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8章 反监听!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98章 反监听!

陆釉没说话。 刘妈想到安夏儿走时曾经让他们将情况告诉陆釉,又说道,“少爷,其实你走的时候我们忘了跟你说,你这段时间还是跟局里请个假吧,我看夫人和老爷这段时间真的很不对劲,以前老爷也只是一心管理着朗业集团,从未想过要当董事长的。” 又道,“对了,还有,小姐寄了东西回来……夫人不让我们跟少爷说,不过,小姐寄回来的东西可能很重要,上午主家的少夫人来时我们见夫人抱着小姐寄回来的东西哭呢。” 当时安夏儿从冰箱里拿出那个铁盒并打开时,刘妈并不在场,其他佣人也没看到,当时看到了铁盒里面东西的人只有安夏儿和两个保镖。 而安夏儿和银苏说话时,刘妈和其他佣人已经退下去了,所以刘妈现在也不知道陆歆寄回来的东西是什么。 陆釉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刘妈,以后你们不要打听陆歆寄回来的东西,也不要再问我妈,知道了么?” “啊?”刘妈很惊讶,“少爷你不感兴趣小姐寄回了什么么?” 如果是原来,陆釉当然会问。 只是眼下他已经知道了。 还是从主家陆白那边知道的。 想到自己妹妹出事,自己这个做哥哥的还是从其他人口中才得知,陆釉就心脏一阵抽痛,紧握着手,“因为我已经知道了是什么,总之你们以后不要问就行了。” 越多人知道越麻烦,越多人知道要救陆歆就越难。 “……哦,我知道了。”刘妈连连点头。 “还有,现在我回来了的消息,你和其他佣人也不要对外声张。”陆釉又交待,“我刚才是开局里同事的车回来,只要家里人不说,外人并不知道我回来了。” 对,监视着他家的人,只知道几个小时前他已经走了。 刘妈虽然不知道陆釉脸色为什么会这么凝重,而且让她们这个下人不要对外声张他回来的消息,但陆釉这么说的话,刘妈自然会听从。 “我知道了,少爷。” 陆釉穿过前院后大步走进了家里,陆国原和银苏还在家中,听到陆釉再次回来了的消息,银苏又从楼上下来了,虽然陆国原劝她安心卧床休息。 银苏看到陆釉赶走上来,瞪大眼睛看着穿着警服的帅气儿子,“釉儿,你怎么回来了?” 现在家里有麻烦,如陆国原所说,他们倒不希望他们儿子不要在这个时候回家,在局里还安全些。 陆釉看了眼银苏身后,陆国原正黑着脸站着,“如果你是想再次回来劝我,那就免了,我说过,你爷爷是我的父亲,我即使不能支持他,也得将手中股份还给他。” 陆釉目光依然盯着他爸妈,“你们,有没有将我这个儿子放在眼中?” “釉儿,你在说什么?”银苏心疼地看着儿子,“妈当然……” “但你们瞒了我太多的事。”陆釉又悲愤地看向他父亲,“我看,你们是将我这个儿子当外人吧。” 陆国原眉头一点点拢了起来,“你为什么这么说?” 纵使是一个男人,陆釉眼眶也红了起来,那是为自己的父母居然向自己隐瞒妹妹出事的消息感到难过,也为自己没有及时发觉到家里出事了而感到愧疚。 作为一名警察,他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工作上,疏于了对家庭的关心,忽略了对父母和家人的关心,所以才导致主家少夫人过来一次都能发觉的问题,他却是从陆白那里才得知。 陆釉回头对身边的刘妈和客厅的其他佣人说,“你们先下去,还有,让守在家外面的保镖都注意站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刘妈马上答应了,“好的,少爷,我这就去。”说着一边招呼着其他人下人出去了。 陆国原和银苏正不明白地看着儿子,陆釉将手中那个包扔在沙发上,坐了下去,看着自己的父母,“我刚去了一趟局里,带了一套最新型的反监听设备回来。” 他打开包将那套反监听设备拿了出来。 这套反监听设备并不大,所以装进公文包提回家,并不会张扬。 陆国原和银苏看着陆釉手里的东西,瞪大眼睛,“釉儿,你……” “只要有人窃听了家里,或者利用其他电子设备在监视家里,现在他们听不到我们说话,也看不到家里的情况。”陆釉开头便将这件事讲明,以让自己的父母放心,“这套反监听设备也有切断信号网络的功能,所以现在家里所有人的电话都打不出去,也打不进来,包括安防系统,此刻也失效了。” 陆釉伸手指向大厅天花板上一个角落方向,“也包括监控摄象,现在也没用了。” 在陆国原和银苏震惊的目光中,陆釉继续说道,“我这趟回来,开的是局里同事的私家车,到了家门口才下车,进门之前我已经启动了反监听设备。所以即使有人监视着家里,也没有人看到我下车走进家里的画面,可以说,现在没有人知道我回来了,只知道家里来了一辆陌生的车。” “刘妈现在去通知外面的保镖站着守岗站岗了,现在你们也不用担心有人突然冲进家里。”陆釉双目深沉地望着他爸妈,“明白了?” 陆国原有点不太相信,“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哼。”陆釉俊脸微沉,苦笑,“你们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 “是不是等我妹妹死了,你们再告诉我?!”陆釉突然吼起来。 陆釉一向是温文尔雅的,陡然听到大儿子的暴怒声,陆国原和银苏都吓了一跳。 陆国原还是不敢说,他立即跑回书房,用电脑连接家里的安保系统看情况,但如陆釉所说,电脑上的网络也没了,拿出手机也发现没有信号。 他这才跑下来问陆釉,并且激动地指了指陆釉,“你确定,你确定现在我们说话没有任何人听得到?我可告诉你,对方连我和你妈在家里的一举一动都知晓,甚至我们说了什么都知道……” 陆釉目光暗了下去,也冷了下去,眼眶处红红地带着难过,“这么说,你和妈确实是受到人威胁了?” 陆国原见自己说出了来了,便不忍地收回了目光,拥着旁边正在抽泣的银苏。 “为什么不告诉我?”陆釉生气道。 “釉儿!”银苏奔到儿子身边,握着他的手,哭着对他说,“我们担心你的安全啊,他们说,如果我们告诉你了,他们会在外面杀了你的。” “杀了我?”陆釉笑,苦涩地笑,笑自己的父亲对自己不够信任和了解,“如果怕死!我去当什么警察?如果怕被人暗杀我去做什么刑侦?如果我连自己家里都保护不了我去当什么保护正义和社会和平的警官?” 他又摇摇头,“不,你们是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能对付外面那些歹徒,是么,你们怕陆歆在他们手中出个什么意外或回不来了,你们会失去我个这唯一的儿子。所以,我成了你们的软肋,让你们成了懦夫,让你们看到女儿出事了都不敢告诉你们当警察的儿子的懦夫!” 他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听得银苏目光一片呆滞,泪如雨下。 陆国原见陆釉已经知道了,并且启用反监听设备,才敢说话,但他被陆釉说中了心思,他侧开脸庞垂下酸涩的眼睛道,“虽然你是警察,但是,不乏有受到歹徒报复而牺牲的例子,所以就算你是警察,我们也不能让你冒险。”

上一篇   第1897章 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