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7章 道歉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07章 道歉

陆岑又说道,“主家虽然让我家离开陆氏家族,并收回了股份,但允诺我将岑金公司带走,所以现在岑金安保公司依然是我的公司。” 荣叔公又看向陆白,仿佛不太相信。 陆白并不多加解释,只是对陆岑说道,“你若不来,你爷爷怕是对主家的误会更深。” “那陆茉呢?”荣叔公又忙问陆岑,仿佛比起陆白的话,他更信陆岑的,“她在章元集团现在听说不是很好?有受人欺负?” “没有的事。”陆岑说道,“只是她难免会有些大小姐性子,但既然要进入职场,磨练也是免不了的,只要主家答应让她继续呆在章元集团就行了。” “那陆辛呢?”荣叔公又指着陆辛,“他说他呆在外头都不敢回来,陆釉说他被章原赶出家门了?” 陆辛见情况不对,调头就想跑。 结果被陆岑一手给抓住了后衣领,衣领一勒脖子,他大叫,“啊!放开放开!” “他不是第一次在外面输钱了,输的也不是小数目,是好几个亿,家里都替他还了。是我父亲生气将他赶出了家门,勒令他如果在外边没混出什么出息就别回家了。”陆岑说着,一拳揍在陆辛头上,“还不跟爷爷说清楚!” “啊!”陆辛又痛得抱头。 “辛儿?”荣叔公瞪着他。 陆辛视线飘忽,在大哥陆岑的警告下,才说出实情,“是,爷爷……我就是觉得太委屈,想让您为我们家出头,让我们回到陆家。毕竟我爸妈他们做的事,又不关我们的事。” 听到陆岑和陆辛这么说,荣叔公垂下了眼睛,“你们没事,那就好。” “你来的正好。”陆白看着过来的陆岑,“我自认为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对于陆家人,我已经仁至义尽,换了外人,敢算计主家向我爷爷下毒,以及在网络上散播我妻子和别的男人不实的照片,我一定会让他们死几百遍,如今你们家的处置,算是轻的,陆岑,告诉陆辛,他如今面对我该是什么样的态度!” 因为陆岑他们已经离开了陆家,相当于不是陆家的人了,所以陆白也没有对他以堂兄相称。 而陆岑自然听得出来,陆白这所说的所有罪名都是他家里犯下了。 当然,如今他与陆白已经达成了某项协议,他也不再争辨这个问题。 他目光严厉地警示陆辛,“还不快为你做过的事道歉。” 陆辛哼了一声,视线扫向陆白那边的陆釉,“说到底,让人去发网上那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些照片,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主意,还有陆釉他父亲……” “闭嘴。”陆岑冷喝道,“管好你自己!” 在大哥严厉的要求下,陆辛不甘地站好,对着陆白那边闷声地道,“对不起。” 陆白褐眸冷眯下来。 “注意态度。”陆岑又让陆辛重新歉。 知道混不过去,陆辛这才摆正资态,对陆白道,“对不起,我只是看到我家的处境一时生气,希望陆白堂哥你和主家宽宏大量。” 陆白有别的事需要跟荣叔公说,既然陆辛也道歉了,他也不想一直就这个问题僵持下去,毕竟,如今陆家有别的敌人在,重要的事是对付外面的敌人…… “即如此,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陆白目光冷酷地盯着陆辛,“但如果有下一次,谁出面都没有用,我不会再给你情面。你最好记住。” 敢用他妻子的名誉去作文章的人,他向来是不会手软的,这一次是因为是他陆家的人,算是特赦了! “我会盯着他,不会再让他做出这种荒谬的事。”