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8章 被禁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28章 被禁

“我取而代之?”克瑞斯汀感到这个问题是毫无原由,“大哥你什么意思?” “如,你没有想过要取代她在陆白身边的位置?” 克瑞斯汀再度确定,她这个大哥与以前不一样了。≦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他像变了一个人。 变得不可思议。 思想污秽! “你如果不是我大哥,此时在我面前说这话的是别的男人,我会毫不犹豫奉我的巴掌。”克瑞斯汀道,“男人说出这种诋毁女性的话,除了耳光,他什么也得不到。” 听到她的否认,戴维斯笑了,“不是最好,你即使不想帮我,也别给我捣乱。”“你现在是为了你自己的私欲,拿整个劳伦家族去赌!我不管你过去跟那个南宫焱烈是什么样的朋友,但南宫家族的下场你也看到了,你想让劳伦家族也变得那样的下场么 ?”克瑞斯汀依然不放弃想劝这个大哥回头,“算我求你,别去跟陆白作对!还有,你别去伤害陆少夫人!” 对于她近乎咆哮的怒容,戴维斯只是笑了一下,不作回应,任由克瑞斯汀干着急。 身边的电话响了,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对克瑞汀斯说,“看来,赛尔维娜和罗丹那边得手了。” 克瑞汀斯瞪大眼睛! 三天前她打过电话给回z国的安夏儿,让安夏儿及时回美国复诊,之后她被大哥戴维斯叫回家里去了。 之后被戴维斯关在了这…… “你,你真的让赛尔维娜冒充我,去抓陆少夫人了?”克瑞斯汀声音都走音了,脸色苍白。 戴维斯不理会她,径自接电话,“我现在过去,还有赛尔维娜,你回来看住克瑞斯汀吧!”挂电话后,戴维斯手指轻轻拿起克瑞汀斯一缕头发,“你和赛尔维娜之间,其实我一直看好的是你,你赛尔维娜更具商界的交际之道,亦懂得医术,虽然她与我这个哥哥 更相似,我们都是金发,克瑞斯汀你与母亲一样有一头黑发呢!” 克瑞斯汀看着戴维斯,一脸不安。 她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大哥了! 他的性情有时变幻莫测了! 戴维斯放下克瑞斯汀的头发,遗憾地看着这个妹妹,“可惜,在志向,也是赛尔维娜较懂我。” 撩下这段话,他大步走去。 身后克瑞斯汀大叫,“你别伤害陆少夫人!” 戴维斯不理会她,走出门的时候对守在这里的保镖说,“看紧她,让她逃出去了,沉尸在这里的湖底是你的命运。” 两光头大块头保镖低下头,“是。” 这座别墅连安保系统也是智能现代化的,出入皆凭指纹,算没有太多的保镖看守,故克瑞斯汀也走不出这座别墅。 看到戴维斯背影消失,克瑞斯汀急得向门冲过去,但保镖拦住了她。 “让开!”克瑞斯汀怒道。 两保镖不说话,沉默得像机器。 克瑞斯汀往左,他们便也往左,克瑞斯汀往右,他们便也往右,总之是挡在克瑞斯汀面前,即使那扇必须靠指纹才能打开的门,他们也不让克瑞斯汀靠近。 因为他们是接了死命令要将克瑞汀斯汀看守在这! 见出去不去,克瑞斯汀颓然地回到坐座,双手愤怒地锤在桌面,“我看你们是一群疯子!”对,她大哥是疯了才会做那样的事,她妹妹赛尔维娜也疯了,竟然会帮她大哥去做那样疯狂的事,虽然,她与赛尔维娜的关系不太好,但以前也没有想过赛尔维娜能有多 坏。 绑架了陆家的一个堂小姐,现在又冒充她去接触陆少夫人绑架陆少夫人,还想对付陆白和陆家……这回她大哥戴维斯和赛尔维娜的行为是恶劣透顶! 