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回不到的过去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0章 回不到的过去

第190章 回不到的过去 安夏儿马上一个调头,又回来了。 虽然天空中星星很多,但星星并不足以照亮山上的路,也不能驱走一些动物什么的。 ——她不能冲动,安全第一。 安夏儿咬牙切齿地回到慕斯城旁边,警告他,“我告诉你,就算我没有电话,你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陆白也会找到我。” 慕斯城交叠着腿靠在车门上,仰望着星空,“找到你,然后呢?” 他的脸庞,棱角分明,不是陆白那种优美高贵,但令人过目难忘,说是鬼斧刀功的作品也不为过。 但显然,人心复杂,一副好看的皮相顶个肺,长得越好看只说明他可能很容易会俘获女人芳心……并不代表他值得你爱,值得你倾心将一切交由他。 安夏儿回答眼前的慕斯城,“你敢动他的女人,他不会放过你。” 就算她现在跟陆白关系僵冷,但她不相信她出事了,陆白会毫不在意…… 慕斯城看了安夏儿一眼,笑了,“如果是别的男人,面对陆白确实会忌惮七八分,但安夏儿,你觉得我慕斯城跟其他的人是一样的货色?” 安夏儿紧紧握着手,“那你以为你是什么货色?” “慕氏确实不如帝晟集团,从豪门的地位以及势力范围来看,慕家也比陆家逊上几分,但是……”慕斯城斜了一下唇,他性感的声音飘在夜晚山顶的空气里,显然更加清晰而笃定,“你觉得为了你安夏儿一个人,陆家会跟慕家敌对?” 安夏儿唇紧紧抿起,“陆白跟陆家不一样……” “哦,陆白也许会,因为他跟陆家的关系一向不好。”慕斯城似乎很了解,邪肆地一笑,“不过,只是也许,安夏儿你说过你恨我吧?那陆白怎么没有为你而没有直接置我于死地呢?” 安夏儿的手紧紧握起,“你想说什么?你又想挑拔离间么?” 慕斯城笑意更深,“你们的感情已经发生了变化不是么?” “慕斯城,你果然是故意的。”安夏儿咬着牙,恨不得掐死这个男人。 “当然是故意的。” 慕斯城说了句令安夏儿更加火大的话。 安夏儿发誓,她再长得高大一点,学过空手道啊柔道什么的,她一定会当场将这个男人暴打一顿,无论打不打得过他。 “安夏儿,我告诉你。”慕斯城哼笑了一声,“既使陆白来了,他也不会动我,你明白么?你应该还不知道陆家跟慕家的渊源吧?” “什么?”安夏儿眸光蓦地放大,换之是无法言喻的惊讶取代,“陆家跟慕斯……有什么关系?慕斯城你什么意思?” “……”慕斯城看着她茫然的脸,一昧邪魅从他唇边扬起,“看样子,他果然什么都没告诉你吧?” 安夏儿承认,她惊讶了。 因为陆白平时几乎不会谈起陆家,与慕斯城也不会有什么来往,他们看上去就像陌生人。 或者说,陆白和慕斯城的认识,只不过一些商界上对对方的了解。 陆家和慕家还有什么联系么? ……所以陆白才没有轻易对慕斯城或慕氏动过手么? 但慕斯城也只是提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我跟你说这些,其实就是想告诉你,安夏儿,你不要以为陆白就是什么值得你信任的人,那个男人有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你觉得我会信你么?”安夏儿冷着脸。 一个伤害过甚至和安琪儿算计过她的前男友,一个是她法定的丈夫,她信谁? 她跟陆白发生什么,关系变得再差,她都会信陆白! “因为你跟他结婚了,所以你无条件相信他是么?”慕斯城寒冰一样的眼神锁着她。 安夏儿没说话,“……” 她很遵守和陆白的约定。 “你紧闭嘴巴也没有用。”慕斯城冷笑,“你知道刚才在发布会上,陆白怎么跟我说你们的关系的么?” 安夏儿心一惊,“什么?陆白他……不可能,他不可能会说。” “这是你认为。”慕斯城道,“他说你们已经结婚几个月了,你早就已经从头发到手指,都已经属于他,如果他不同意,既然你想离开他,也由不得你。” 慕斯城很清楚,陆白讲这些话是想刺激他,让他别想试图再打安夏儿的什么主意。 安夏儿握着的手微微颤抖着,原来,陆白对外面说出他们结婚的事就行…… 而她就不行。 专制到令人气愤! “你没有想到吧?”慕斯城看着安夏儿的脸色变化,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我告诉你吧,安夏儿,陆白跟你隐婚不过是因为那个男人要给陆家一个交代,他为什么不对外说你是他老婆,因为你不够身份,说到底,你只能做他的女人。” 