陆岑抓起陆辛的后衣领,而后又对荣叔公说道,“爷爷,我知道你的好意,但还是算了,如今这个结果也是我爸妈选择的,他们不会怪任何人,我也不会。” 原本连他也要住牢的,是主家接受了他爸妈的条件,才让他爸妈揽了所有的罪。 陆岑知道他如今唯一能做的,便是好好在外面,以及照看好他弟弟陆辛和妹妹陆茉。 不让他爸妈的牺牲白费。 “岑儿……”荣叔公告诉看着这个长孙,无比心痛,“是爷爷回来得晚了啊,是我没能救你爸妈。” “不爷爷,这是我和我爸妈的事,让您操心实在过意不去。”陆岑说道,“这几天因为我们一家离开陆氏家族的原因,岑金安保公司內部有一些变动,所以没有来得及来见您,以及照顾陆辛和陆茉,但以后我会看着他们,陆茉那边我也会找她谈谈。” 看着爸妈不在肩负起照顾弟妹责任的陆岑,荣叔公是百般不忍又百般欣慰,“陆岑,你放心,我会尽力去请律师为你爸妈辩诉,争取为他们减刑。” 陆岑看了一眼陆白那一边。 陆白说道,“你可以先带陆辛走,但荣叔公,我还有一些事跟他谈。” “是么,那爷爷,容后我再让人来接你。”陆岑说完像抓着一个调皮捣蛋鬼一样,抓着陆辛后衣领转身先走了。 荣叔公看着陆白,“你还想跟我谈什么?既然你不将我当二 (本章未完,请翻页) 爷爷看,那么我与主家的人也没什么好谈了,如今长江后浪摧前浪,你计谋胜我这老爷子一筹,拿朗业和章元的海外市场要挟我,还让国原听了陆釉的话站在了你那一边……我们已经被你拿捏住了,陆岑也说不恨你们,是你胜了。” 看到陆釉的立场,他就明白,陆国原肯定也是站在了陆白那一边。 即如此,他就是拿着朗业集团的掌管权去对付陆家主家也没有意义了。 因为他已经这把年纪了,如果不是为儿为孙的话,根本就不必再去拼博那些。 “那是因为,二叔他终于知道,以其与我敌对还不如得到我的帮助。”陆白告诉荣叔公。 “即如此,朗业的掌管权我就给回国原,陆氏的股份我也还给他。”荣叔公说着又不甘愿说道,“但是,我会请律师去帮章原和利孔申诉,我是不会让他们一直坐在牢里的!” 对于他这个说法,陆白笑笑,“你想帮他们争取减刑,远不如我先法院那边说。” “你这是还在讲条件?”作为活了将近一辈子的老人,荣叔公很明白陆白说这话的目的,“哼,如今你都想将我一起赶出陆家了,我还真想不到,我这里还有什么条件能吸引你!” “将荣叔公你赶出陆家的说法,当然是如果你一定要跟主家对着干的前提。”陆白说道,“但我也可以收回那句话,只要后面荣叔公你能配合我们,连陆岑他爸妈减刑的事,也好商量。” 虽然陆老还没醒,以陆白的性格,他并不想为陆章原和孔利妃争取减刑,但是,如今陆家有更大的敌人……塾重熟轻得分清! “你可以说说看,但我不一定答应。”荣叔公哼道,想着陆白也不会提出什么好条件。 “不,荣叔公你会答应。”陆白说道,“因为现在陷入困境的,并不只有陆岑他父母,陆釉他爸妈也一样,正被人威胁着。” 荣叔公皱了一下眉,看过来,“什么威胁?这又是怎么回事?” “陆釉爸妈对主家其实并没有什么意见,他们这次向主家夺权,只是听从对方的指示。”陆白冷冷说道,“对方想让他们扰乱陆家内部,意在让陆家内讧,从而内部瓦解。” 即使荣叔公现在被陆白气得不轻。 也与主家在怄气! 更怪主家不近人情! 但他好歹是陆家的长老之一,听到有人威胁陆国原他们扰乱陆家内部,还要让陆家从内部瓦解,他瞪大双目,一时难以相信竟有人敢这么做! (本章完)

上一篇   第1906章 我很好

下一篇   第1908章 陆白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