“我要什么其他的东西,我只是想要一家平平安安,可我们不能告诉釉儿啊,不能啊……” 陆国原搂着妻子的肩,轻轻拍了拍,也叹息安慰,“没事,以后,他会明白我们的苦衷。”银苏哭倒在他肩膀上,此刻情境,她能完全倚靠的也只有丈夫陆国原了。 陆釉来到皇城庄时,陆白正在跟两个保镖问话。 午后的阳光房,陆白和端木瀛都坐在这喝茶,陆白用陆老的那一套功夫茶具倒着茶,一时有雅兴,给刚来的陆釉也倒了一杯,华管家站在旁边,刚刚将陆釉引进来。 “陆白堂哥叫我过来,什么事?”陆釉没有喝茶,因为他爸妈的问题,他没有闲情雅致喝茶。 “当然是在问你家里的情况。”陆白看了旁边两个保镖一眼。 “我家里?”陆釉有点着急,“其实,我还没劝好我爸妈……不过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说服他们,让他们不要跟我爷爷去胡闹。” “胡闹?”陆白薄唇轻扬,“恐怕还真不是胡闹。” “陆白堂哥,我爸是一时脑子糊涂了,其实以前他们并不是那种不满足以现状的人,也不是什么不知感恩的人。上回你宽容他们的事……” “我没说这方面。”陆白茶送到唇前,目光带着一丝笑意看着陆釉,“我是说,是你爸妈要一而再与主家敌对的原因。” “原因?” “我若没有猜错,这次一开始,要向主家夺权应该是你爸妈。”陆白说道,“三叔家里,只是见有人起头,所以才跟着一起‘造反’。” 陆釉怔了一下,而后叹了口气,垂下头,“我过来之前,正在家里问我爸妈,我也不相信他们会突然无故提出要董事长一位的说法。若说上回他们是真想帮陆家,帮陆氏,见陆白堂哥你没空,所以想坐上董事长之位代为管理陆氏……可这一次,陆白堂哥你也回来了,并且已经接过了董事长之位,我是想不清楚我父亲还跟我爷爷那么做的原因。” 又道,“过来之前,我跟他们谈了将近两个小时间,但他们并没有说,我妈刚出医院出来,精神状态不好,我不忍心逼问她。我爸的说法,这一次他只是不好反对我爷爷,所以……他说只是不想为难我爷爷。” “你相信他的说法?”陆白看着他。 陆釉没有回答,这个高大英气的豪门少爷出身的警官,叹了一口气,低下了无奈的脸庞。 “即使你父亲说那么做只是不好有违你爷爷的意思,那另一件事呢。”陆白喝完茶后,旁边的端木瀛准备伸手帮他倒茶,但陆白没有让他来,自己将烧干的茶重新倒壶中,继续对陆釉说道,“前两天,网上疯转的那些安夏儿和慕斯城的合成照片,虽然是陆辛让人做的,可那是你父亲打电话去指使他做的。” 陆釉并没有去查这件事,因为这阵子帝都警局里的事情也多,听到这他看向陆白,“陆白堂哥,你确定是我父亲打电话指使陆辛?” “不信?”陆白平声道,“我这边有证据,从网上的发帖ip一步步追到现实中的证据,据发布那些照片的人说确实是陆辛让他们做的。而我的人找到陆辛,陆辛根本不做任何抗辨,直接承认了,并说是你父亲教唆他的。” 陆釉缓缓地垂下了头,眼眶无奈地红了。 听他没说话,陆白对华管家道,“华管家,把那些证据拿过来,包括陆辛承认的录音。” 华管家看了眼陆釉,点头,“是,大少爷……” “不,不必了。”陆釉摆手了,头依然垂着,似乎无法面对他父亲既然会让人去做这么下作的事一样,“我相信陆白堂哥你说的,我代我父亲道歉。” “不过,釉少你若是有半点怀疑,或者不相信,也可以亲自去问陆辛。”坐在一边的端木瀛也说,他现在成为章元集团的总裁后,经常与陆白谈事情,所以对陆辛的事也有所了解,“陆辛现在在s城,釉少你可以亲自去找到他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