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7章 若拒绝,她会伤心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17章 若拒绝,她会伤心

陆白说起这些事情时,除了华管家,所有的下人都退下去了。 听到这件事时,包括华管家,相叔公,陆庸在内,所有人都震惊住了,整整两分钟没人说话。 寂静过后,陆庸沉着可怕的脸色问,“寄到二叔家里的,真是陆歆的手指和耳朵么?” “真是不可原谅。”华管家的微笑也早消失了,“不管是与不是,敢跟陆家开这种玩笑,都不能给他们活路!”“陆白。”相叔公也说话了,声音因为奋怒微微颤抖,“虽然陆歆不是你的亲妹妹,但也是堂妹,她虽然不是我的亲孙女,但也我的侄孙女,如今有人敢绑架她,伤害她,我 不管他们是谁,好人亦是坏人,如果你不让他们死,我会!” 相叔公大怒道,“我就是拼了我这把老骨头,我也不会容忍这种人冒犯到陆家,还敢绑架陆歆!” “三爷爷稍安勿躁。”陆白看着他们,“我知道你们的愤怒,当我刚得知这个消息时,我与你们的心情是一样的,放心,不管他们是谁,我一定会让他们后悔做人。” 华管家问,“大少爷,那现在荣叔公他……”“二哥肯定伤心透了。”相叔公不安又愤怒地握紧手,性格一向平和的他,如今也平静不下心情了,“陆歆是他最喜爱的孙女,听到孙女被人绑架,他怎么可能冷静,如今,已经不是章原一家被逐出陆家的事情了,章原夫妻是他们自己犯了商业罪又伤及陆家利益,始终是自己找的,但如今,我们陆家面临着更大的敌人,是引发这一切的罪魁 祸首!” 对,如果不是那些人绑架了陆歆,威胁陆国原夫妻。 那么,陆国原就不可能会与陆章原向主家夺权。 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哪怕是陆章原一家私吞公司钱的事,最多也只是陆家内部处理,不会将陆章原他们送到法庭上…… 这一切,都是由陆歆被人绑架了,利用她威胁了她的父亲!“二爷爷很生气,所以他当场才答应了配合我,如今以及后面他将会继续与主家敌对,但这一切只是做戏给外界看。也是给对方看。”陆白说道,“在得知陆歆的安全之前, 我们不能打草惊蛇,必须先稳住对方将陆歆救出来。”“对,陆歆的安全最重要。”相叔公忙伸了伸颤抖的手,对陆白说,“陆白,如果你爷爷没躺在医院,他一定会整死这绑人,任何敢惹到陆家头上的人都是在找死,陆白,我 希望你不要手软,这些人,他们竟敢!竟敢对陆歆……” “手软?”陆白冷笑了一声,仿佛听到一个笑话,“我会让我的名字,成为他们这一生的恶梦,不,是他们生前的恶梦!” 陆庸皱着眉,“陆白,我还是想知道寄到二叔家里的……” “如今还不确定。”陆白道,“陆釉已经将那根断和耳朵送到警方那边化验了,等结果出来就会知晓。” “你不是说如今陆釉也受他们威胁了,不能跟这边联系了?”陆庸担心不能及时得知陆釉的情况,站了起来,“不行,我去一趟陆釉家中……” “你不能去,他家里现在被敌人监视了,你过去无论找他们做什么,都会被敌人查觉。”陆白说道。 “那可以用反监视器。” “陆釉如果没有用这个办法,是怎么从他爸妈口得知这个情况?”陆白沉着脸道,“但这个办法不能使用第二次,再来一次对方肯定会发觉。” “陆白,那你说怎么办?”相叔公道,“国原家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们等不了,绝不能让陆歆继在他们手中受伤害。” “我知道。”陆白皱着眉道,“放心,警方那化验结果一出来,我就能知道,陆釉那边,我相信他有也办法让警方通知他。” “这样也行,为了不刺激对方,看来暂时只能不与陆釉联系了。”陆庸拿出手机,“我打个电话到法庭那那边,这阵子我休个假。” 家里出事了,他也不能全心全意工作! 家族的事第一! 相叔公突然想到一点,“对了,陆白,陆釉说你身边有奸细?你查出是谁没有?必须揪出来,不然连我们的行动也会被对方知晓。” “这个三爷爷你放心。”陆白往后靠去,眼角扫了眼华管家,“所谓的奸细,肯定不是家里的,前两天我已经让华管家将家里的下人都排查了一遍,奸细不会出自家里。” “那是公司?” “估记也不是那样。”陆白唇边笑了下,“放心,奸细那件事我处理吧,总之现在我们在家里谈这件事,敌人是绝对不会知晓。” 如果他陆白身边的一举一动都能传到对方耳中,那早就出事了。 他是整个陆家,帝晟集团的掌舵者,什么家族秘密,帝晟的商业机密都会泄露……那么外面估记早就变天了,不会像现在这么平静。 对方怎么可能对他陆白了若指掌! “就算这样,那还是不保险。”相叔公又道,“你快多派点人在去s城,保护你和少夫人的孩子,绝对不能让陆宸他们落到了对方手中。” “魏管家在s城那边,我的助理也留在了s城那边,孩子们的安全如今可以放心。”关于这一点,陆白早点安排妥当了。 “那,少夫人呢?”相叔公这才想到,主家的少夫人似乎不在家里。 “夏儿去美国了。”陆白直接告诉他们,“她是到了该回美国复诊的时间,也是为了营救陆歆的计划。”“她一人?”相叔公不敢相信道,“这回的敌人估记不同以往,敢向陆家的人下手,并打算从内部摧毁陆家,这么阴毒的手段和胆量,恐怕敌人也不是一般人。你让少夫人一 人去美国太危险了!”“怎么可能是她一人,美国那边还有我的人,安夏儿下飞机后我的人会去接她,至于后面的事,她会按我们商量的计划行事。”陆白微微皱了皱眉,虽然他这么说,其实他 也担心安夏儿。 担心安夏儿不按计划来。 因为安夏儿也非常想救出陆歆。 那天她离开之前与他吃午饭时,还犹豫要不要告诉他关于陆歆的事……因为她怕他不去救陆歆。相叔公看了陆白半天,“陆白,我听说过你与夏儿有多恩爱,你如果要让她参与营救陆歆的计划,就千万不能让她落到了敌人手中,如果我们陆家主家的少夫人被抓了,情 况会比陆歆被抓严重,因为对方若是抓住了少夫人,会同意威胁到陆家,以及西莱。” “我当然知道。”陆白站了起来,站在一边看着窗外,“但她是我的妻子,她想帮我,我若是拒绝她,她会伤心。” 旁边陆庸打完了电话,回来问,“陆白,我已经请假了,陆釉既然不能过来了,我们会全程与你一起对付这次陆家的人敌人。你有什么怀疑的对象么?” “怀疑的对象?”陆白唇边动了一下,“其实不应该说是怀疑,应该就是他们。” “谁?” “如今在‘美利坚商会’闹事的劳伦家族那帮人吧。”陆白冷冷笑道,“从他们反对爷爷的顾问一位以来,就一直没消停过,我收到一个消息,他们想收买我们陆家的人。” “什么?”相叔公蹭地站了起来,面色大变,“陆白,是谁?他们想收买谁?” “这个人我现在不能说出来,若说出来,陆家必然不会再信任他。”陆白说道。而如今,陆白需要让端木瀛去管理章元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