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6章 相守一生的承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26章 相守一生的承诺

当时陆白再三叮嘱安夏儿,不能去涉险,只允许她去调查,有结果后先通知他再作打算,安夏儿当时口头答应了,说如果时间来得及,一定会先通知陆白,与他商量 后再想对策。品书 华管家站在陆白身边,看着大厅落窗玻璃窗外,叹了一口气,“少夫人如果这么快行动了,那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对方确实是冲着大少爷你或少夫人来的,第二,少夫 人是刚发现线索,对方下手了,少夫人那边来不及打电话回来。” 而对方因为想对付陆白或安夏儿,才打算击垮陆家,从而绑架陆歆让陆国原夫妻下手。 这次的敌人,是想将陆白的背景家世一并对付,如安夏儿所说……对方来头不小。 不然谁敢碰世界第一豪门陆家。 “傻瓜。”陆白手指盖着眼睛,嘴角无奈在笑,“明明……我并不要求她做那些。”“大少爷,你娶了个好妻子呀。”华管家仰起长了褶子的面庞看着外面的天空,微笑,“若当年,你娶的是那个南宫小姐或者别的名媛千金,她们不一定会为你或者为陆家做 到这个份。起与你同甘共难,为救陆家亲人而拿性命去涉险,她们也许较愿意坐享你和陆家带给她们的尊荣华贵。” “我较愿她呆在家里,和孩子们一起。”陆白轻说,在他从公司回去能看到的地方。 华管家第一次看他们这个倨傲的大少爷眼眶竟发红了,她知道他们大少爷对少夫人的感情有多深,对于少夫人的选择又有多少无奈。 他能控制很多事,可以创造很多商业和科技迹,但控制不了别人的思维。华管家问,“大少爷,当年老爷和夫人的事,我从来不会跟你提及太多,因为知道你排斥,无论大家说什么,你都会以为是在劝你原谅老爷。但现在,我想再问问你,看到 少夫人作这个选择,你是否能理解一下当年老爷的心情了?” 陆白紧握的拳放在唇前,轻轻吻着他的婚戒。“其实,如果当时夫人能与陆家通话,她估记也会让陆家的人开枪。”华管家说,“二少爷也一样,起你们兄弟俩和夫人都一起丧命,他们用自己的牺牲换取大少爷你生命 的延续,他们会很乐意的。” 陆白想起当年,他过15岁生日那天,陆家要从他和陆商二人之间选一个继承人。 虽然按理来说继承者应该是他这个长子,但因为他当时无心继承家族,他从小一门心思在创造科技的兴趣面……他本来是打算将陆家让给弟弟陆商的。 所以陆家打算在他生日那天重新慎重选一下,当时他便说,没什么可先选直接让陆商继承家族是。 但陆商却笑着说,哥哥他合适…… 想起弟弟和温柔的母亲,陆白眼眶愈加发热,“不,我并不想要他们为了我而牺牲自己。” “但是他们愿意啊,因为在他们眼,你他们更重要。”华管家看着他,告诉他,他们都明白,起他们陆家其实更需要你这个优秀的继承者。 “华管家。”陆白嘴角冷地扬了一下,“你并非我母亲或者陆商,他们也没有告诉过你他们的想法,你如何能代他们说出他们的意愿。” “因为我了解他们。”华管家说,“一如我了解大少爷你。” “……”“大少爷你冷静,果断,睿智,二少爷性子内敛,温柔,谦和,你们俩兄弟谁更适合当继承人谁都看得出来,二少爷自己也明白哥哥他适合。”华管家心疼地看着这个自 己看着长大的大少爷陆白,告诉他,“只是大少爷你当年想放弃继承位罢了。” 又道,“夫人当然也明白,但她尊重你的意思,所以让你和二少爷在你生日那天共同让家族人重选一次,也想让你自己亲眼看到大家对你的认同。” 事隔多年,听到陆家人说起当年母亲的事,陆白唇边的棱角再次柔和了下来。 无论过多久,他母亲和弟弟都能迅速抹平他的冰冷与尖锐。 “所以大少爷你知道你能活下来,意味着什么?”华管家说,“是夫人和二少爷的希望啊,你一定要好好继承陆家,发展陆家,才不负夫人和二少爷的牺牲。” 过于聪明的人总是难以快乐,是因为他们对什么事什么话都能理解得太快太过透彻! 听着华管家的话,陆白笑了一下,“你的意思,要我看着安夏儿去涉险,我还按照她的计划坐阵在陆家么,这是一个优秀的家族掌管者该做的事?”“大少爷,我并非是让你不要去管少夫人那边。”华管家说,“我是说少夫人既然那样决定了,她一定是信任你,相信你,算陷入危险了你也能救她,所以她才能义无反顾 去救陆歆小姐。” “她竟为了救其他人,忘了和我相守一生的承诺……” 陆白紧紧咬着牙,声音很低,仿佛是从他咙喉深处所发出的质问。“少夫人是为了大少爷你和陆家。”华管家说,“大少爷,你有没有发觉一个问题,你现在只是以实力以手腕掌管陆家,但其他家族人心底怎么想的,喜不喜欢你这个家族继 承者呢?你可是不管荣叔公是长辈在会议将他逼到边沿啊!” 华管家没有说,这是对长辈不敬…… “我没想过要他们喜欢我,信服行了。”陆白想法依然霸道,独裁。“你创立了帝晟集团,你有今天的成大家自然信服你,只是,大家也忌畏你……忌畏的话,很多人不会对你说出心里话,说白了,只是表面的恭维。”华管家说道,“连少夫人她在其他家族人的眼的地位也一样,她只是少夫人,起码到目前为止,没有几个人是真正将她当作是陆氏家族的女主母,因为她年轻,她对陆家,对陆氏,没 有实质的贡献,除去西莱国给陆家带来的益处。” 陆白没说话,他依然是觉得他老婆有他宠着有他重视够了……但是,听到华管家的话,其实他内心是觉得这样不够的。 陆家不能将安夏儿当作一个摆设。 他当然不愿意别人不重视他老婆。“如果这回少夫人找到了陆歆小姐,那么二爷一家肯定会马认同和感激少夫人,二爷一家承认了她,那银家也会跟着认同。”华管家说道,“而大少爷你再出手协助少夫人 那边,最后争取一个圆满的结局,那大家也会对你这个性情冷酷的大少爷刮目相看哦,都会知道是因为你和少夫人出手,堂系的陆歆小姐才得已获救。” 陆白抬起眸子,看着对面眯眯笑着的华管家。 “这是人心所向啊,大少爷。”侍奉过陆家主家三代人的华管家慈祥地微笑着,“只要这次的事圆满解决,一切都会得到最好的结果。” “你在教育我么。”陆白冷冷看着华管家。 “哪里。”华管家知道他们大少爷的性子,谦逊地说,“只是说一些我从陆老以及你父亲身所看到的一些经验。” 陆白盯着华管家,从沙发站了起来,最后什么也没说穿过大厅央走过去了。 华管家看他的背影,“那么,大少爷你会怎么做呢?”前面,陆白没回她的话,一边走出去一边打电话,“杨秘书,马召开陆氏的董事会议……不是针对荣叔公,相反陆氏的事暂时要交待荣叔公和相叔公,我准备去出席一周后‘美利坚商会’的半年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