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2章 良心未泯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12章 良心未泯

“对不起。≦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陆岑垂下眉宇。 “想想,你也是一早跟我说了,你将会做冒犯我的事。”陆星溱叹道,“也怪我自己当初没有发觉,如果当时我发觉了,阻止你,也许不会发生现在事了。” 陆庸没说话,闷闷地抽口烟。 他妈是这样,太为人着想,陆岑要做什么事哪是他妈劝两句能阻止的呢!现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陆岑和他父母的计划失败了,如今陆岑被逐出了陆家,他也许是良心发现过来道歉,亦或者是不想失去陆家这边所有的亲戚关系,特地过来道一 个歉,希望挽回一些人情……“溱姑妈,你没有任何错,错在我。”陆岑说,“是我自己不甘心,我想与我父亲他们跟主家争斗一番,如今失败了离开陆家,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如今我唯一对不住的, 是你跟陆老了,你们是我的长辈,我的私欲伤害到了你们,真的很抱歉。”陆岑又看了一眼始终不待见自己的陆庸,“我知道,你们有不原谅我的理由,我也不会为我自己辨解什么,毒确实是我下的,我当时也确实是打算想向溱姑妈你下毒,还将 下毒的事栽赃到了溱姑妈你头,这一样样你不原谅我都有理由。我当时是太想为我家争取一些什么了, 因为对象是主家和陆白,我必须不择手段,我没办法,我也不会说我的做法是正确的或者值得被原谅。” 所以现在他被逐出了陆家,他也无话可说! 说完这些话,陆岑站了起来,再次跟陆星溱深深鞠了一躬,“再次向您道歉,对不起,溱姑妈。” “既然都过去了,那算了吧,我是不想再作计较了。”陆星溱说道,“不过,等陆老醒来,你还是好好地去跟陆老道个歉吧,毕竟现在毒的是他老人家。” “当然,我会去的。”陆岑说道,抓起弟弟陆辛勒令道,“陆辛,打招呼!” 陆辛因为他们一家的事,对其他人的态度都不太好。 在大哥的勒令下,只得站直对陆星溱说,“姑妈好,陆庸堂哥好。” 陆庸不作声,陆星溱问他们兄弟,“那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当然是全心全意经营岑金安保公司,以前要帮我爸妈一起兼顾章元集团,现在不必管理章元集团了,我也有更多时间花在我自己的公司。”陆岑平静地说道,“不过我爸 妈交代过我,要照顾好陆辛和陆茉,所以现在照顾他们两个也我的责任。” 陆星溱点了点头,“对,父母不在,长兄如父,这确实是你的责任。” “当然。” 陆星溱想了一下,觉得还是得多劝劝他们。“陆岑,你也别恨主家。”陆星溱告诫他,“你们一家伤害到了整个陆家的利益,如今陆老又还躺在医院,陆白做那样的决择无可厚非,但好在,陆白还是让你将岑金安保公 司带走了,他仁至义尽,希望你们兄妹三个以后好自为之。” “多谢溱姑妈教晦,我会铭记于心。”陆岑说道,“那我和陆岑先走了。” 陆星溱点了点头,见他们兄弟快走到大厅时,又喊住了他们,“陆岑,其实我有为你们一家说过话,让陆白不要将你们逐出陆家。” 回陆白和安夏儿带着三个孩子来看望她时,她确实提过,说希望家族成员不要分裂,分裂出陆章原一家只是削弱陆家的势力而以。 只是决定权在陆白手里。 陆岑回头看向星溱,“是么,我知道了,多谢溱姑妈你的恩德。” 陆岑和陆辛走后,陆庸对陆星溱说,“妈你又何必再跟他讲这些,对于狼子野心的人来说,你为他们做再多,人家也未必会领情。”“陆庸。”陆星溱皱眉斥责道,“你不要将话说得难听了,也不要将陆岑想得太坏,你们这几个堂兄弟都是我看着长大的,说实话,对于他们我还真做不到于动于衷,能帮的 我一定会帮。” “你没有想过如果现在毒的是你,你现在躺在医院,我会多恨陆岑?”陆庸说道,“所以现在陆白的心情我能理解,这不是陆岑他如今过来道一下歉完了的事。” “那要怎样?”陆星溱问他,“这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能让医院抢救啊,起陆岑死不悔改,如今他能真心实意门道歉,说明他良心未泯。” “哼,你怎知道他真心实情,而不是虚情假意?”陆庸提醒她,“妈你别忘了,他回借着来家里看望你的理由带着毒药过来。” “此一时彼一时。”陆星溱说,“如今陆岑他们一家的命运已经定了,他再虚情假意门找我,又能有什么意义。” “哼,那可一定,也许是希望妈你能在陆白面前再替他家美言几句。”陆星溱笑笑,摇头,“陆白那个大少爷,他可不是我能说得动的人,你们都应该明白,陆岑也该明白,反正现在,我只希望他们三兄妹能好好的,既然陆白同意让陆岑带走 岑金安保公司,说明并没有断了他们家里的后路。” 陆庸拢起眉,这也是他想不通的地方。 按理,陆章原他们一家这些年私吞了陆氏二十个亿,陆白不追回那笔钱的话,也不会让陆岑他带走章元集团旗下任一家公司。 但陆白竟然同意了让陆岑带走岑金安保公司? “如今哪,我只希望陆老早点醒来,能早点脱险。”旁边陆星溱在感叹,“荣叔公他们也不要再折腾了,希望这一次的事早点过去,陆家早日恢复和平吧。” 陆庸打了个电话给相叔公,“爷爷,你在哪?我过去找你。” 陆星溱听到他要去找他爷爷,微微蹙眉,“这段时间为了陆家的事你爷爷也在四处奔波,好好让他休息一下吧,你这又找他去哪呢?” “去找一下陆白。”陆庸站起拿起自己的外套的和车钥匙,准备出去,“有些事想跟他问清楚,果然主家那边应该还有其他的事。”他们不知道的事。“哎,你说你一个法官,既有工作又得操心家族的事。”陆星溱真是替自己的儿子叫屈,谁说他们家里没有为陆家出力呢,“陆岑,刚才我跟你说的事你觉得怎样,如果你也 同意的话我将你叔叔的股份还给他吧,也省得别人老嫉妒着咱家里的股份。”走到大厅门口的陆庸停下脚步,回头对他母亲说,“妈,你以为你将股份还给小叔完了么,不会有那些麻烦了?你别忘了,小叔出家了,他也不可能再进入陆家为家族 公司工作,那些爱眼红的人依然会以此作章,你这股份还不还给小叔都是一样的。” 陆岑走后,陆星溱陷入了深深沉思,感觉陆岑的说法也不无道理。 “姑小姐?”老女佣走过来拿了一件外套给她披,“事情交给年轻人去做吧,你还是好好保重身体。” 陆星溱苦笑一声,无声叹息,“是啊,我在这想这么多又有什么用,陆家将来如何还得靠他们这些年轻人。” 陆氏,陆釉与陆白谈完话后,知道安夏儿为了救他妹妹去美国那边冒险了,他心里除了感激感动,别无其他的想法了。 他站了起来,“陆白堂哥,到时无论能不能顺利找到陆歆,我家都感谢你和少夫人为陆歆所做的一切。” “会救出她。”陆白肯定地告诉他,“你现在也不必情绪太过低落。”陆白看着手的茶杯,“说到底,对方寄过来的那根断指和耳朵还在化验,你也不能确定一定是陆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