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8章 稳赚不赔的交易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18章 稳赚不赔的交易

但其实严格来讲,端木瀛也不是陆家的人,是属于端木家族的人,只是过来帮忙,但陆白故意这么说只是想混淆相叔公他们的视听,保证不让他们知道是端木瀛。 “是不是陆釉?”相叔公果然马上猜测了,“他突然说被对方威胁了,但我们怎么能肯定他一定是受对方威胁了?” “爷爷,陆釉是警察,对方要收买又怎么可能找上陆釉。”陆庸提醒父亲。 “那是陆辛?陆岑了?” “三爷爷,别猜了,我现在不会说出这个人。”陆白说道,“但我保证,他没有被对方收买,并且将对方意图收买他的事告诉我了,冲这一点,他还是向着陆家,我们不用怀疑他。” “但必须排除,谁知道他会不会当双面间碟,我们之后的计划绝对不能让他知晓。”事关陆家的危机,一向温和淡然的相叔公像变了一个人,又急又极端,凛着宁猜错也不能放过的架势。 他绝不能让陆家的内部消息被透露给了敌人。 “再说了,陆釉那边不是说,陆白你身边有间碟了么?现在必须将间碟抓出来。”相叔公急道,“你如果不方便,那就交给我们,我倒要看看,我们陆家哪个不孝子孙还敢跟敌人接触……” “三爷爷。”陆白阻止了他愤怒的话,“他并没有被对方收买,所谓的接触,只是对方找上了他,所谓我身边的奸细,是不是他,这我会查证,这件事你们不用管了,刚才我说了对于这个奸细的问题我心里有底。” “陆白,真的么?”陆庸深深皱着眉头,“你现在掌管着我们整个陆家,你身边若出现了敌方的奸细,不是闹着玩的,多少机密都会泄露出去。包括帝晟集团的商业机密。” “不必担心。”陆白只回复四个字,因为告知他们再多,他们也会担心。 见陆白就是不肯说出那个人,相叔公大叹一口气,猛地拍了下旁边座椅扶手,“你不说就罢了,那陆白,你说现在打算怎样,这对方都惹到我们陆家头上了,还绑架了陆歆,我们必须马上有所行动。” 陆白说出他的计划,“第一,现在我已经让荣叔公配合我们了,他会表面继续与主家作对,陆釉与他父母也会佯装受对方监视,这一招为的是让对方掉以轻心,认为我们并不知道陆歆被绑架的事。第二,安夏儿已经去美国查探敌情了,我的手下阿瑞斯会在那边接应安夏儿,我若是没猜错,绑架陆歆的人应该在美国。第三,再过段时间‘美利坚商会’会有半年 (本章未完,请翻页) 会议,我会以开会的理由去美国,为支援安夏儿以及营救陆歆,到时候陆氏,三爷爷和陆庸堂哥你们就得多费点心看着了。” “这个你放心,陆家的事是我们每一个陆家人的大事,既然陆白你已经计划好了,那我现在就去找二哥商量一下对策。”相叔公说完便急匆匆走了,找荣叔公商议对策去了。 陆庸在相叔公走后,与陆白坐了一会,抽了根烟。 他对陆白说,“本来我今天和我爷爷过来,是打算问陆岑的事,觉得你让他带走岑金安保公司有点不可思议,现在比起陆歆被绑架而引起陆家这么大的动荡,陆岑带走岑金安保公司的事,都已经不是什么事了。” 就算离开了陆家,陆岑也是陆家的子孙,让他带走公司起码能保证他们一家日后的生活。 陆白做这样的决定只是不可思议,但并不是什么大不了。 陆庸与相叔公一起过来,就是想看看陆家是否发生了其他的事,而让陆白会同意让陆岑带走岑金安保公司。 “是么,那很遗憾,没有给你们答案,却告诉了你们另一个不好的消息。”陆白说道,喝着华管家递给他的酒。 “别这么说,他们是对付陆家,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陆庸说道,“如今出现了这么狡猾的敌人,整个陆家都该齐心协力。” “我让陆岑带走岑金安保公司的附加条件,是以后陆家有任何需要,或者发生任何事,面临什么样的敌人,陆岑他们一家都必须无条件支援。”陆白回答了陆庸的疑问。 陆庸皱眉,不敢相信地看着陆白,“陆岑他答应?” 主家将陆岑他们赶出了陆家啊,让他们颜面尽失,他们已经不算是陆氏家族的人了! 他们应该恨死主家才对,老死不相往来才对! 或者说日后陆岑发达起来了势力壮大起来了不报复陆家都算不错…… 陆岑竟然会答应这样的条件?还反过来,只要陆家有需要他们就得无条件支援陆家? “呵。”陆白笑了一声,“为什么不答应,不答应岑金安保公司那他就真的别妄想带走,再说了,这个条件是陆岑自己提出来的。” “他提出的?”陆庸更觉惊讶了。 “本来他爸妈替他顶罪的事,我都不会同意。”陆白拿着酒杯,目光透过晶亮的杯身,微微泛着丝笑,“他向我爷爷下毒了,我怎会轻易放过他。但是,作为一个家族掌权者,适时露出仁慈宽容的一面也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必要,毕竟要令人心服口服才行。” 铁碗只会强制控制他人。 仁慈与宽容才能收心! 这是一种帝王学。 看着面前这个堂弟,陆家的继承者,陆庸再次为之震撼……幸好,陆家没有人跟这个堂弟争夺家族继承权! 不然……死都不知怎么死! “所以我让他开出一个能让我心动的条件,我就同意让爸妈替他顶罪。”陆白哼笑说,“所以他开的那个条件还行,陆氏失去岑金安保公司虽然是一个损失,但收获了一个往后无条件支援家族的帮手。” “陆岑的本事我们是看在眼底的,他若答应以后会无条件支援陆家,就绝对有用。”陆庸点了点头,“这确实是稳赚不赔的交易。” “我可没逼他,只能说岑金安保公司对他很重要,即使开出那样的条件他也不会放弃。”陆白说道,“而我也不算过份,如若我不答应,他就必须坐牢。” 陆庸点了点头,“既然是他自己答应了,那就没什么可说了,以后他爸妈出狱后有意见,那也是他们一家的事情了。” 又道,“不过,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所以。”陆白看着陆庸,“陆釉这段时间可能不方便跟我联系了,还得麻烦你们了。” “当然,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你尽管开口。”陆庸站了起来,“我这就去找蓝梅,将这件事跟她谈一下,放心,无论他们想做什么,我们陆家人齐心协力,没有什么人动陆家。” 这是对他们的家族,有着十足的把握与信心,毕竟陆家如今能成为世界第一豪门,资源与实力,人脉,都是无可披敌的! 陆白点了点头,让家里的佣人送陆庸出去。 华管家叹了口气,看向沉默的陆白,知道陆白还在担心他们的少夫人。 ———— 安夏儿到了美国的第一天,就展开了对陆歆消息的调查。 对她而言,眼下陆歆的消息比她去复诊的事更重要,因为她的脸已经好了,延迟一些时间去复诊并不要紧,但陆歆安全却是非常紧要,迟一天也许陆歆就会危险一天…… 车子停在纽约的卡纳基音乐厅不远处,安夏儿透过车窗看着那座音乐厅,问阿瑞斯,“当时陆歆就是在这座音乐厅开演奏会?” “对,不过那是半个多月以前的事了。”坐前面副驾驶上的阿瑞斯说道,“如今陆歆小姐他们那个音乐团队不一定还在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