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1章 确定某一件事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41章 确定某一件事

“救?” 裴欧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衣服,黑色的靴子,整个人显出干练而勇猛的退径军人的气势。 他桀骜不拘地咬着一根棒糖,环手靠在他们公司陈董事长的办公桌旁边,好整以暇地问这个赵董,“这我就不明白了,我如何救你?” 赵董一愣,迅速摇头,“不不不,是保护我,保护我,裴少你是少将……” “还有。”裴欧看着他急切地握上来的手,“我现在也不是少将。” 想起裴欧已经退役。赵董又一愣,放开手,迅速改口,“哦,那裴少,我过来就是找你救命的,以前我们还在宴会上碰过几次面,喝过几杯酒,谈过几次天,你得看过去的情面上,带人好好保 护我啊,不然我就死定了,其他三个人都死了,连r国的那个远山一郎都没逃过……”“赵董,你冷静一点。”裴欧打断他的话,看着他,“你现在应该有警察保护吧,根本不必另外从安保公司请保镖吧?再说了,你平时身边不也有保镖,怎么还特地冒险过来 一趟?” 说完裴欧又看向旁边的陈董事长。 陈佣给了他一个‘我也还不明状况’的眼神。 显然这个赵董精神状态一直处于紧张之中,突然冒险出门来到gt安保公司就是为了找裴欧。 “赵董事喝口茶吧。”裴欧看了一眼旁边秘书小姐早已经送上来的茶水。赵董这才猛然喝完了一杯茶,待心情平静下来,才跟裴欧说起自己过来的原因,“裴少,我是最后一个收藏了前以色列王国那系列古画的人,前面三个都死了,眼看接下来 马上就是我了,我怎么能冷静得下来……警察保护我我也害怕,日本的那个也被警方保护着,但还是被杀了。” 说着,又马上以祈求的目光看向裴欧,腿一屈就要跪下去,“裴少,我知道你的本事,你带人的话一定能保护我的性命安危,你们gt公司开个价,一定要保护我……” 裴欧马上扶住就要跪下去的赵董,戏味笑了一下,“诶,赵董,你是长辈,你不来这一套,我们公司有生意也还是会接的。” 赵董事马上松了口气。 “不过我不太明白啊。”裴欧捏捏下巴,“只要你在家里不出门,有警方保护着你,等到那些人落网后你不就安全了,何必冒险出来请人?” “不行啊……” “我知道你说r国那个,但我们z国的警察不一样,能保护你。”裴欧说道。 “那,那也不行。”赵董坚持道,“我也不能一直呆在家里,‘美利坚商会’的半年会议就要开了,我必须要去美国!” “现在你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胁了,还去出席什么会议,呆在家里躲过这一阵子得了。”裴欧不知他在坚持什么。“不行不行。”赵董怎么都不愿意,“裴少,这可是‘美利坚商会’啊,全球只有几十家企业能加入的超级金融商会。我当时眼巴巴望了不知多久,才等到了增加名额的机会加 入了,这可是煜阳商场品牌加入美利坚商会后,我第一次出席商会会议,整个董事会都寄希望于我身上。” 又说道,“希望在会议中能结识到其他洲的企业大腕,扩大我们公司的全球规模,人脉,总之我这一次出席商会任重道远啊,我不能为了个人安危躲在家里不去了啊。” “说了半天,原来是舍不得这个能结识其他企业大腕的机会。”裴欧笑道,“那赵董你可以让你们董事会的另一个人代你去嘛。” 赵董长长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想出事,也想过这个法子,但‘美利坚商会’不会有一条规定么?说是第一次会议必须要公司董事长本人?” 裴欧与陆白熟悉,对于美利坚商会的制度自然有所了解,就算他与莫珩瑾不一样,并没有加入那个商会。 作稍回想,裴欧点了点头,“对,好像是有那么一条规定。” “所以啊,裴少,我这怎么都得去啊。”赵董万般哀求,“有裴少你在的安保公司我是放心的,只要你能亲自出马带人保护我去美国,你们公司开什么价都行。” 说着又要拜下去,“裴少,所以你帮帮我啊!” “诶诶诶……”裴欧一只手扶住他,“赵董你言重了,怎么说按年龄你也是长辈,既然有要求说一声,能帮我自然帮嘛!” 赵董马上小心地定睛望着他,“所以?”裴欧看了一眼陈董事长那边,与之对了一个眼神,虚咳两声道,“既然,赵董信任我们公司,也不谈价,这对我们来讲也是一笔大生意,那我们公司自然也就没有不接的理 由。刚好,现在我训练的那一只精英护卫团队须出一次境外安保任务锻练锻练。” 陈拥看出了裴欧想接这个委托,也马上点头,“好的,赵董,我们来谈一下委托事项以及价钱吧。” 赵董见裴欧答应了,喜出望外,与裴欧不停地握手,又过去与陈拥握了握手,“谢谢谢谢,谢谢裴少,谢谢陈董事长,好好,来谈一下委托……” 从贵宾接待室出来,裴欧咬着一根点着的烟,健实的身材背靠在墙上打电话。 脱去西装和华服,黑眸黑发,穿着紧身训练服与戴着半指战术手套的他,三百六十度都是精悍性感的军人气质! 即使退伍,也毫不影响他的气场…… “陆白。”他对电话那边道,“看来我不用作为你的安保团队和你去美国了,现在gt安保公司来了一个委托,我可以有一个更正当的理由过去。” 电话里陆白说了什么,裴欧笑道,“我也觉得你身边的保镖众多,我再带人充作你的保镖保护你去美国有点难以服众,毕竟你可不用再去安保公司请人啊。” “所以,你们接到了什么委托。”陆白那边问。 “一个意料不到的人。”裴欧唇翘了翘,“就是‘美利坚商会’里面,最后一个持有那幅画的人,煜扬商场集团的赵董,他现在执意要出席商会并且要请我带人保护他去美国。” “哦,不怕死么。”陆白声音淡淡听不出情绪。 “毕竟这可是他们公司加入‘美利坚商会’后的第一次会议,他自然不会放弃。”裴欧说道,“不过,对我而言,我刚好以保护他的理由去美国查明那件事。” 陆白知道他要查明什么,“你确定要再去趟那混水?你已经退役了,其实可以好好结婚成家。” “陆白,你不明白。”裴欧目光阴鸷了下去,“有些事不解决,会成为展倩一辈子的阴影,而我裴欧,绝不允许她的心里再有任何一个男人的影子!” 最后一句话,裴欧是咬着牙说着。 陆白没有再劝什么,只是问他,“你确定,对方与劳伦家族有所关联?”“在南非时,我亲眼看到了那个人……”想起在南非遇到的一个偶然,偶然间见到的一个人,裴欧咬着牙,“他当时打电话跟人说会去美国的劳伦家族那边,不论他现在有没 有过去,总之我都要去确认一下,这也是唯一能证实一件事的机会。” “行,但我不会等你。”陆白道,“那我先走,安夏儿那边失去了消息。” 挂下电话后,裴欧紧紧握着手机,眸中迸出愤怒的火焰。其实他这一趟本来就打算去美国,但从上次矛小咪出现在他身边的迹象看,也许那个男人也发觉了他,并且起疑了自己会不会去查探那个男人的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