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3章 最大程度的宽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93章 最大程度的宽容

安夏儿那样的吃货当时才会想到生鲜方面的东西,但陆釉立即就跳过了那一个答案,立即看向保镖,“你说什么?我爸妈将陆歆寄回来的东西冷藏在冰箱里?” 陆白喝茶的动作也变慢了,像在思付什么。 端木瀛听到这,也猜测道,“其实还有一样可能的东西,比如某一个地区的水果,需要保鲜。” 心里有不太好的感觉的陆釉松了口气,垂下眼睛道,“对,可能是水果……”又对保镖道,“继续说吧,还有什么情况。” “……其实不是水果。”保镖说。 包括端木瀛在内,陆釉立即看过去。 只有陆白和华管家拧紧了眉,联想到安夏儿说陆歆被人绑架了,他们很容易想到恐怕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是……”保镖皱着眉头,说出上午他们所看到的那铁盒里的东西,“是一根人的手指,和一只耳朵。” ‘砰’! 陆釉手中的杯子直接滑落下来,在大理石地板上碎了。 他脸上的表情也一瞬间都消失了。 端木瀛眉头也倏然皱了起来。 陆白垂下眼睛喝茶,果然么…… “说什么?”陆釉问,“你们确定么?” “这可不能乱说。”端木瀛听到陆歆寄回来的东西后,脸色也微变,“陆歆小姐可是陆家的千金,她怎么可能会寄那种东西回来?难道陆歆小姐会是什么杀人解尸的杀人犯么,荒谬!” 端木瀛并不知陆歆被绑架的事,所以第一时间是真以为是陆歆寄回来的东西。 “不,我没有乱说……”说话的保镖马上道,“那确实是我们亲眼所见,而且是我们两个人,不会看错的。” 另一个保镖也点头,“是真的,少夫人当时看到时,脸色也不好。” 陆白目光沉了下去,果然当时他不该同意让安夏儿去陆国原家里……让安夏儿看到了那么可怕的东西,她当时一定被吓着了。 “等等。”脸色发白的陆釉垂着脸,紧握着手,“你们确定,那是陆歆寄回来东西?” 两个保镖相互看了对方一眼,都相继点头,“釉少爷你家里的佣人是那么说了,并且还放在冰箱里,据说二爷和二夫人他们还不让下人去打开。” “既然我爸妈不让除了他们以外的任何人看,甚至都没有告诉我,那为何,少夫人会知道,你们和少夫人会看到?”陆釉缓缓抬起脸,眼底里一片苍白和清凉。 他是警察,在推理方面的能力比常人强,听到陆歆寄回来的东西……他自然有联想到什么,因为,他妹妹是什么样的人他清楚,他妹妹陆歆是连小兔子都不会伤害的人,以前小时候,陆歆有次看到了厨房买回来的兔子她都说要养起来,家里哄了两个多星期才把那两只兔子从陆歆手中给拿了回来。 这样的妹妹,他又岂会杀人,更别提确砍别人手指和耳朵。 “不,一开始釉少爷你家的佣人也不同意少夫人打开。”保镖说道,“只是,在刘妈去二楼叫二夫人下来时,少夫人闻到了你家大里的冰箱里有什么味道吧。” 保镖说着看了一眼陆白,继续说道,“我们少夫人的鼻子一向很灵敏,对气味的分辨应该是常人的好几倍,她应该是闻到了血腥味所以不顾你家佣人的阻止,让我们强行打开了冰箱的锁。” 毕竟是陆白身边的保镖,对安夏儿也有所了解。 陆釉脸色苍白,喝着茶的陆白说道,“陆釉,他们说得并没有错,安夏儿的嗅觉确实是常人的几倍,并且能分辨各种气味。‘唯丽’公司一开始的几款香水的设计者也是她,你该听过吧?” 陆釉倏地站了起来,垂在身侧紧握的手却开始抖了,“陆白堂哥……你是否早就知道了,还是刚问你的保镖。如果你早就从少夫人那知道了,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知道我刚从家里赶过来,你若告诉我我当时就可以问我爸妈!” 最后一句话,陆釉陡然怒起来! 但陆白并没有怪他,因为心思细密如他,听到这个事,再加上陆国原和银苏最近三番四次挑战主家和他陆白的事,他们都联想到了一些什么…… 想到那种可怕的可能,陆釉的心是颤抖和动荡了起来。 “不,中午安夏儿只是告诉我,说你妹妹被人绑架了,让我不要跟你爸妈计较。”陆白中肯地说道,“我也是刚问这两个陪她去你家探望你妈的保镖,想问一下详情,顺便叫你过来听听。” “少夫人在哪?”陆釉想从安夏儿那里听到不一样答案,“我想见少夫人,听她亲口说……” “安夏儿去美国了,午餐过后,我亲自送她上的飞机,她还要回美国复诊。”陆白说道,“我刚从机场回来不久,现在也才刚跟这两个保镖了解详情。” 陆釉突然大步往茶室外面走去,步伐匆急。 身后陆白说,“陆釉,如果是因为你妹妹的原因,我会原谅你的父母。” 这是非常意外的。 本来陆国原三番两次给他面子不要,陆白是非常生气,本已经不打算再原谅。 “我该说……谢谢么。”陆釉的声音微微颤抖。 “不,作为陆家主家的人,也怪我没有早点让人查清你父母背后的原因。”陆白大度地说道,“回去好好跟你爸妈谈谈吧,虽然他们不一定会说,但如果陆歆真的在敌人的手中……你应该会想办法让他们开口的,是么?回去好好问问他们,之后,一起想办法吧!” “陆白堂哥,你会尽力么,尽力帮我家。”陆釉问陆白。 “只要是陆家的人,都是我的亲人。”陆白的回答以及他的大度令陆釉感动。 “谢谢。” 陆釉眼眶有点热,深呼吸了一口,大步走了。 华管家马上出去送他。 茶室里,依然飘着茶香,以及茶具泡过茶水后的独有的古香。 情势的急转,情况的复杂,并没有让陆白的心情乱了,他依然往精致上等的紫砂壶中倒着滚热的水,精确到三秒的浸泡后,将茶水倒在公用杯中,再倒在了他和端木瀛的杯子里。 “看来,现在是内忧外患了……”陆白说这话时,却笑了两声,倒完茶后将茶壶放下。 端木瀛见却还这么悠闲地泡茶,却不由着急了,“陆白表哥,刚才面对陆釉时,你是不是太过平静了?现在陆二爷和荣叔公正要联手对付主家,要让釉少爷去说服他爸妈的话,你起码也要表现出对他家更多的关心吧?” 看着端木瀛,陆白轻声笑说,“陆釉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无需装模作样,而且刚才我已经说了,会原谅他爸妈,在我这,这算是最大程度的宽容了。” 端木瀛是太精于心计与计划的人,即使在听到陆歆有危险被绑架了的情况,他最担心的,依然是陆家主家会不会被堂系亲属给侵占了某些权益。 因为他只是属于陆白奶奶娘家那边的亲人,与陆釉家里那边的,还是没有太直接的关系,他这次来到陆家这边的责任,就是帮陆家管理章元集团!不再让章元集团落到堂系亲人手中……因为章元集团是被陆老收购回来的,与朗业可不一样!章元的管理大权理应在主家手上! 所以端木瀛所做的每一步,都是有利于陆家主家掌控一切的! 见陆白并不是太着急于内在的忧虑,端木瀛才问下去,“那陆白表哥你说的是真的么?少夫人走之前,真的说陆釉的妹妹被人绑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