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1章 不能拜访的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21章 不能拜访的人!

其他几个保镖也搜了其他几个房间,出来后说,“行李箱也在,应该也不是出门了。”这公寓的厨房是开放式厨房,就在餐厅那一边,安夏儿马上走过去确认,果然,看到一个应该是吃完意面的餐碟和叉子都还在水槽中,看这房子的整洁程度,这个博文不 应该是个生活邋遢的男性,如保镖所说,当时肯定是突然有急事出去了,导致餐碟都没洗。 “这个博文失去联系之前,没有告诉你们公司他去哪了?”安夏儿皱着眉看着水池里没洗的餐碟。 “没有啊,他是在陆歆失去联系后的第三天,也与我们失去联系了。”陈扬说道,“在那三天,他和我们一样,也在着急找陆歆的下落。” 这个博文失去联系之前也在找陆歆? 所以,现在是陆歆跟她未婚夫都失踪了? 安夏儿皱了皱眉,最后对这个经纪人说,“陈先生你先回去吧,你们公司继续去联系陆歆,记住了,如果她出什么事了,陆家不会放过你们公司的。” “陆夫人,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公司再问问有没有其他人知道陆歆其他的联系方式。”陈扬一边答应着,忙一边先走了。 阿瑞斯看着像得到特赦逃走的经纪人,不明地问安夏儿,“少夫人,为什么让他走?也许他还什么没吐出来,我们应该拷问一下。” “不必了。”安夏儿皱着眉道,“他不像说谎,再说陆歆是被人绑架了,都威胁到二叔家了。” “万一这个经纪人跟那些绑架的人是一伙的呢?” 安夏儿摇了摇头,“他图什么?图钱?没听他刚才说,陆歆的全球巡回演奏会中途断了,他们公司要赔钱,他也得赔钱。” “所以少夫人觉得他们公司与陆歆小姐的失踪,是没有联系了?” “应该没有,但有责任。”安夏儿说着,随意在这屋子里走了一下,看看自己能不能发现什么,最后在客厅的茶几上看到一份报纸。 报纸是……陆歆失去联系当天的。 安夏儿看到报纸的时间后,道,“去看看这个博文屋子里还有没有其他报纸,看他有没有收藏报纸的习惯吧。” “去。”阿瑞斯对身边的保镖说。 保镖点头而去。 “少夫人发现了什么?”阿斯城问她。“这份报纸的时间……按刚才那个经纪人说,应该是陆歆失去联系那一天的,按理说,这个博文应该是在陆歆失联三天之后才失踪。”安夏儿说道,“那他这里要存放也应该 存放后面几天的报纸……” “少夫人是说?” “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留下了这份陆歆失踪的当天的报纸。”安夏儿说道,“上面应该有什么新闻内容引起了他的注意。” 阿瑞斯马上绕到安夏儿那边一起看这份报纸,只见报纸的下方版块,有一块车纽约车祸的新闻版块被博文用笔圈起来了。 “车祸?”阿瑞斯皱眉,“这与陆歆小姐失踪的事有关?” 安夏儿看了下这车祸的发生地点,“查一下,这个车祸地点在哪。” 阿瑞斯拿出手机迅速查找,看在地址后,神情微顿,“少夫人,离卡纳基音乐厅不远……巧合么?”“哼。”安夏儿笑了一下,“我看不是,联合这些,我有一个设想,你们可以听听看看有没有可能。陆歆在卡纳基音乐厅举行演奏会的当晚,有个贵族想邀请她共进晚餐,陆 歆有未婚夫,拒绝了,怕对方纠缠不休,也怕会让经纪人他们为难,所以演奏会结束后就跑了。