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3章 南宫焱烈在哪?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33章 南宫焱烈在哪?

“这个后面再说。品书手机端 m..”戴维斯动作好看地将喝完酒的杯子放在旁边的边几,轻轻转着杯身,说出让安夏儿开始紧张的话,“目前,我要确认是否还有人跟过来,如果还有,那 说明陆少夫人你身还有定位器,我是想请陆少夫人你过来,但可没有想过要请你的人。” 安夏儿轻轻地咽了一口,虚汗从背后冒出来。 这个人要绑架她,果然是早有预谋。 也许,之前他们绑架陆歆,是因为接触不到她…… 她从不自视清高,但一直以来遇到过不少事,对发生的事件也有一定的直觉……这次她真的感觉,这些人不一定是要绑架陆歆,而是她。 或者说想绑架她再利用她做点什么! 门突然开了,三个身影走了进来,其一个梳大背头穿黑马甲的人说道 “戴维斯先生,那些人还是跟过来了,我们得再次转移。” 说话的人安夏儿不认识,当看到这三个人的另两个人,安夏儿心跳突然变了,脸色也变了,眸曈扩大,汗从她额边流下来。 其那个女人…… 是罗丹! “陆少夫人,久违了,瑞丹一别你可还好?”她笑看着安夏儿,手放在风衣外侧袋,脸色又冷又阴沉,“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再见面吧?” “罗丹?”安夏儿声音微微走调,目光又看向另一个男人,“乔伊?” 两个都是南宫焱烈身边的人。 一个是瑞丹通缉的女科学家,另一个是南宫焱烈身边的那个黑医。算很久没看到这个黑医了,但那可是在意大利替她做手术取出孩子的人,她怎么可能会认不出来,尽管发型变了,又戴了副容易改变面容的黑框眼镜,但安夏儿还是一 眼认出来了。“想不到陆少夫人还记得我。”乔伊的声音也很冷,他哼了一声,“听说你和陆白过得不错,三个孩子也快四岁了,家庭幸福。但拜你们所赐,流离失所的我们可不一样了 。” “你们,怎么会跟他在一起?”安夏儿看向戴维斯,不妙,真的不妙,恐怕这些人的意图更不简单了。 罗丹和乔伊都在这,那是否意识着南宫焱烈也…… 那这么说来,对付陆家,戴维斯在美利坚商会要重新投票选取顾问的事……在这个戴维斯后面,是否也有南宫焱烈参与? 南宫焱烈他们又怎会突然在美国?“南宫跟戴维斯先生可是朋友。”罗丹艳丽地笑着,很喜欢看到安夏儿没料到这一切的表情,“没有想到吧,陆少夫人,对于南宫家族出事,南宫出事,戴维斯先生可是很伤 心,伤害了他的朋友,戴维斯先生可是一直记恨着你们。” 安夏儿紧张地抿着唇,“南宫焱烈……也在?” 罗丹没有回答了,却是笑了一声,笑音格外妩媚而暗藏意味。 “好了,续旧完毕。”戴维斯说话了,问他身边那个大背头的头号马仔,“列姆,那些人还是跟来了?” “是的。”列姆颔首答道。 戴维斯皱眉看着安夏儿,“陆少夫人,看来,你身还有其他定位器。”“……”安夏儿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不要泄露信息,甚至笑了一声,“不都让你们给搜走了,也许你们的行踪暴露了,又或者是我的人太能干了,预测出了你们的行动路线寻迹 追来了吧!”“陆少夫人你对你的人有信心,我也对我们也有信心,我的人做事绝不会暴露。”戴维斯说道,“刚才不是让你猜这是哪么?现在我回答你,这是我的私人医生乔伊在美国的 家,当然,这房子也是我赠送到他名下的。” 安夏儿马看向乔伊,这个黑医竟成了戴维斯的私人医生? 难道在逃离意大利之后他一直都在美国么,受到了这个戴维斯的掩护所以一直在美国安然无恙? 那现在南宫焱烈到底在哪? “你的人能追到我私人医生的家里,只有一个可能,是你身还有定位器。”戴维斯说道。 “我和赛尔维娜已经搜过她的身了,除了那两枚没有别的发现。”罗丹也看着安夏儿,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仿佛想不通安夏儿到底将剩下的定位器藏哪了。 “既然衣服没有,那是身体里吧。”戴维斯声音没有变化,却透着彻骨的寒意。 安夏儿心底一凉。 手心也跟着失去了温度,这个男人果然…… 罗丹和乔伊立即看向安夏儿,罗丹一脸不相信,“她可是陆家的少夫人,陆白的妻子,她会用自己的身体去藏定位器么。” 虽然是有人这么做,但稍不小心,对身体的伤害是很大的。 在罗丹看来,安夏儿贵为陆白的妻子,她怎么可能会为了救陆家的一个堂小姐,而不顾自己的身体。 乔伊则更加不相信,“难以相信。”“你们别忘了,她可是陆白的妻子。”戴维斯看着安夏儿,嘴角浮出一丝微笑,“陆白尚且是个为了他死去的母亲几乎要杀了他父亲的男人,作为他的妻子,你们可不能将这 个陆少夫人当一般的花瓶看待,跟那些只知道奢侈过生活的女人不一样,她可是跟鲁布旺夫在西莱王宫力敌了尤菲里奥三年的公主啊!” 怎么会这样……安夏儿眸心颤动着。 这个戴维斯太了解她了。 在此之前她应该没见过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也没见过她,单从媒体,不可能会对一个人了解到这个程度。 而且,陆白之前想杀了他父亲的事,外界根本没几个人知道,这个戴维斯为什么又会知道,是南宫焱烈告诉他的?会是这样么?乔伊当年是见识过安夏儿如何指挥祈雷制作炸弹,弹了意大利的莫古公馆的医生,他看着安夏儿,“不,戴维斯先生说得有道理,这陆少夫人的胆识与魄力,我是见识过的 ,绝对不能把她当一般女人看。” 罗丹看着安夏儿,皱了皱眉头,“陆少夫人,你到底藏在哪了?最好自己交出来。” 安夏儿只能嘴硬了,“我说了,没有。”“没事,给她拍一个全身的x光照片行了,她到底藏在哪自然会清楚。”乔伊对戴维斯说道,“戴维斯先生,那些人极有可能会直接过来救人,赶紧将她送车转移走,我 这里尚有一台x光拍片机,直接搬车,等下在车给她做x光片行了。” 戴维斯站了起来,声音依然平静到冷淡,“那还等什么,利姆,把她带车转移。” “是。” 利姆大步走到安夏儿面前,抓起她胳膊将她带出去。一辆加长的房车早已经候在外面,里面如间华丽的窄厅,有桌子有吧台,甚至连车窗的车帘也是高档面料,戴维斯作为一个商业贵族,劳伦家族的当家,有此品味也是应 该的。 当然安夏儿并不震惊,陆白那里更大的派头她都见过。 而且陆白也这个男人可怕得多,她也不怕陆白,她才不怕这个男人……当这些人要给她拍全身的x光照片时,她不停地想着这些问题安慰自己,才能让自己冷静。 拍x光前,戴维斯看着安夏儿,“陆少夫人,我最后问你一遍,剩下的定位器你藏在身哪了?” 安夏儿无语笑之。 她怎么能说,起码现在阿瑞斯他们正在追过来,无论如何她也要撑到最后一秒啊!起码这样阿瑞斯他们能知道多一些这些人的动向!再者,他们搬出一台x光拍照机,谁知是真是假,是不是诈她?想空手套白狼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