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甜美的梦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9章 甜美的梦

第189章 甜美的梦 秦秘书道,“少夫人她没有跟我们一起出来。” “什么?”展倩瞪大眼睛,“那你们为什么不带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还是陆白不肯原谅她,那天晚上是我带小夏去……” “刚才陆总在应酬,少夫人晕倒在酒店大门口被慕斯城带走了。”秦秘书直接道。 “啊?” 展倩脑袋一轰。 “我们正在安排人手找少夫,没有空回答你其他问题。”秦秘书严肃地道,“慕斯城既然离开了山庄,就肯定经过这里,你们有看到他的车出来?” 这是秦秘书的想法,慕斯城既然离开了山庄,就肯定是从这里的大门出去了。 展倩听到慕斯城将安夏儿带走,已经不知作何反应了。 听到秦秘书的问题,她叫道,“慕斯城那个混蛋把小夏带走了?我怎么没有看到慕斯城的车出来?” 秦秘书一惊,“慕斯城的车没有出来?” “慕斯城的车我认得,他的车没有从这里出来啊!”展倩大叫。 秦秘书速度回到了陆白车窗前,“陆总,慕斯城的车没有从这边大门出来,他肯定从山庄其他的出口出去了,其他出口的路不会通往山下,慕斯城和少夫人肯定还在山上……” 陆白推开车门就下来了,脱下了西装外套,扯松领带,“让酒店的人集中在山上找,把酒店的搜寻犬放出放!看到慕斯城不用犹豫先送他下地狱!” 随后陆白开着一辆保镖的轿车,往山上那边的路去了,几辆保镖车马上跟上去。 秦秘书打电话通知酒店,“让所有的安保人集中在山上找,慕斯城的车没有离开,我这里有安小姐的物品,把搜寻犬带过来!” —————— 安夏儿晕迷过去后,做了一个短暂而甜美的梦。 她在爬一颗树,满树的苹果。 苹果红红的,就像女孩的脸。 画面一转,安夏儿又飘在空中,她看着一个小女孩在爬刚才那颗苹果树,旁边有一大片花海,紫色的,在风中如海浪般层叠起伏,还有白色的篱笆,非常漂亮的洋房别墅。 苹果树下站着一个穿白色衬衫的男人。不,他虽然长得高,四肢很修长,但面孔非常年轻,干净,是个男孩,他有着大人一般的眼神,那双眸子澄澈,宁静,神秘,在阳光下盛着碎碎的星子,像望不穿边际的贝加尔湖畔。 安夏儿看见那个小女孩很小,蹬着笨笨的腿在爬。 她的手脚都很短,正努力向一颗最红最大的苹果伸出她白嫩的手臂,最后她使劲往前再一用力—— 她高兴地回过头,不知叫着树下的男子什么。 一阵带着花香的风拂过苹果树,将她年幼的身体摇晃了下去。 她像一团棉花糖一样坠下去。 树下的人接住了她。 …… 安夏儿心一颤,从梦里醒了过来,但醒过来之后模模糊糊什么也不太记得,就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摘苹果的梦。 哦,还有一个叫什么lulu的人,但完全记不得梦中人的模样……总之莫明其妙。 “奇怪。”安夏儿看了看周围,按了按脑袋,“我一定是缺少什么维生素了,在提醒我要多吃水果,所以才会晕倒……” 对,一定是这样,安夏儿毫不费力地得出这个结论。 但想起她在酒店大门口晕倒了,安夏儿忙张望着看周围。 ——她在车内! 外面是夜色,漫天的星空! 安夏儿大学里跟同学去爬过山,她知道这一定是在山顶,才能看到如此明朗的星空! 她推了推车门,锁了,推不开,“喂喂喂!外面有人吗?我被关车里了,快放我出去——” 外面有个背影靠在车门边,挡住了一部分车窗,安夏儿马上看到了。 “外面的人听到没有?”安夏儿看见外面有人,拍了拍车窗,想引起外面的人注意,“把我放出去,还有你是谁,你想要干什么,你是不是想绑架,放心,我把钱全部都给你,只要你不杀我。” 面对歹徒,安夏儿表现出非常配合以及识识务! 听着里面的声音,慕斯城没说话,继续将他手上那根烟抽完。 夜里山顶的风比较清冷,慕斯城在微冷的空气中猛地吸了一口烟,让烟温暖肺腑。 当年他眼睛受伤时,那个女孩子在他耳边问。 他说。 她发出清脆甜美的惊讶声,似乎都能想象出她闪亮闪亮的眼睛。 当时他想这个人一定是看八点档的肥皂剧看多了。 