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8章 陆白的意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08章 陆白的意

他指了指陆白,愤怒问陆白身边的陆釉,“陆釉?他说的是真的?你爸妈受人威胁了?” 陆釉垂下眼睛,“是,爷爷,我也是这两天才得知……我爸妈他们一直不敢告诉我,怕我在外面遭遇不测。” “谁!”荣叔公陡然吼道,“谁敢威胁陆家的人,威胁你爸妈?谁有这么大胆子?” “敌人目前还不太确定。”陆白喝了口茶,以免家族内部会乱一时不打算告诉陆家其他的人,只说道,“但是我心里明白是谁。” “陆白,既然是有人在威胁国原他们,那主家就更不该责怪国原和银苏!”荣叔公马上激动道,“对,还有章原他们,听说他们也只是因为国原他们的邀请,才一起与国原他们联系向主家要股份……这些,章原他们原先都不一定会做的,是因为国原他受了别人威胁!” 荣叔公不愧是精明的老人,马上就联想到了替陆章原和孔利妃开脱的理由。 对于他的话,陆白也不跟他说再多,“刚才我说了,只要荣叔公你配合我们,到时我也许会向法院提出给他们减刑。” “不行,只是这样不行。”荣叔公说道,“必须让陆岑他们三兄妹回归陆氏家族,到时章原和利妃出狱后,也要重新回到陆家。” 总而言之,他就是想让他二儿子陆章原一家都回到陆家! 他当年和陆章原是被老太爷赶出陆家过一次的,那种离开了家族的感觉,就像是无根的树一样,连祖宗都没法认了,随着年龄越大,这种无归属感就强烈!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想让陆章原一家回到陆家! 陆白的眸色看着黯了下去,“荣叔公,你不要过份了,我爷爷还在躺在医院,他能不能醒来都是一回事,我会答应事后向法院申请给他们减刑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你既然要我配合你,你就要答应我的要求!”荣叔公坚持说道。 陆白目光冷了冷。 他是真不喜欢别人跟他讲条件! “那我爷爷的事,荣叔公想过他没?爷爷他也是荣叔公你的兄长。”陆白质问他,“你光担心你的儿子,你的兄长你怎么不担心一下?” 荣叔公乌着脸,闷愤地撇过脸,跟相叔公和陆老的兄弟关系不一样,荣叔公与陆老关系的关系不是非常好。 “爷爷。”陆釉皱眉劝道,“你别这样,陆白堂哥他其实也在帮我家,体恤我爸妈受人威胁了。” “那些人想针对的也是陆家,你爸妈是受……”荣叔公说着突然一怔 (本章未完,请翻页) ,瞪大双目看了看陆白,又看向陆釉,“对了,陆釉,你还没说你爸妈是怎么受人威胁了?” 受人威胁,那必定是有把柄落到了别人手上! 而陆国原和银苏现在都在家里。 陆白轻笑,“现在才发觉么。” “陆釉?”荣叔公瞪大眼睛看着陆釉。 “是陆歆。”陆釉声音很低,想到现在不知安危的妹妹,他心神始终不安定,“陆歆被人绑架了……” “什么?”荣叔公脸色陡然变青了,“你说歆儿被人绑架了?她现在不是在举行全球钢琴演奏会?” 陆歆是他最疼爱的一个孙女。 当初陆歆说要学钢琴往音乐界发展时,还是他第一个支持的,小时候陆歆的第一台钢琴也是他这个爷爷买给她的生日礼物。 比起陆茉,陆歆更加听话,更加乖巧…… “她的演奏会已经结束了,她的经纪人说她不见了,原以为她是在美国的演奏会结束后跑去玩了。”陆釉叹了口气,垂下眼睛,“想不到是被人绑架了……” “那歆儿怎么样了?那些人有没有打电话来,他们要多少钱就给他们!”