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6章 榨干她的价值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36章 榨干她的价值

“不错,但如果你老实一点,也许离陆家出事还会有一段时间。”戴维斯的面色看着冷削下去,像石膏雕像一样毫无表情的可怕,“不然你们若是将我逼急了,那我将不计后 果,包括也会杀了陆少夫人你。” 刺激这个男人,似乎很不妙。 安夏儿不知他与南宫焱烈到底是什么程度的朋友,但是,安夏儿从这个戴维斯的眼中能看出,他对陆家对陆白,是真正有恨的! 不然一个人若为了朋友是绝做不到这个份上,而且是冒着会赔上自己整个家族的风险,直觉告诉安夏儿,这个戴维斯与陆白有别的纠葛仇恨。 ——比如他想要‘美利坚商会’顾问一位,想要能影响全球商界的权利,说是为南宫焱烈报仇只是一个表面的说法。 “所以,你们绑架我是想交涉什么?”安夏儿直接问他。 戴维斯喝了一口酒,“这么说吧,陆少夫人你和陆白手上各有我想要的东西,我希望你们能拿出来。” “说说看。”安夏儿语态平静。 陆白手上有他想要的不奇怪,但她手上……开玩笑? “听说,陆少夫人手上有一份藏宝图?”戴维斯又说出一个令安夏儿震惊的事情。 安夏儿眸心扩大,心脏突然跳得乱了节奏。 为什么他会连宝藏图都……“你和陆白在瑞丹时,据说南宫的管家利威廉死之前将那份藏宝图吞进了肚子里,但之后瑞丹的人从他肚子里取出来了,如今瑞丹的西比拉女王为表示对你和陆白的感激, 特地将那份藏宝图赠送给了陆少夫人你?”戴维斯看着安夏儿脸上的震惊,说出仿佛他了如指掌的事。 安夏儿张了张口,“罗丹和……南宫焱烈他们告诉你的?” “陆少夫人,这件事我们自然知道。”罗丹说道,“说到底,那份藏宝图本来就是南宫的东西,你们不该占有。” “不在我身上。”安夏儿直接说。 “你可以说说看,你放在哪。”戴维斯说道。 “我不可能告诉你们,除非你们放我回去。”安夏儿说,“不然,你们若去找到了,但又不肯放我和陆歆,那我们多划不来。” “陆少夫人,你最好弄清楚你现在的立场,你没有资格跟我们谈条件!”罗丹冷道。 戴维斯没有错过安夏儿脸上一丝表情,仿佛要确定安夏儿的话是不是真的。见安夏儿不像说谎,他又道,“陆少夫人,其实你不交出来,对我们的影响不会太大,你们知道么,利威廉死之前,已经用手机拍下了那张藏宝图的照片发给了南宫,我们 可以根据利威廉临死前发的那电子图去找,只是,经过我……和南宫的研究,有一些地方需要真正的藏宝图,所以——” “所以你们是在寻找那个什么宝藏?”安夏儿揶揄道,“真是个笑话,戴维斯先生,劳伦家族会没钱么?你为什么也对那藏宝图感兴趣?” 南宫焱烈需要那批宝藏,也许是用于振兴南宫家族或重建黑色所罗门的势力,但这个戴维斯是为了什么? 戴维斯没回她的话,继续往下说,“所以我还是需要那份真正的藏宝图,陆少夫人你若是肯将那份藏宝图放在哪说出来,我可以考虑放你走。” 安夏儿一时只想笑。 放在哪? 当然是她家里…… 敢去她家里拿么?敢闯到他们家里去陆白把你们团灭了!戴维斯似乎看出了安夏儿不会说,一时也不着急,“陆少夫人,再告诉你一件事,要找到那所罗门的宝藏,除了需要那份藏宝图以外,还需要另两样的东西。其中一样是四 幅画……”看到安夏儿抬起目光看过来,戴维斯嘴角溢出一丝平和的笑,“很凑巧,那四幅名画目前被四个富豪所拍买并收藏了,那四个富商恰好都是‘美利坚商会’的成员,而且都是 拥护陆白的人。” 安夏儿脸色变了变,“你想做什么?你们别祸及无辜!”“他们若肯交出来,自然没事,若是不肯……”戴维斯脸上突然露出一丝与他形象不符的,嗜血的笑容,“那么除去一些支持陆白的商会成员也是有必要的,陆少夫人,你说 是么?” 只是一瞬间,安夏儿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令她熟悉的,恐惧的,她告诉自己一定是她看错了。将安夏儿送去某一个地方藏匿起来后,返回劳伦家族的途中,戴维斯坐在加长的豪华车上,叠着腿,眉头微微锁起,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腿,仿佛在筹谋什么事情 身后一袭女人的香水味靠近,接着一双玉臂从身后搂住了他,动作亲昵。美人的投怀送抱,按理说是个单身男人都难免心驰荡漾,但戴维斯却不为所动,声音平稳,对身后的女人说,“罗丹,南宫焱烈也许不会拒绝你的热情,但是我戴维斯会。 闻言罗丹动作一顿,脸上竟有点滚烫。 但这并不是害羞,而是羞恼! “注意一点吧。”戴维斯说道。 罗丹抿了下红唇,恋恋不舍地将手从他肩上收了回来,站在旁边问道,“其实你根本没必要这样……” “有必要。”戴维斯说。 这辆加长车内就有挡帘的,乔伊留在了安夏儿那边负责看守安夏儿,利姆特地坐去了前面,不想影响戴维斯和女人的相处…… 罗丹看了一眼前前面的挡帘,可能考虑到什么,她没有追问下去,只是问道,“那安夏儿她,你准备怎么办?真让她跟陆歆关在一起?万一她们联合起来……” “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联起手来又能怎样。”戴维斯说道,“只要让人监视着他们,保证她们接触不到外界以及危险物品,他们也逃不出去,也联系不到外面。” “你别忘了,当初她被关在意大利的‘莫古公馆’时……” “就是因为她曾经被关在那一段时间,所以让乔伊去看守她最合适。”戴维斯表示,“因为乔伊知道,看守她需要防着什么了。” 罗丹看着戴维斯,“我感觉应该由我去看守她,毕竟你恐怕会对她心软吧?” “心软?”戴维斯笑,手缓缓放在一只眼睛的下方,眼底生寒,“不存在,我会榨干她的最后一滴价值!” “是就好了。”罗丹话里有话,“别到时候,你再来一手怜香惜玉,或者受她盅诱,那就太不值得了,我们所做的一切也得再次全部赔进去。” “不会的。”戴维斯手紧握了起来。 看到他的样子,罗丹仿佛还是不放心,“我还是提议由我去看守安夏儿……”戴维斯目光往她这里冷地一扫,“让你去折磨她?她如今是我手上最大的筹码,除了那份藏宝图以外,可以让陆白答应一切要求的筹码,交给你,你若杀了她,那我岂不损 失更大?” 罗丹哼了哼,坐在另一边不说话了,染着酒红色指甲的纤长玉指点起一根女士烟,以消除她此刻心里的郁闷,因为戴维斯的心思她很明白。 可有时男人就是这样,总是爱说道貌岸然的话。 戴维斯抬起目光看向她,“先前跟着的人,甩掉了?”“放心吧,当时安夏儿将最后一个定位器吐出来之后,我们的车又换了好几条路线,早就甩掉了。”罗丹说道,“只要那边的人好好看着他们,安夏儿和那个陆歆就不可能逃 掉或被人救走。” “赶过来的分区首领也告诉他们小心行事。”戴维斯目光暗了下去,跟之前的表情完全不同,整个人带着股黑暗的气息。

上一篇   第1935章 将计就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