但被关在这个地方的克瑞斯汀只能合下眼神,从心里祈祷,“神,请保佑陆少夫人没事吧,好人不应该遭受厄运。” …… 安夏儿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座美式建筑风格的房子里。 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她便想起昏倒之前的事,她是带着计划被那个假‘克瑞斯汀’绑架的,因为她必须亲自到对方那边确认一下,陆歆是否在他们手。 所以当时发现那个克瑞斯斯汀是假的时候,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叫诊室外的阿瑞斯。 “大哥,她醒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安夏儿缓缓坐起来,躺的地方柔软但宽度有限,应该是沙发。 不知道那个女人当时给她注射的是什么,她的头还有点晕。安夏儿在沙发坐起来后,看向前面,见一个过肩金发的男人坐在那,穿着打扮属层,手一杯红酒,他身材很高,因此肩膀也很宽,身材有欧洲男人的粗旷,但长相 却像油画,富有美感! 所以长发完全不会将他衬得阴柔,反倒给他一种很独特的气质。 男人也看着她,目光倒是不陌生,像认识她一样。 虽然安夏儿觉得并没见过这个人。 “你是……那个戴维斯?”安夏儿猜测。 因为站在这男人旁边的女人,正是一个长得跟克瑞斯汀很像的女人,只不过她的头发是金色,嘴角下还有一颗美人痣。 这个女人应该是克瑞斯汀所说过的妹妹,正因为与克瑞斯汀长得相似,所以在医院时才化妆得那么像,正因为是姐妹,所以才会对姐姐的神态、口音都熟悉。 “陆少夫认识我?”男人平静地说。“不认识。”安夏儿道,目光扫过他身边的女人,“不过,你身边的女人说过你想邀请我去你那做客,用这种手段将我请过来的,想必应该是她口的兄长,劳伦家族现任 当家,那位戴维斯·劳伦吧。” 戴维斯脸色变化不大,轻不可见地点头,默认了安夏儿的问题。“这是我妹妹,赛尔维娜,也是克瑞斯汀的妹妹。”他表明了他们有三兄妹,“其实我也曾让克瑞斯汀邀请陆少夫人来我家宅邸做客,毕竟听闻克瑞斯汀跟陆少夫人很熟,让 她邀请你,更顺理成章一点。” 安夏儿无声笑。 说很熟,倒不如是她的主治医生较好,但她们确实像朋友一样。“只是克瑞斯汀对我热情邀请陆少夫人一事,有偏见,没办法,我只好让赛尔维娜出面了。用这种办法请陆少夫人过来见面,虽然粗暴了一点,但还请陆少夫人见谅。”他 声音很绅士,虽然他的手段粗暴,但声音却雅之极。 见安夏儿没说话,他将原由说明后,便对赛尔维娜道,“赛尔维娜,你可以去克瑞汀斯那边了,好好看住你姐姐。” “大哥……” “去。” “好的。” 赛尔维娜看了一眼安夏儿后,笑笑,离开了。 起克瑞斯汀的美艳知性,这个赛尔维娜是妖娆而妩媚了。 这个女人走后,安夏儿分析着他们刚才的对话,“怎么,听你们的话,你们将克瑞汀斯关起来了?” “说不关,暂时要请她老实一点了。”戴维斯话也直白,“毕竟,以她对她病人的维护,是一定会出来给我整点乱子的。” “对病人的维护?”安夏儿唇边好看地笑了,“你认为我与克瑞斯汀很熟悉,并且她打电话让我回美国复诊我便以最快的时间回来,是因为她仅是我的医生?” 安夏儿道,“那是因为我喜欢克瑞斯汀的为人,也相信她,不说其他,最起码她你刚刚出去的那个妹妹,强太多。” “她能力确实出众,只是,不遂我愿也没用。”戴斯维将话题又转了回去,“不谈她了,陆少夫人,听赛尔维娜说,你在医院说你也想见我?” “准确说,是想问你一件事。”“什么事。”

下一篇   第1929章 戴维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