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1章 稳住对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01章 稳住对方

陆釉记下了这个佣人拨打的一个号码,打算回局里去调查。 刘妈跑出来了,“少爷,夫人,老爷!” 银苏和陆国原回过头,只见刘妈双手捧着一块布,大惊失色地跑出来。 在那块布上面,是一把枪。 银苏眼睛瞪大,“真的?真的是枪!” 刘妈抖着手送到陆釉面前,“少爷,真的从这个南利娅房子里搜出了一把枪啊!” 陆釉用布包着那把枪,拿起来看了一下,“还装了消音器,哼,怪不得当时我爸妈什么声音也没听到就见那个佣人从楼梯上滚下来了。” 菲佣连腿也在抖了,不敢抬头看陆釉一家人。“只要检查这把枪,一定可能从这把枪上发现你的指纹。”陆釉说道,“再将那名下葬的佣人重新检查一下,便会发现与这把枪里的子弹一致,你杀死我家另一个佣人的证据 就确凿了!无论你承不承认在替人监视我爸妈,你杀人的罪名都将成立!” 这名叫南利娅的中年菲佣终于跪了下去,“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贪钱,他们给了我一大笔钱,说以后我可以不做佣人了,我可以享尽荣华富贵……”“好你个叛徒!”刘妈气愤地抓着她,一巴掌重重甩在她脸上,“你居然敢做这种事,上回你偷了夫人的首饰,夫人就念你是初犯饶了你,你居然还恩将仇报监视老爷夫人… …” “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想要那些钱……”这名菲佣哭着一边承受着刘妈的耳光。 陆釉回头望向他爸妈,“现在相信了?那些人,顶多往家里装了监听器,以及收买了这名佣人监视你们!” 银苏摇摇头,看着这个佣人,“我想不到,万没有想到……”“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们说太多。”陆釉指着这名佣人,对陆国原说道,“现在,你们就将这个菲佣给我看紧了,反监听器我不能在家里装太久。久了对方就会发觉,那陆歆 在他们手上就真的会更危险,我现在就带着那手指耳朵回局里让化验科的人化验。 同时会撤走家里的反监听器,若是对方打电话来问,你们就说刚才家里来了一名电工,将家里的网络和信号都切了,我是开同事的车回来的,他们并不知道我回了家里。” 又道,“这个菲佣你们现在就将她看管起来,若是那些人打了电话给她,逼她正常答复,总之先稳住对方!” 陆国原垂下眼睛,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 “还有。”陆釉告诉他,“陆白堂哥已经知道陆歆的事情了,他说了会与我们一起解决这次的事一起救陆歆,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们一定会救回陆歆。” “大少爷他?”陆国原和银苏都震惊起来,“他怎么知道了?” “少夫人上午来了家里,是不是?”陆釉看了一眼银苏,“少夫人跟陆白堂哥感情多好,她既然知道陆歆被绑架了,当然会告诉陆白堂哥。” 最后陆釉又说道,“现在你们按兵不动,表面按对方说的去做,我和陆白堂哥会想办法。但是,我只想你们不要将这么重要的独自揽着!” 银苏眼泪伤心地掉下来,“釉儿,我们不是故意,我们是担心你……” “担心我?”陆釉苦笑了一声,“如果我妹妹出事了我都不知道,你们觉得我会原谅自己么?” 银苏和陆国原愣住。 说完,陆釉便提着那个装着铁盒的包离开了家门,去了局里。 陆釉一离开,他家里的网络和信号全部都恢复了正常。 果然,陆国原家里的信号一恢复,陆国原就接到了绑架陆歆人的电话。 “陆二爷?”电话里的人阴阴地说道,“你该不会是想玩什么花样吧?刚才你们夫妻的电话打不通是怎么回事?不想救你们女儿了?” “不,不,想。”陆国原故意维持着原来对这帮人的忌畏,说道,“刚才,电工来了我家修网络,将家里的信号和网络都切断了。” “你家信号出了问题?”电话里的人知道,他家的网络监控可一直都没有事情。 “……这段时间有点慢。”陆国原说道。 电话那边的两个人对望了一眼,想到他们黑进了陆国原家的网络,便一时纳闷是否因为这个原因导致陆国原家的网络变慢了? 他们其中一个人便继续冷声说道,“记住了,敢玩什么花样,你们就别想见到你们女儿,或者,你们见到的,也只是一具尸体。” 陆国原低声道,“我知道了。” “还有,没有将我们的事告诉你们那个当警官的儿子,实在是明智之举。”他们又说道,“因为比起两个孩子都出事,一个出事,没了耳朵或断根手指,还算是好的。”“我警告你们,不准对我儿子下手!”电话陆国原怒吼道,“也别再伤害我女儿,我现在已经按照你们说的去做了,现在我已经准备跟我父亲联手继续对付主家了,你们放我 女儿回来!” “做得不错,但继续搅乱陆家内部吧,放心,陆家哪天垮台了你们女儿就回来了。”电话里的人阴阴地笑起来,“不然,你的女儿在这边,可是会受我们欺负的哈哈哈!” “敢碰我女儿,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们!!”陆国原叫道。 “所以,比起陆家还是你们女儿重要不是么?明白就继续去做吧,竭尽一切所能让陆家从内部崩踏吧!”打电话的人警告完不顾陆国原的叫声,挂了电话。 另一个看着电脑中陆国原家的画面,陆国家正在大厅里接电话,和平常一样,又担惊又激动,又愤怒。 而银苏和其他佣人都不在大厅。 陆国原家的摄象监控只是装在大厅和客厅,以及外面院子里的,房间里并不会有,因为没有哪个人的家里会在房间里装摄象头。 看着电脑画面的人道,“他夫人没出来?”“哼,我们的线人不是说他夫人看到我们寄过去的耳朵后,吓出病来了么?”刚给陆国原打完电话的人笑道,两只腿交叉着搁在台面上,一边吃着手里的袋装署片,“这会肯 定卧病在床吧!” 这两个人,就是绑架陆歆的幕后黑手安排来专门监视和威胁陆国原家里的。 其实陆歆也并不在他们手中,他们只是按上面的交待办事。他拧了拧眉,“打电话给线人问问,总之不能让他们夫妻玩出什么花样了,如果他们将他们女儿被绑架的事告诉了其他了,马上让线人杀了陆国原和他妻子,这也是上面的 指示。” 刚才打电话给陆国原的人又拿起电话,打给陆国原家里的那个菲佣。 陆国原家中。 在那个菲佣的房间里,银苏用从未有过的冰冷脸色看着这个菲佣,正在审问这个菲佣。 得知这个自己饶过一次曾偷过自己的珠宝的菲佣还联合外人威胁自己家时,她对这名菲佣再毫无怜悯之心。 “……说,我女儿在哪?”银苏接过刘妈端过来的茶杯,问她。 陆釉刚才回来一趟,查明一些情况后,她的精神状态好多了。 也没有那么大的思想压力了。 毕竟他儿子陆釉和主家的陆白会帮他们家一起想办法,会一起设法救她女儿。这个叫南利娅的菲佣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道歉,“夫人,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收了他们的钱,他们就给我一把枪让我盯着你和老爷,说有什么情况都要打电话告诉他们… …”刘妈走过去再一巴掌甩在她脸上,“你还敢收钱,夫人和老爷平时待我们不薄,你还敢当内鬼!忘恩负义的东西!”

上一篇   第1900章 内鬼!

下一篇   第1902章 怀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