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5章 冤家路窄!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95章 冤家路窄!

“大少爷。”华管家一张脸严肃可怕,“我们要想想办法,无论是谁,也不能让他们搅乱了陆家,必要的话,让他们成为第二个南宫家族吧!” “放心,敢在我头上动土的人,如今不是死了就是半死不活。”陆白说这话的语气是阴森无比的,因为他是绝对说到做到的男人,不论过多久,他都会让对方付出相应或几倍的代价。 华管家眼神突然一亮,提道,“大少爷,如果是这样,何不就让陆岑少爷他们三兄弟回归陆家?这样即可以不让对方如愿,我们也可以多一名帮手,毕竟陆岑少爷……” “先别。”陆白脸色冷道,“记住,我们这边不要有任何动静,一是为了陆歆的安全,二是等对方大意露出水面,这样反击才能稳!” 被开水都烫不破的紫砂杯子,在他的指力下,碎成了片,掉在茶盘上。 因为主家要是有什么动静,对方也许就会知道他们明白了这件事,那么,他们绑架陆歆就会撕票……而他们假装不知晓这件事,也可以让对方麻痹大意,从而露出马脚。 华管家听他这么说,很快明白,“是,大少爷,一切听你吩咐。” 陆白开始作不动声色的布置,“医院爷爷那边,增加人手过去,但不要太多,两个精英高手就行,主家这边,华管家你逐一排查一下下人们最近的情况,以确保没有被外人收买的下人。” “是。”华管家调头就去了。 陆白想到s城那边,又打了一个电话给秦修桀,“修桀,你现在还在s城吧。” “我刚到机场,准备飞回帝都。”电话里秦修桀说道,“陆总,是有事情么?我很快……” “不,不用过来了,你先留在s城。” “……为什么?”电话对面,刚到航站楼的秦修桀停下了脚步。 “陆家这边发生了一些状况,我担心孩子们的安全。”陆白说道,“你先留在s城保护他们。” “好!我现在立即返回!” 秦修桀没问具体原因,马上挂了电话。 因为他明白,无论发生什么,先保护好陆白孩子都是最重要的! 而此时的s城,‘帝豪’高级名流休闲区。 刚与某个品牌老总在此处签完一个份合同的慕斯城,他还坐在会堂大厅中没来得及离开,便看到了从电梯口出来的一个眼熟的人影。 陆辛正黑着脸从电梯间出来,卡里最后一点钱赌完了,连女人都他妈不跟他走了,他愤然哼了一声,“以为我家陆开陆家后就完了?哼,离开陆家我也姓陆,破船还三千钉呢,离开陆家本少也不是你们攀比起得的!” 旁边几个女人经过,看到这个原陆三爷的儿子,笑着接耳谈论了几句。 陆辛沉着脸走过去,一只手撑在她们面前的墙上,拽出一丝浪笑,“怎么?看什么?不认识小爷了?那要不要找个地方好好认识一下?” 其中一个名媛将其他三个女人挡在身后,环着手道,“认识,当然认识,你不就是陆三爷家的……哦,现在不能以陆家的名号称呼你们了,应该说,你不就是陆章原的儿子陆辛么?那个万家赌场过,一分也没留下的公子哥,对么?” “说什么?”陆辛脸更黑了,一只手便伸过去想掐住这个女人的脖子。 女人用手一挡,笑吟吟说,“你省省吧,照你现在的身份,我可不是你惹得起的女人……” 陆辛知道来这个地方的人非富即贵,因为这是s城最大的富豪休闲会所,来这的女人为了消费和在这昂贵的沙龙聚会,男人来这大多为了交际和商谈。 他揣着最后一张卡来到这,也难得找到几个肯赌一把的人,却不想,那些说着不擅博奕的人原来个个都是高手,真是去他们妈的! 敢耍他! 知道眼下自己已经失势,并且失去了往日陆家公子的威风,但被一个女人小看,陆辛还是咽不下去这口气,这个女人还挺风情漂亮,调戏一个女人无疑是宣告主权的举动! 陆辛心里火气一冲上来,便伸手拦住她,对其他女人说,“其他人走吧,今天就这个女人,让你跑了我就不姓……” “现在的你唬不住任何人,你还是别得罪人了,现在可没有人保你。”身后飘来一个几分耳熟的声音。 陆辛一怔,他迅速回过头,脸色一下变得更加难看! 那是慕斯城! 真是冤家路窄! 自那天陆老寿宴上的磨擦后,陆辛便将记下了这个慕斯城的狂妄,准备报复。 “慕斯城?我不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门了?”陆辛收回了手,冷冷地道,“我正想跟你算那天的账呢!” “喂!你不是要动手么?”他面前的女人说道,“我赶时间啊,你要动现在动,看看我们谁最后会走不出这座会所!” “我看你这个女人还是找死了……”陆辛一扭头便又要动手。 “你动手了,找死的就是你。”慕斯城又出声提起醒了他,坐在大堂沙发上,看了眼陆辛面前的女人,“她可是连安夏儿和陆白的都认识的人,不要说现在,以前的你也未必能得罪!” 陆辛又撑着怒目盯着面前这个女人,狠狠地道,“哦?我倒想愿闻其详,说说你到底是谁!” “我嘛!”她哼了一声,笑着撩了一下耳边的一缕卷发,“也没什么,本夫人姓柳,虽然家世没有陆家大吧,但开了一家s城最大的女性杂志社,最重要是认识很多名人权威,陆白和安夏儿也在内,哦,还有裴家那位退役的少将,以及他的未婚妻展小姐……” 听着她提出一个个如雷惯耳的人名,陆辛脸色果然变了,主要是面前这人女人连陆白和安夏儿都认识? “我一个报道,也许以后你都无法在z国混下去,如过街老鼠人人吐沫淹之!”柳小姐警告他,媒体人是不好得罪的。 柳小姐又加上一记重击,“哦,对,我如今还有一份工作,就是‘唯丽公司’的公关部经理,怎么?唯丽该听过吧?” 陆辛咽口水了,眼睛里的狠戾也看着消退,退缩了。 他怎么可能不知唯丽是什么公司,那不是就是主家少夫人开的公司么,现在还加入到了陆氏财团名下,因为这件事,他爸妈还在家里念叨过。 “我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成为过街老鼠?”陆辛瞪着这个女人。 “伤天害理虽然不至于,但是不忠不孝却是有的。”柳小姐说道,“比如,你爸妈现在已经被法院判刑了是吧?听说在法庭上你都没出现?如今却出现在这个地方,怎么,你觉得公众会怎么看你?” “你……你怎么知道,我没去法庭?”陆辛再度震惊了,发觉得这个女人真不好惹,连他没去法庭的事都知道。 “我可是媒体人,许多时候必须抢得第一手新闻!”柳小姐笑了笑,轻屑地看着眼前这个原陆家公子,“怎么?原陆公子,你还想动手么?” 陆辛当然不敢动手了! 他现在已经被逐出了陆家,什么身份都没有,连他爸妈都护不了他了,钱也输光了,再在这s城得罪了人,死路一条! 后面,慕斯城说道,“柳小姐,给我个面子,别跟他计较了。” 陆辛很意外慕斯城居然会为他说话。 柳小姐看了眼慕斯城,“好吧,看在慕太子的份上。”随后便与其他三个名媛走了。 陆辛走到慕斯城那边,阴着脸道,“你什么意思?慕斯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