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0章 未婚夫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20章 未婚夫

“哦,你是说博文?”听安夏儿说起陆歆的未婚夫,陈扬点头,“对,他们确实订婚了,听说陆歆没有经过家里的同意。” 又道,“当时我们公司也阻止过她,不过她喜欢博文,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叮嘱她订婚的事不能让媒体知道。” 安夏儿蹙了蹙眉,看来这个陆歆在感情上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 能顶住家里和公司的反对与那个男的订婚,也确实是爱对方了。 “那除了她那个未婚夫,她还有其他走得比较近的朋友么?”安夏儿想问一下陆歆身边的人,看有没有人对陆歆身边的情况比较了解。 “不,没有。”陈扬说,“都是一些音乐人,可以说是合作伙伴,说是亲近的朋友也说不上。” “那就带我去找一下她的未婚夫人吧!” 安夏儿倒要看看,陆歆人不见了,她的未婚夫是不是毫不知情也没有找过她。 阿瑞斯刚准备要将这个经纪人也带上车,这个经纪人却为难地道,“陆夫人,实不相瞒,她未婚夫也联不上了。” 安夏儿皱眉回过头,“什么?” “喂!说清楚!”阿瑞斯怀疑这个经纪人搞事情,“什么叫陆歆小姐的未婚夫也不见了?”“是真的!”陈扬说道,“她未婚夫博文也是我们公司签的人,是小提琴手,平时都在陆歆的伴奏乐队里,就是在这卡纳基音乐厅演奏会上博文也在,当晚陆歆跑后,我还让 博文去找他,但博文去她后,连博文也联系不上了,老实说,我们都怀疑陆歆会不会是和博文私奔了……” 看着这个经纪人眉头紧皱着说着陆歆未婚夫的情况,安夏儿感觉到事情比想象中的复杂了,连安夏儿认为可能会有陆歆消息的那个未婚夫都说联系不上了。 巧么? 还是真的私奔了? “他们住在哪?”安夏儿问。“他们……”陈扬反应过来后说,“哦,他们没住一起,陆歆有未婚夫的事只有我们公司内部和知情人士知道,陆歆对外的形象还是半个偶像,对外不能公布她有对象的事, 所以她平时也不能跟她未婚夫博文住在一块。” 所以才会怀疑,陆歆是否跟她未婚夫私奔了? 安夏儿轻叹,若私奔了还好说,岂码人平安。 可如今是被人绑架了啊! “带我去那个博文住的地方看看。”安夏儿说道。 “上车。”阿瑞斯瞪着这个经理人。 “好,好……” 陆歆的未婚夫博文住在纽约的一座比较高档的公寓区,有不少名人居住的地方,看得出条件还算不错,应该说在音乐界混得还不错,才有这个经济能力。 阿瑞斯去找这座公寓的物业经理才将博文公寓的钥匙给拿到,陪安夏儿过去时,安夏儿问,“时间用得不短,不过是找物务拿下钥匙,依阿瑞斯你的能力不应如此。”“少夫人,我这还是给了钱。”阿瑞斯笑道,“有一些住宅区的隐私安全性确实很高,况且这座公寓区都是纽约一些明星演员住的地方,物业会更加注意业主的隐私,除非是 警方带着搜查令,一般不会给人开门。” “不还是把钥匙拿来了?”安夏儿笑道,知道阿瑞斯的能耐。 “只能说,钱可以办到很多事。”阿瑞斯咧开一口白牙笑,手里拿着那张从物务公司拿来的智能门禁卡。 “既然是为这事花的钱,那可以报销。”安夏儿大方地说。 虽然这些钱对于阿瑞斯这种高薪的工作者来说,没什么要紧,但阿瑞斯还是表示感谢安夏儿的大方,“那就感谢少夫人了!” 