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6章 长兄如父!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96章 长兄如父!

阿晋也在这。 阿晋也没有想到慕斯城会出声为陆辛说话,因为陆章原家里因为对付陆家主家,而导致陆老中毒住院了,慕老太太回到家后谈起这件事,都无比愤懑。 而且,阿晋听慕斯城与陆辛的话,似乎他们两个还发生过什么矛盾…… “太子。”阿晋出声,“既然合同签了,还是走吧,今天绵少爷和聂小姐不是说要去吃火锅么,现在肯定在等你。” 慕斯城看了下手上的表,时间确实不早了,他站了起来,对面前这个一脸苦大深仇的陆辛道,“没什么意思,同情你。” 一句同情,立即让陆辛怒火直飙! 他看着慕斯城准备离开的背景,大叫道,“慕斯城!你同情谁呢!说清楚,不说的话你别想走……”他大步上去,拦在慕斯城面前,指着慕斯城的脸,“我告诉你,我陆辛欠谁的人情也不会欠你的,我更不需要你的同情,你少把自己当回事,区区一个慕家我还不放在眼底!” 阿晋挡在慕斯城面前,对这个‘过势’的陆家堂少爷说道,“你放尊重一点,太子可是大忙人,刚替你说话是好心,你既然不领情就闪一边去,别在这挡道!” “我就挡在这,怎样?”陆辛作势就杵在他们面前不走了,像有身份的人,都不会绕道走的,因为这样,就表示向对方示弱了。 慕斯城拍了下阿肩的肩,阿晋立即让开,“太子,你还是先回去,这里交给我……” “不必了,没必要与一个落魄的人计较。”慕斯城看着陆辛,不屑道,“行,那你就当我多管闲事吧,你若觉得欠了我,揍自己一拳就行了!” 陆辛怔了一下,又怒了,“你当你是什么,我为什么要揍自己?我告诉慕斯城,以前你们慕家在我眼中不算什么,现在也照样不算什么!” 阿晋突然一拳打在他脸上! “啊!!” 陆辛捂着鼻子。 他瞪大眼睛看着面前两个人,马上冲去,“今天本少爷就跟你拼了……” 阿晋立即抓住了他,用力制住了他。 “既然你不打,那就我让人替你打了。”慕斯城以前也是个不将谁放在眼底的男人,哪怕到了今天,经过时间沉淀成为了一个熟的男人,有些性子也依然不会变。 有些狠劲是不会消失的! 而且但凡能在总裁或董事长身边长期呆的人,都有一定的本事,阿晋也有身手,所以牵制住了陆辛,陆辛挣扎着,一边开骂,“慕斯城,有本事我们单挑独打!” “打?单挑?”慕斯城点了一根烟,“乳嗅未干的臭小子才会用这么幼稚的解决手段,我儿子都不屑于扬言打架。” 看着陆辛恨得咬牙切齿,慕斯城又告诉他,“刚才那一拳,一是打你不识趣,二是因为你们家对陆老所做的,虽然我家与陆家很少往来,但好歹也是亲戚,我就代陆家主家打你了,而你就代你家受过吧!” “那慕太子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呢。”另一个声音再度传来,中气十足。 此时周围已经有些人注意到了慕斯城这边的动静,也认出了陆辛,正在议论这个被逐出陆家的公子哥敢与如今的地产巨头慕斯城对抗,都摇头觉得他和他家果然是作死的! 听到声音,其他人都看过去,当看到出现的陆岑时,大家立即停止了议论声。 与陆辛这个没什么成就与本身的公子可不一样,陆岑是有名气的,亚洲第一安保公司的老板,即使离开陆家,他也依然是岑安保公司的老板啊!这有个人成就与本事的人,只会受到人尊重,最起码,没有人敢轻视他! “哥!”陆辛看到陆岑时,激动地大叫了出来,在外面受委屈多天,看到这个大哥他眼睛顿时就红了。 尽管以前在家里时,他很嫉妒这个大哥,但眼下,他只感觉到家人的好了! 陆岑带着两名保镖过来,他脸色不黑也不沉,但也没笑,平时他什么脸色,现在依然是什么脸色,就像没有受到任何事影响一样,包括他家被逐出陆家的事。 走到慕斯城他们跟前,陆岑看了眼被阿晋将双臂制在身后的陆辛,皱了皱眉,问慕斯城,“慕太子,不知道舍弟怎么得罪你了?” “原来是你……阿晋,放了他。”慕斯城摆手让阿晋放开了陆岑。 得以脱身的陆辛立即跑到陆岑了那一边。 “好说。”慕斯城看着一脸想告状的陆辛,“刚才陆辛跟s城的一个名媛结下了梁子,我出面让对方放过了他,不过陆辛似乎并不领我的情,还怪我多管闲事,还想跟我在这算账!” 说到这慕城斯城看了眼陆辛,“噢对,用他的话来说,是想跟我单打独斗了却这一笔账。” 陆岑倏然地看向身边的陆辛,眼底像要卷一阵风爆! 父亲不在,长兄如父! 看到陆岑可怕的脸,陆辛吓得立即低下了头,一句话也不敢说了,刚才那闹事的器张与气势在大哥陆岑面前,一瞬间没了。 但是陆岑不会在外人面前教训自己的弟弟,他只是进退有度地对慕斯城说道,“是他无知,也是我这个做大哥的平时疏于管教,在这我代他向慕太子你道歉了,同时也在这谢过你,感谢你方才替舍弟解围,他日你再来帝都,我一定带上他亲自为你摆上一桌感激宴。” “吃饭就不必了,想必在这个时候,你们应该也没有什么时间请人吃饭。”慕斯城知道他们父母住牢了,便也没有再多计较,只是对陆岑身旁低着脑袋的陆辛说道,“还有,陆辛,我告诉你你若是在这惹事会有什么下场吧,不只是这里的人都是权贵,惹上哪一个都别想轻易解决问题。最重要的,‘帝爵’的幕后老板是陆白,想必你来之前不知道吧?” 看到陆辛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了看周围,“什么?这是……” 慕斯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对陆岑道,“那就管好令弟吧,你们今时不同往日,今天没有人会再给你这个狂妄的弟弟面子。” 陆岑面无表情,“多谢慕太子的中肯意见。” 慕斯城走后,陆辛着急道,“哥,这‘帝爵’真的是陆白……” 陆岑一个眼神扫过去,他立即又将话咽了回去。 “跟我回去!”陆岑紧握着负在身后的手,咬着牙瞪着陆辛,因为在他听来,慕斯城刚才那句话也不光是对陆辛说着,也是对他说的。 不过,他性格隐忍,知道现在的情势如何也知道怎么化解周围的舆论和目光! 回到车上后,陆岑反手就给了陆辛一个重重的耳光,脸色黑得吓人,“说!爸妈上庭那天你为什么不来?” 陆辛捂着发红的脸,闷声道,“反正爸已经将我赶出家门了,爸妈他们眼中只有大哥你这个有出息的儿子,还有陆茉那个听话的女儿,既然他们不想要我这个儿子我还去干嘛!” 啪! 另一边的脸再次挨了一个耳光! 陆辛牙齿都出血了,腮帮子疼得厉利,他舌尖舔了一下脸颊内侧,索性破罐子破摔道,“打吧,反正刚才是你救了我,我不说什么……” “我打你是因为我是你哥!”陆岑从未感到这么生气过,他气怒地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弟弟,“爸妈不要你?你是眼瞎还是缺心眼?在咱家,爸妈最宠的就是你!若不是,你欠下那么多的赌债会帮你还么?会由着你活着二十多岁还这样愚蠢任性么?”

下一篇   第1897章 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