之后,她打车离开,结果她的车无故出了车祸,之后,陆歆失踪……” “少夫人是说,这车祸中的车是陆歆小姐当晚坐的?”“如果不是,她的未婚夫为什么会留下当天的报纸,还圈起了这则车祸新闻,她的未婚夫一定是猜到了什么。”安夏儿笑了笑,“再往后,她的未婚夫发现了什么端倪,结果 也被对方给绑架走了,所以现在陆歆和她未婚夫都被人绑架了。” 听到安夏儿的这个推测,阿瑞斯拧紧眉问,“少夫人,可能是这样么?”“从报纸上看,车祸中的这辆车是计程车,有的车上应该有录相,要验证我的猜测不难,你们去一趟这计程车公司,调看一下这辆计程车当天的记录,看当天陆歆有没有上 过那辆车不就行了。”安夏儿走到今天,经历了太多,很多事她个人也都能看出一些细节。 甚至,女人的细腻心思,有时候让她比男人都要观察入微。很快,其他保镖又回来了,屋内没有其他逾期的报纸,唯独留下了安夏儿看到的这一份,事实证明,报纸上那件车祸一定是与陆歆的失踪失联有所联系,所以博文才会圈 起来。从这座公寓出来后,安夏儿对阿瑞斯说,“那就从这里查起吧,去那个计程车公司要求调看一下出车祸的那辆车当天的视频记录,看看出车祸后,有没有拍到陆歆被什么人 带走了。” 阿瑞斯已经拿起电话了,“少夫人,我马上打电话问一下那计程车公司在哪……” 那个计程车公司的所在地很快问到了,而且阿瑞斯在‘美利坚商会’有所名声,对美国也熟悉,所以对很快就同意他们去查看那天出过车祸的计程车的视频记录。想起陈扬所说的那个要请陆歆吃饭的人,安夏儿又皱皱眉,“还有那个叫戴维斯的人是出自哪个贵族?递一封拜访帖过去吧,无论怎样,得看看这个人与陆歆被绑架会不会 有联系。” 而当面谈话的话,多少能从对方的神情或反应中能看出一点事实与谎言吧! 安夏儿只是如此想着。 无论怎样,现在完全不知绑架陆歆的人是谁,什么线索他们都不能放过…… 但听到安夏儿说要去拜访那个人,阿瑞斯却犹豫,“少夫人,我们确定要去拜访那个男人么?我想陆先生绝不会同意我们去。” 正准备上车的安夏儿停了下来,回头问,“嗯?为什么?我们只是去问他请陆歆吃饭的情况,看看他后面有没有做什么,难道他是什么坏人或是与陆白有过节?” 阿瑞斯想了一下该怎么说这个人,“那少夫人肯定不认识此人吧,戴维斯只是他的名,少夫人知道他姓什么?” “他不是姓戴维斯?” 欧洲这边的人,一般称呼陌生人都是以姓氏为主,不可能开口叫别人名字。 那个陈经纪人称之为戴维斯先生,安夏儿自然先入为主地听成是一个姓戴维斯的贵族男子。 “不,戴维斯是他的名字,那个男人姓劳伦,少夫人。”阿瑞斯用认真的语气告诉她。 “劳伦?” 安夏儿瞪大眼睛。 这个姓,她不可能不知道了,特别是在美国这个地方。 前阵子陆白还在‘美利坚商会’为这个劳伦家族的人烦心,据说这个劳伦家族也加盟了商会,还开始反对陆老那个顾问,因此还要求召开了投票会议以决定陆老的免职问题! 而在美国又有几个叫‘劳伦’的贵族? “是反对爷爷坐‘美利坚商会’顾问的那个?”安夏儿想确定。 “当然,美国没有第二个姓劳伦的贵族。” “……”安夏儿有一瞬的震惊,而后想了想,“还递拜访帖的事还是算了吧。” 她怎么能去拜访给陆白添麻烦的人!“我们当然不能去。”阿瑞斯郑重告诉她,“而且目前这个劳伦家族的人与陆先生确实有所过节,陆先生绝对不会同意我们去拜访这个人。”

上一篇   第1920章 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