从陈经纪人口中得知,陆歆的未婚夫叫博文·沃德,美国人,与陆歆是一家公司的,是伴奏团里的小提琴手,平时也经常会随陆歆在演奏会上一起演出。 所以他们二人是有工作上的交接点,能认识以及熟悉也不奇怪,陆歆能跟他订婚想必是对他有更深的了解。来到博文的公寓内,安夏儿看到了挂在墙上的三把小提琴,看得出来每一把平时都有被主人很好的保养,作为一名男性,房子也收拾得挺干净优雅,公寓内很多关于音乐 的东西,房子的风格就是主人性格的写照,看房子,应该是一个生活中挺雅致的男性! “在陆歆和她未婚夫都失去联系后,你们公司就没有找过他们?”安夏儿问经纪人。“哪里没有,所有他们的联系方式我们都尝式过了。”陈扬说道,“我们公司说,陆歆的全球演奏会没有举行结束,其他国家演出厅及剧院要求退钱呢,我们公司要从我的薪 水里扣,我如今几乎每天都在找他们,但没有一点头绪,我都想找到陆家去问了,只是……” 陈扬看着安夏儿,“只是我们又岂能轻易找去陆家,若是陆家以为是我们将陆歆逼走了,也要找我们麻烦……” 看着安夏儿的眼神,这个经纪人一脸的郁闷为难。 但陆家的人果然还是找来了啊!“如果陆歆出了什么事,陆家一定会找你们公司的麻烦。”安夏儿明确地告诉他,“既然陆歆跟你们经纪公司签过合约,你们就有保护好她的责任,如今她下落不明,你们最 好也一起找。” 虽然安夏儿知道他们未必找得到,但是,多一些人找总会多一点线索吧! “陆夫人,我们一定会尽力,但现在是完全没头绪啊。”陈扬非常苦恼。 “我再问你一遍,在陆歆失踪的前后几天,有没有什么陌生的人找她?”安夏儿想找到绑架陆歆的人的线索。“真没有,就连她和博文的来往我们公司都有控制,以防被外界媒体拍到,他们不能见面太过密切。”陈扬说道,“其他粉丝或者慕名而来的人,要见她,也会先经过我们, 她不可能会接触到什么陌生人啊……” 说到这,他又想起什么,“哦,对,说起要找她的陌生人,近段时间就只有在卡纳基音乐里的那位先生了!” 安夏儿看向他。 “就是演奏会中途,说邀请陆歆共进晚餐的那个。”陈扬说,“不过最终他们也没吃饭啊,陆歆也不算跟对方见了面。” 安夏儿拧眉,“那有没有可能,陆歆拒绝了,对方恼羞成怒?”然后就绑架了陆歆? 阿瑞斯也皱起了眉,“少夫人,有可能。” “这个……”陈扬说道,“不会吧,来听陆歆还奏会的大多都是上流社会的人士,都是体面人,即使邀请不到共进晚餐,了不起就是扫兴,也不至于恼羞成怒吧?” 他一愣,“陆夫人,你是说陆歆现在的失踪会跟那位先生有关?” “没有可能么?”安夏儿问。 “可是……”陈扬看了看他们,“这不可能吧,对方可有名的贵族。” 那更是体面人中的体面人了,会绑架一个钢琴家? “你说邀陆歆共进晚餐的那位先生叫什么?”安夏儿问。 “嗯……是戴维斯先生。”陈扬说起这个人名时,声音很低,显得小心翼翼。 听到这个人名,阿瑞斯蓦地皱起了眉。 “戴维斯?”安夏儿搜索了一下脑海中的印象,但似乎没什么印象。 那最起码,不是经常出现在媒体新闻上的人物。这时,搜索这间房子的保镖回来了,“少夫人,这公寓没有其他异样,除了这个……”将从这房子里找到的一个钱包递给安夏儿,“他的钱包和证件都在这,应该不是出了远 门。”另一个从厨房那边过来的保镖说,“水槽还有餐碟和叉子还没洗,就算他出门了,那也应该走得非常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