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5章 将计就计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35章 将计就计

作为贵族出身的人,一辈子都没见过呕吐物,罗丹甚至觉得安夏儿是故意折腾他们几个人,脑子里的阴影挥之不去,她皱皱眉,“你故意的吧,让乔伊开一粒药给你吃,直 接将消化不了的东西吐出来不就行了。”安夏儿缓了几口气,从青白的脸色中抬起头,唇角动了动,“那怎么行,那不是我一个人难受了?既然你们这么想要从我身上拿出这个定位器,那就好好感受一下让人吐东 西出来的辛苦吧!” 再说了,她现在可不能乱吃药。 万一真的怀上了,药物会对孩子有影响的。 听安夏儿的话,罗丹顿时一脸杀气想走过去,“你果然不想老实……” “罗丹!”戴维斯阻止了她,“她若是出事,我不好跟陆白交涉,你们都给我记清楚了。” 罗丹不满地看了一眼戴维斯,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将话咽了回去。 戴维斯又对乔伊说,“把那个定位器给我。” 乔伊用戴着胶手套捡起安夏儿吐出来的定位器,定位器上还包着一层防胃酸腐蚀的塑膜,他拆开手递给戴维斯,“要尽快毁了。” 戴维斯看了一会那个定位器,目光扫过安夏儿之后,他手指猛地将这最后一枚定位器捏坏了。 安夏儿垂着眼睛,想着阿瑞斯那边突然看到她的定位消失,会不会很着急? 但是…… 也没办法啊。 就算是计划,也会伴随着各种各样的意外,只能随机应变了!“不过我还是想不明白,陆少夫人你是什么时候将这个定位器吞进了胃里。”罗丹看着安夏儿,“在医院时?你不可能一开始就知道医院里的那个克瑞斯汀医生是假的,而提 前吞了定位器,毕竟这个东西吞下去并不会好受。” 又道,“那是在你发现克瑞斯汀是假的之后,吞下去的?但当时我也在那间诊室里,我并没有看到你吞定位器。” 不然,她怎会不知道安夏儿将最后的定位器藏在身上什么地方? “呵。”安夏儿笑了一声,“原来,罗丹你当时也在那间诊室里?这么说,你跟那个赛尔维娜是预先准备好就在那里等着我了?” “当然,要抓你可不容易。”罗丹冷道。“不过你还是落在了我手中。”戴维斯脸上带着一丝胜利,一种得偿所愿的笑,“陆少夫人你要知道,其实比起你们陆家的那个堂小姐,其实一开始我的目标是你,但要抓你 可不是件容易事,你在陆白身边,你出行身边也随时安排了保镖,若非克瑞斯汀是你的主治医生,你们有单独的复诊时间,估记要抓你会是个难以实现的任务。” “给你妹妹制造这种负罪感,真的好么。”安夏儿问他,“此时克瑞斯汀医生肯定会认为,是她害我被她兄长抓了,她也不会好受。” “一个不忠于我的妹妹,不需要太多的怜悯。”戴维斯说这话时,没任何情绪。 “所以,我还是想问问,陆少夫人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将这枚定位器吞进了肚子里?”罗丹又问,因为这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但安夏儿并不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施以一个轻笑,“是呢,到底什么时候呢……” 罗丹天青双眸微寒,安夏儿这是……故意给她打哑谜么? 作为一个科学家,求知欲是非常旺盛的。 无论她是恨安夏儿也好,佩服安夏儿的机灵也罢,但罗丹确实非常想知道安夏儿到底是什么时候将那定位器吞进肚子里去的。 可安夏儿偏偏不说,这不免让罗丹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戴维斯见安夏儿不回答罗丹的问题,便故意告诉安夏儿道,“陆少夫人你什么时候将这枚定位器吞进肚子里,我并不想追究,不过你知道我为什么有把握你一定会落到我手 中么?” “因为你知道克瑞斯汀是我的主治医生,你们想办法查看了我的就诊记录,知道我一定会回美国复诊。”安夏儿冷说道。 “这只是其一。”戴维斯说,“你跟克瑞斯汀很熟,万一你当时在医院发现‘克瑞斯汀’是假的话,那绑架你的目的就会失败。”“哦,想不到你们居然将这一点都考虑进去了?”安夏儿意外地看着他们,目光凛冽,“那你们是有什么把握,我若是发觉那个克瑞汀斯汀是假的,也不会叫我的人进诊室? 戴维斯见安夏儿刚才为了吐出那个定位器很辛苦,大发慈悲地发了个善心,对利姆说,“给她先倒杯水吧。” 利姆刚要去,安夏儿便道,“不必了,我不放心喝你们这里的东西。” “陆少夫人你以为你眼下能回去?到我这边能让你马上回去?”他轻笑,“你还能几天不吃饭不喝水?” 安夏儿嘴角缓缓垂下了下来。 见她妥协了,戴维斯又对利姆道,“给她倒水。” 又道,“放心陆少夫人,在你起到作用之前,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利姆将一杯水放在安夏儿面前,可安夏儿也没有心情喝,在想着现在阿瑞斯他们发现她的定位信号消失了是否已经在着急了……“我有信心能抓到你的另一个点,是来自于你们陆家的陆二爷和陆二夫人。”戴维斯不顾走神的安夏儿,继续告诉她一个事实,“我曾经让人要求过她,在适当的时候要将他 们女儿被绑架的事告诉陆少夫人你,比如,在她能单独见你的时候。” 安夏儿一定,猛地看向戴维斯。 难道这个男人……“因为南宫的原因,我对陆少夫人你也有所了解。”戴维斯似乎有点享受安夏儿的错鄂,对她微笑说,“你有一颗善良的心,如果你能救助一个人,还是你们陆家的人,你一 定会尽力。所以我筹划着这一种可能,如果陆少夫人你知道陆歆被绑架了,你会不会只身前来救她而不告诉陆白?” 安夏儿抿了抿唇,“我为什么不告诉陆白?”“因为你会考虑,如果陆白知道陆国原他们为了自己的女儿而至整个陆家利益于不顾,陆白可能会像驱逐陆章原一家一样将陆国原一家也赶出陆家,所以陆少夫人你可能会 只身前来救陆歆,那我的人绑架你,就事半功倍了,你自己会愿意来到我这边。” 戴维斯让利姆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对安夏儿敬了一下,仿佛在庆贺他的这个预测成功! 安夏儿看着他,唇边蓦地动了一下,“那你成功了,我确实没有告诉陆白,我不想看到陆白再次将陆国原一家逐出陆家。” 这当然不是真的。 在她来美国之前,她就已经跟陆白说了陆国原家里的事以及陆歆被绑架的事。 真是幸好她跟陆白说了,不然,就跳入这个男人的诡计中了…… 当然,眼前这个戴维斯既然自我感觉良好,那安夏儿便决定将计就计,让他以为陆白不知道,“所以你现在打算怎样?”“告诉你这件事主要要让你明白,事情不会如你意料,因为现在主导权掌握在我手中。”戴维斯说出这件震惊安夏儿的事后,又道,“比如,现在陆家也有我的眼线,陆白的 行动我也能得知,陆少夫人你若是不想你们陆家出事的话,最好老实一点,别搞什么小聪明。 ” 陆白身边有他的眼线?安夏儿背后寒了一下。 希望这不是真的。 希望这个男人在虚张声势,只是为了恐吓她!“说什么不想陆家出事就老实一点,你们不是一开始就打算对付陆家么?”安夏儿讽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