他毫不犹豫破灭她的幻想, 不出意外,女孩子发出了失望的声音。 但听着她的话,他突然萌生出一股想调戏一下她的冲动,他回过头向扬起唇角, 之后他旁边一度没有声音了,听到了有跑走的脚步声。 他的人回来后告诉他,看到一个女孩子红着脸跑出去了,然后他笑了…… …… 慕斯城对他眼睛受伤时遇到的那个女孩子,有着一股很深的执念,那就是只有那个女孩子触动过他的心灵——他当时发过誓无论她什么身世,长得美还是丑,他都会爱她以及娶她。 当知道安琪儿是那个女孩时,他不顾一切跟安夏儿解除了婚约,给了安琪儿全部的爱。 只是没想到有着与那个女孩最相似声音的安琪儿居然不是她,而是被他关在身后车里的这个女人,这个为了报复他故意不说出真相的女人。 烟头在指尖星点闪烁,一点点燃烬,就像回不到当年的所流逝的时间一样。 “开门!”车里的安夏儿继续拍着车门,“我让你开门……” 烟灰掉在地上的时候,慕斯城将飘远的思绪收了回来。 他将烟头踩灭后,解开车锁,打开门—— “你开不——”安夏儿的手拍了个空。 她撑着快要栽倒下去的身子,仰起头,看到慕斯城那张邪冷的脸庞正在面前,“你……是你,慕斯城?” 她马上微后缩去。 “当然是我。”慕斯城眼神黑暗下去,“你认不出这是我的车?当时不是你说,你觉得我所有的车中,你最喜欢这一辆么?” 所以跟她在一起的两年内,他每次都是开着这辆车接送她,乃至之后形成了习惯,跟安琪儿在一起后他还是经常开着这辆车。 安夏儿回头看了看周围。 ……果然是慕斯城的车。 当时她似乎说过喜欢suv的车型,慕斯城这种名门公子总是豪华的轿车和贴地型跑车比较多,这是他收藏的唯一一辆suv的阿斯顿马丁。 其实以前慕斯城这种男人会来追她,她是不敢想象的,最后他变成了她的男朋友她简直感觉像做梦一样。 当然,后来梦破灭了! 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 安夏儿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慕斯城,她自然是知道她晕倒时看到的人是这个男人了。 “那你想干什么?”安夏儿努力让自己保持着镇定,看着站在车门口的高大男人,“慕斯城,我提醒你,你应该知道我现在跟陆白什么关系,上一个把我带走的男人知道是什么下场么?” 这种情况下,她只能搬出陆白震慑一下他。 毕竟除了陆白的势力,她自己是威胁不到慕斯城。 慕斯城不屑地笑了一下,“你是说达荣浩么?” “……”安夏儿一惊,“你,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慕斯城看着她眼里的惊异,“因为我当时就在‘达苑’的山脚下,看着陆白的人过去救你。” 安夏儿背后冒出寒意。 慕斯城的恶劣她已经领教过了,此时对于这个男人她只会往最糟糕的方面想。 安夏儿咬了咬牙,“那你当时是跟达荣浩一伙的?你和安琪儿不想让我出去反驳安琪儿记者会上的话,所以你和达荣浩合伙把我掳走是不是?” 看着安夏儿的脸,一脸警惕瞪着他的眼神,慕斯城没有解释什么。 “我还不屑跟那种人为伍。”慕斯城最后只说了一句,靠在车子外面继续点了一根烟,享受着这一个安静的世界。 他不是? 那次达荣浩掳走她与他无关? 安夏儿松了一口气,她倒是相信慕斯城这一句话,毕竟在这四下无人的夜晚山顶,他可以邪恶地说出他做过的每一件见不得人的事,反正也不怕别人知道,他没必要说谎。 至于他那天为什么会在‘达苑’的山脚下,安夏儿也不想问了,她回头看了看车内,她手机和手包也不在在了,估记是掉在酒店门口那边了。 安夏儿走下车,打算往山下走去,“我不知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做什么,但慕斯城,事已至此我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好说的。” 慕斯城看了她背影一眼,笑了一下,“听说这座山上有一些夜间动物出没,比如蛇啊蜥蜴之类的,你能安全摸黑走下去的机率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