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5章 意料之中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05章 意料之中

“不用了。”陆星溱朝杨秘书摆了摆手,“蓝梅在这里,等会蓝梅会送我出去。” 陆白看了一眼会议室门口,“那好,溱姑妈慢走。” 蓝梅正等候在会议室外面,和陆星溱坐电梯来到一楼后,便对婆婆说,“妈,那就让司机送你回去了,公司里这边还有些事,我需要帮陆白他处理一下。” “好。”陆星溱道,“你也不用特地送我回家,有司机就行了。” 另一边,荣叔公和孔老爷子、银老爷子正在商量什么事,孔老爷子和银老爷子各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脸色大变,回头慌忙跟荣叔公说着什么……陆星溱走之前看了眼他们那边,回头又说道,“蓝梅,无论如何,你要尽力帮助陆氏,我和陆庸没有进入陆家的家族,你要代我们尽力。现在章原一家已经离开了陆家,朗 业和章元集团不可能再脱离陆氏,不然,陆氏就不再是陆氏了。陆家这个世界第一豪门也不再是第一豪门。” “妈,你放心。”蓝梅看着荣叔公他们那一边,“他们不会让朗业脱离陆氏的,刚才在会议室,陆白的话并不是没有理由。”想起陆白说荣叔公他离开这座大厦之前一定会后悔,陆星秦想着陆白必是有所准备,便轻轻叹说,“那我就放心了,好了,你回去忙吧,司机和车就等在外面,我自己上车 就行了。” “好,那妈您慢走。”蓝梅还是将陆星溱送到了公司大门口。 荣叔公脸色如一片乌云盖顶。 听到银老爷子和孔老爷子的话,他双目气得猩红,“你们确定没有听错?西莱国那边说要让朗业的品牌撤出他们国家?还有北欧的一些国家也是?”“荣叔公,千真万确!”银老爷子一脸情急,摆着手机道,“我这刚刚接到的电话, 现在国原没有去朗业,朗业还有很多银家的势力在,所以银家一得到西莱和北欧地区的 消息,就马上打电话给我了,想必,他们应该也打给国原了!”“我这边也一样。”孔老爷子说道,“听到银老接到这通电话,我便打电话给还在章元集团上班的陆茉,陆茉说他们市场部也接到了西莱和北欧等地区国家的来电,说有人投 诉百利珠宝,近期他们会考虑让百利珠宝撤出他们的市场。” 百利珠宝是当时孔利妃嫁到陆家时,才合并到章元旗下的珠宝公司,孔老爷子一听要被撤出一些海外市场了,分外着急。孔老爷子问道,“荣叔公,这是怎么回事?您还让我想办法与章元的一些高管联手,将端木瀛拉下总裁一位。但就算我们孔家将管理权夺过来,这海外的市场出问题,估记 我们还是难以解决啊,特别是那个西莱,那可是主家的少夫人娘家的国家!”陆辛听到这个问题,也急了眼,“爷爷,不用想,这肯定是陆白和安夏儿的主意,他就是在防着朗业和章元脱离陆氏。他不是有个朋友是瑞丹的贵族么?瑞丹不就是北欧之 首的国家,还有西莱是安夏儿的母国,这一定是他们使的一手诈!” 荣叔公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这个小孙子,“用你说?我想不到?” 陆辛叉着腰,这才气慎慎地不说话了,扭了扭头道,“我就知道,想跟主家作对不会这么容易……” 荣叔公想到离开会议室之前陆白说的那句话,面孔沉了沉,对银老和孔老说,“你们先回去,看来,他是不会这么简单让我们走了!” 银老和孔老一急,“那荣叔公,明天的新闻会……” “先不要联系记者,西莱还好说,难道你们想失去整个北欧国家的市场么?”荣叔公问道,那损失也太大了。 “当然,当然不想。” “这得不偿失嘛!” 银老和孔老都不想。 荣叔公忍着怒气,垂下眼睛,“看来还得继续跟主家交涉,你们先回去,有消息我再联系你们。” “是,荣叔公,那麻烦你了!”银老和孔老这才急急离去,急着去了解情况。 荣叔公和陆辛来到陆氏的董事长办公室,陆白和陆釉正在里面喝茶。 这个办公室之前都是陆老一直在使用,所以里面各种茶具都有,甚至放置着许多昂贵或高价值的古董花瓶,和名人字画,可谓古色古香,墨韵雅致! “陆白!”荣叔公人未现,气愤的声音便从门外传过来了。 杨秘书低声提醒正在喝茶的陆白,“大少爷,荣叔公回来了。” 陆白和陆釉正在边喝茶,边谈论警方化验科那边还没有出来的结果,听到声音,二人抬起头,只见荣叔公和陆辛正气愤走进办公室。 陆白扬起一味意料之中的笑说,“荣叔公,我说过,走出这座大厦之前你一定会后悔。”“所以,你就是用这种卑鄙的办法,想将朗业和章元一直捆绑在陆氏么?”荣叔公大怒道,身体看着都在轻微晃晃,若非陆辛扶着他,旁人都真怕他这一把年纪他气得倒下 来。 “捆绑?”陆白反问,“朗业先不说,章元集团当时是我爷爷收购回来的,本来就律属于陆氏,荣叔公你们如今想让章元也随朗业脱离出去,我怎会让你们如愿?” 又道,“当然,朗业也不可能,没有我或我爷爷同意,陆氏旗下哪一家子公司都不可能脱离出去!” “既然国原的股份退给了我,也有意愿将朗业的管理权给我,那我就有权让朗业脱离陆氏!”荣叔公呈雷霆怒吼道。“二叔的股份是签了协议愿意转交回你手上,也有意愿将朗业和管理权给你。”陆白拿起前几个朝代的精致茶壶,往他杯里倒了一杯,不急不徐说道,“但他只是说有意愿不 是么?也就是说,他还没有正式从朗业的管理位上退下来,所以,朗业脱不脱离陆氏,应该还是二叔说了算。” 陆白喝了一口茶,抬起眸子神秘地冷笑,“所以荣叔公你现在并没有这个权利。” 荣叔公看着肩头和胸膛都在起伏!“至于市场的事……”陆白拖了一个尾音,轻叹说道,“最近我跟瑞丹那边的一个朋友聊了一下,聊起了双方的家族,当问起我身边的情况时,我说家里边有点锁事,几个堂 叔和堂爷爷想要让陆氏的子公司脱离陆氏,我为此甚是烦心哪……” “陆白,你卑鄙!”荣叔公怒指着他。“我只是那么随口提了句,哪知道他们就会有那么大的举动。”陆白笑道,“至于西莱,想必就是安夏儿的意思了吧,在我没有回到陆家的那几天,听说二叔和三叔他们对她 的意见很大,这女人嘛,有情绪的时候跟娘家人抱怨两句也是正常的,西莱那边误以为陆家的二爷和三爷让她受了委屈,所以就有意将二爷和三爷他们原本所管理的朗业和章元品牌撤 出市场,为他们的公主出气,大概就是这样吧!” “这就是你指使的,你不必推脱!”荣叔公知道陆白这个主家大少爷的心机,不会相信陆白表面的那一套说辞。“爷爷。”陆釉说话了,他站了起来走过去,“这件事您就别坚持了吧,当时陆岑堂哥他父亲母亲入狱时是自愿的,将他们家的股份和章元的管理权交出来,也是他们自愿的 ,离开陆家的事,他们也接受了,如今陆家内部的麻烦够多了,您就别再坚持这一点了。” 陆章原和孔利妃当时,是愿意用一切去换,换取陆岑的安全! 因为如果他们不答应,陆岑向陆老下毒,以及让人伤害s城那个老赵,这两个故意杀人未遂的罪名,可能会让陆岑被判个无期或死刑! “我才不相信!”陪荣叔公回来的陆辛叫起来。“是陆岑将你找回来的吧?陆辛?”陆釉说道,“那么你应该和你哥去监狱里看过你爸妈了吧?他们的态度,你应该清楚!”

下一篇   第1906章 我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