慕斯城一步步走到安夏儿面前,看着她发红的眸子,“说白了,他会跟你结婚,不过是想用一纸结婚证绑住你。” 安夏儿攥紧手指,肩膀随着呼吸起伏。 “……你闭嘴。” “但对于陆白那样的男人来说,结婚证不过就是一张纸罢了。”他附在安夏儿耳边,低声道,“安夏儿,你们的婚姻没有你想的那么隆重。” 啪! 安夏儿再次甩了他一耳光。 安夏儿手微微抖着,手打得火辣辣得疼,但尽管这样也比不上她心里的难受,“慕斯城,你给我清楚了,就算那张结婚证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一张纸,那我也需要!” 她努力让声音不颤抖,“那至少证明,我是他的妻子,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爬上他床的女人,既便外面的人不知道,但我也是陆白的妻子,跟他在一起我自己问心无愧,因为我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我更不是陆白的地下情人,我跟他的婚姻有法律效果。”这就够了。 慕斯城缓缓回过脸,冷冷地看着再次打了他一耳光的安夏儿—— 一秒过去。 两秘过去。 就在安夏儿被他的眼神看着发毛时,慕斯城突然她用力地推在车门上,狠狠地揪着她的衣领,“安夏儿你这个死女人,是不是只要有男人说娶你,你就会跟他在一起?你已经贱到了随时随刻都想把自己嫁出去的地步了么,你他妈才19岁,你没别的事做了一天到晚想着嫁人,没有男人你活不下去,还是没有男人养你就是个活不了的废物!”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他毒舌起来可以把你说到尘埃里去…… 而他已经忘了,当初是谁把她推向了绝境。 “闭嘴!”安夏儿推开他的手,毫不畏忌地瞪着他阴鸷的双眸,“我19岁怎么了?我嫁人怎么了?我嫁人关你什么事?你是看到我嫁给了一个比你更好的男人心有不甘?” 慕斯城极力忍制着喷薄而出的怒火,“安夏儿!” “被我说中了?”安夏儿冷笑,“那只说明有人比你更有眼光啊,现在看到你美丽的前女友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了,又心有不甘了?” “你给我住口!”慕斯城咬了咬牙,“我在说,陆白娶你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的事,你是没听到还是怎样?” “我听到了。”安夏儿微笑道,“可那又怎样,天下有多少女人想嫁给他,或做他的女人,而我安夏儿是最幸运的一个,就算他不爱我,那又怎样?他可以给我所有女人都想要的东西啊!” 就算陆白不爱她,她跟他在一起,也总比跟一个人面兽心的渣男强吧? “钱么?”慕斯城眼瞳阴森,“安夏儿,你比我想象得更作贱自己!” “钱?”安夏儿再次笑了,“只是钱哪能满足我,他给了我婚姻啊,帝晟集团的总裁跟我结婚了啊,这知道这是多么自豪的事情?” 陆白在她人生中最狼狈的时候出现,并带她走出了绝境,还娶了当进那个什么也不是的她…… 虽然她嫁给陆白时是协议婚姻,但她很感激他在她人生中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好么? 安夏儿看着慕斯城的脸,缓慢而清楚地告诉他道,“我活到现在,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在我19岁的今年夏天,跟陆白走进了神圣的教堂,他为我戴上戒指,说他愿意……一个人有钱有势有颜有身材,还会给我宠爱,在我人生中最落魄的时候娶我,你觉得这样的男人,我凭什么要拒绝他?他不爱我,只要他愿意疼我,我也会跟他在一起好么?” 安夏儿说出这话时,她才清楚地知道,她对于陆白的要求是那么低。 ……她只要他疼她。 哪怕他根本不爱她,他心里有另一个女人。 或许,她这辈子只需要一个会时刻宠着她疼着她的男人。 所以陆白现在对她这么冷漠,她才会这么痛苦,她根本不在意他对不对外公布他们的夫妻关系,外界知不知道她是不是陆白的妻子不重要,她只要陆白对她好,像平时那样对她好,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看安夏儿眼眶里滚动的泪花,慕斯城眼睛颤动着,他抓着安夏儿的手用了用力—— 什么? 陆白还跟她举行了婚礼? 他们还去教堂举行了婚礼?什么时候?

上一篇   第189章 甜美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