荣叔公急得脸发白,“只要歆儿能平安回来,对方有什么条件都先答应他们!” “他们的条件就是要让陆家内讧,所以才让我爸妈一而再地在陆家制造麻烦。”陆釉告诉自己的爷爷,“对方的目的,是想让陆家内部瓦解。” 荣叔公双目撑大,带着血丝。 身躯颤魏! “我爸妈与爷爷你的想法是一样的,他们没法不顾我妹妹安危,所以才受了对方的威胁。”陆釉说道,“如今三叔家分裂出去了,已经相对地削弱了陆家的势力,对方估记已经初步达到目的了……爷爷,我们不能再让对方得偿所愿,我们陆家必须团结起来一致对外,陆白堂哥身为陆家的继承人,他必须为整个家族着想,所以才会不与我爸妈再作计较,也没有计较我爸指使陆辛去发少夫人照片的事。” 仿佛不敢相信地,荣叔公目光再次移向陆白,想确定陆白是想帮他们。 陆白神情坚定,告诉他,“既然对方是针对陆家,那现在家族内部矛盾是次要,我可以先不计较家里面的这些事,我也答应过陆釉,一定会救出他妹妹。” “所以,爷爷,我们现在要一致对外。”陆釉像请求的目光看着荣叔公,现在不是他们内讧的时候。 “我当然想救陆歆,但是章原他们……”荣叔公又急又悲痛地吼道,“他也是我儿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不能看着他们一家大小不管啊……” “等这次事情结束,我顶多让陆辛和陆茉回到陆家。”陆白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 因为这两个人确实算是比较无辜,也没有伤害他爷爷。 “为什么只有陆辛和陆茉。”荣叔公不明白,“那陆岑……” “这是我能作出的最大让步。”陆白眼神凛烈。 “他们是三兄妹,你恨章原和利妃就算了,为什么不能让他们三兄妹……” “爷爷!”陆釉大声阻止了荣叔公后面的话,他眼睛也红了,因为有些事情现在不能说,“陆白堂哥这么做自然有一定的原因,你不要再坚持了好吗?陆岑他做过什么他自己清楚,他自己刚才都没有要求什么,爷爷你就别再为他讲话了!” 因为真正向陆老下毒的人正是陆岑啊! 陆白目光微冷地看着荣叔公,“我言尽以此,荣叔公你若是不答应配合我们,或者要继续跟我对着干的话,那我就真不会再将你当亲人看,我对付敌人一向是不留情,后面发生什么你就别怪我了。” 荣叔公也想救陆歆,只是听着陆白话,他倒是笑道,“怎么,陆白你还真想将我这把老骨头也赶出陆家么。” “如果荣叔公你逼我的话,那我只能抱歉了。”陆白目光已经携带警告了。 “爷爷,难道你只在乎三叔他们家,不想救陆歆么?”见荣叔公还不答应,陆釉也生气吼了起来,“你知不知道那些人切了陆歆的一根手指和一只耳朵送给了我爸妈,我现在正让化验科的人在化验那是不是陆歆的,爷爷你就别再坚持三叔一家的事了!” “什么?”荣叔公两眼一黑,眼看就差点倒下去,陆釉赶紧冲上去扶着他的身子。 “爷爷,你放心,那不一定是陆歆的,也许对方威胁我爸妈的。”陆釉怕将荣叔公刺激出什么病来,赶忙又解说道。 “他们竟然敢……绝不能放过他们。”荣叔公手指发抖地,指向陆白那边,“陆白,行,我答应你,要做什么你说,你们一定要救出陆歆,让那些人死无葬身之地!” “敢向我陆白的亲人下手,这是肯定的。”陆白目光冷酷,那些人竟然敢对着整个陆家而来的人,是触了他这里的死忌。 听荣叔叔公答应配合了,他对荣叔公恢复了称呼,“既然二爷爷你同意跟我们配合,那我答应你的事后面自然会兑现。现在你要做的,第一就是继续保持跟主家作对。” “什么意思?”荣叔公不明白陆白的意图。 (本章完)

上一篇   第1907章 道歉

下一篇   第1909章 她明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