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5章 不一样的结局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25章 不一样的结局

又道,“所以刚才少夫人不见时,我已经从定位器上第一时间确认过她的位置了,并让另一路人马追了上去,医院这边也在调查,医院这边主要是做给敌人看,让他们以为 我们还不知道少夫人在哪。” 阿瑞斯这个做法,有一部分是遵重安夏儿的意思,因为在他看来,安夏儿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 虽然这个做法太冒险,但也不失为一种策略—— 匪徒一般如果绑架两个人或以上人数,都会将人质关一起,那么安夏儿如果真被对方抓了,就一定能确认陆歆的下落,到时他们再一举出手营救。 所以在他看来,安夏儿不顾自己安危去救陆白的堂妹,让他有点动容。 听陆白那边死般的沉寂,阿瑞斯知道陆白不会同意了也正在生气,他能感觉到陆白冰冷的怒意。“陆先生。”一向性情爽快的阿瑞斯声音,慢慢沉了下去,眼神也蒙上一层暗伤,“你知道,当年,就是因为我的家族为了大局而放弃了我妹妹,所以我妹妹才死于了恶徒之 手……我一直很后悔,后悔当年没能在家里救我妹妹,我也恨我的家族,所以我离开了我的家族。 如今,看到少夫人身为陆家主家的女主人,她能不顾身份去救你的一个堂妹,说实话,我很感动,如果当年,我的家族有少夫人这样的人,我妹妹就不会死了。”阿瑞斯又说,“我知道,你不肯让少夫人去冒险,你觉得没有哪个人的命得比起她,但是,你堂妹的命也是命,她也有父母兄长吧,她若是死了,也一样会有人痛苦,会有 人会像我一样……痛恨自己的家族。陆先生,我追随你,不仅因为你是将这个世界变成智能化的伟大的男人,我更希望,让我信服的您,是个有情义的人。” 所以当发现安夏儿不见时,他才第一时间按照安夏儿说得去做,而不是按陆白的交待第一时间将安夏儿救出来。 作为一个手下,他确实失职了,他没有按照陆白的交待去做。 如果此时陆白要解雇他,要杀了他,他也不会说半句求饶的话。 只是,他想从安夏儿身上,从陆家这里,看到不一样的结局。 不想再看到有人的妹妹因为此牺牲。 片刻,电话里传来陆白咬着牙的话,“……跟上去,丢了,我唯你是问!” “是!” 阿瑞斯抬起坚毅的目光,再次踩大油门。 z国,陆家。 皇城庄内,陆白咬着牙说完,放下电话。 阿瑞斯的事他是知道的,面对同样的境遇,看到安夏儿义无反顾去救陆歆,阿瑞斯会被感动,会听从安夏儿的计划……让人震惊却又并不奇怪! 因为他想从陆家看到不一样的结局,不想再次看发生在他身上的悲剧产生!想到陆釉,陆白紧握着手,唇边溢出一丝苦笑,“但是阿瑞斯……如果安夏儿出事了,那与当年我父母牺牲我母亲,又有多大的区别?我也想在我身上有与我父亲不一样的 结局!” 他从未想过去理解他父亲当年所做的事,从未去同情过他父亲,因为他怎么想,都无法接受他父亲为了家族而放弃妻儿的做法。 但此刻,对他父亲的做法他突然有一种感同身受,那是一种身不由己的被迫选择。 不说原谅他父亲了,只是,在这一刻,他没那么恨他父亲了。 人有时候,不在其位,难以感同身受。安夏儿去美国的那一天,在午餐的饭上对他说,“我一直想着要不要对你说出陆歆被绑架的事,因为我知道我自己的想法,我一定要救她,而你不会让我冒险,你不会同意 ,那么陆歆在对方手上就会很危险。从对方监视二叔一家的情况看,对方来头不小,陆白,我有种预感,总觉得对方并非是冲陆家而来,是冲你我。”“你作为陆家的继承人,我作为你的妻子,我们不能因为自己而给家族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如果对方真是冲你我而来才绑架陆歆,那陆歆就是受害者,我们更应该尽全力救 她。”“她若出事了,二叔和二婶那里就过不去,他们会恨死主家,也许会脱离陆氏家族,三叔家已经离开了陆家,再这样下去,陆家就会像敌人希望看到的那样,逐渐瓦解!而 陆釉……到时看到他妹妹出事或死了,也不一定会再忠于你这个堂兄。”“我们说过要白头携老,要彼此信任,有什么事都不能再瞒着对方从再引出什么误会,所以我还是决定将陆歆被绑架了的事告诉你,希望得到你的理解,陆白,我们必须陆 歆!”回想起安夏儿的话,陆白薄唇边再次牵起一丝苦笑,当时他说,“到时为了救陆歆,你出事了,你让我怎么接受那个结果,我说过以后不会让你冒险,不会再让你出事,在 瑞丹是最后一次……我也必须说到做到。”“你做到了。”当时安夏儿微笑令他难忘,她说,“因为这次不是因为我们自己的事,我们要救的是你的堂妹,为的是整个陆家,不能顾及小我,如果只为了我们两个人能天 长地久,而至陆家乃至陆家的亲人于不顾,那么我们往后可能也不会安生活着。”“我们会成为陆家后人口中的罪人。”最后安夏儿说道,“如果我出面能救陆歆,而你因为不想让我涉险,致使陆歆出事二叔一家崩溃,整个陆家亲人寒心,陆家体系瓦解, 用整个陆家人的未来和幸福来换取我们两个人的幸福,真的妥当吗?”“陆白,我们轰轰烈烈过,无数人羡慕,但既然现已经为人父母,家族的领导者,就不能光顾自己了,也要为身边的人带来幸福。”安夏儿最后说,“不然,往大了说,你是 保护妻子不顾一切,往小了说,陆家出事是因了我这个红颜祸水,我不想做祸水啊。” “你不想做祸水……”陆白喃喃地念着安夏儿的话,高大的身躯坐了下来,脸庞缓缓垂下,“你若出事了,让我做那个痛苦的人,是么。” 华管家走过来,看见陆白坐在前面的沙发上,背影落寞。 “大少爷,怎么了?” “她还是去做了。”陆白叹了口气,褐色的眼眸浮出暗伤,“我说过不让她去涉险,不能跟敌人接触,她还是不听我的。” 华管家怔了一下,皱紧眉头走过来,“什么?你说少夫人她……难道她在美国查到绑架陆歆小姐的线索了,真冒险去了?” 陆白没说话,这个自负自大的男人,深邃的眼底浮现着从未有的伤情。 看到他的反应,华管家便知是真的了。 当时陆白和安夏儿用午餐时,她是在旁边听着的,所以对于安夏儿的计划,华管家也知道。安夏儿说有种预感,对方是冲她和陆白来的,她去美国后会和阿瑞斯尽量找线索,如果对方是冲他们来的,就一定会对她出手,到时,她可以假装被他们抓住,到对方的 地盘也许就能见到陆歆,确认陆歆的安全,她身上会带定位器,希望阿瑞斯他们跟踪,但在见到陆歆之前,希望阿瑞斯他们不要出手救她…… 陆白当然不同意她的说法,虽然他说过会竭力帮陆釉救出他妹妹,但是,若要让安夏儿冒险去救,他是怎么都不愿意的。后面安夏儿便说了她不愿做一个祸水的那段话,当时听后华管家都沉默了,为他们少夫人的大义所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