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6章 甜言蜜语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46章 甜言蜜语

裴欧想起陆白现在面对的事情,美利坚商会里与劳伦家族的斗争,以及安夏儿失踪的问题,他皱着眉,“不,暂时别说吧,他们现在很忙,很忙。” “是么。”展倩想了一下,“我就说打小夏手机都关机呢。” “陆白和安夏儿小姐现在不在国内。” “难道,已经去美国了?”展倩想起安夏儿说过她得回美国复诊的事。 裴欧想了一下,没作什么回复。但裴欧与陆白走得近,一如展倩与安夏儿,所以裴欧的话展倩是深信的,“好吧,反正陆家的问题多半已经解决了,至于那个一直主张着要将‘郎业集团’分裂出去的荣叔公 ,我看他折腾了这一阵子都没让朗业从陆氏分裂,估记也是只纸老虎而以。加上有早已经醒了的陆老暗中看着陆家,陆家这边是没问题,希望小夏那边复诊顺利吧!” 裴欧笑了一下,点头,“对,希望。”他没法告诉展倩,美国那边的情况有多复杂。 两人吃着午餐,又气氛轻松地谈了一会,展倩咬着餐具看着对面的裴欧,“你,真不生气了?” “生什么气?” “就是我做恶梦的事……”展倩小心地看着他,“真的,我也没有想到会梦到封龙,我,不是故意的。” 裴欧吃东西的动作顿了一下,但什么也没有说,继续吃。 “你不要胡思乱想些什么,我虽然不是说忘了他,但他现在对我来说,是一段记忆。”展倩努力想表达着自己的意思,“但裴欧,你是不可替代的。” 裴欧看着她,翘唇笑了一下,“是么?” “当然。” 事实证明,不只女人喜欢甜言蜜语,男人也喜欢。 很快裴欧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用完午餐后,服务员过来将餐碟都收拾走了,并且又将房间整理了一下,退房时间是下午三点,在此之前裴欧和展倩还有时间休息。 展倩想起昨晚与裴欧说过的,今天他要提前陪她过了一个圣诞,但是,看到又靠在自己肩上闭目午休的裴欧,展倩很郁闷。 大好的周末时间,他明天就要去美国了,今晚就要回s城了,他是不是该好好陪自己到处走走? “喂?”展倩用肩头抬了一下他的脑袋,“还记得我们早上说的么?” “什么。” 靠……忘了?展倩忍了忍,“你不是说提前一天陪我过圣诞么?我们不都计划好了么?”睡一觉就已经忘了? “哎,你不是说过圣诞还是比较想跟我在一起么。”裴欧闭着眼睛,连说出的话都是懒洋洋的,似乎连抬眼皮都赚麻烦。 “我……”展倩一下语滞,又着急道,“我是那么说,但总不能就一直窝在这了吧?而且这到三点就要退房了……” “那就再去你家。” “什么?”展倩瞪大眼睛。 “去你家再睡。”展倩握起拳就朝他脑袋上捶过去,“那除了睡没别的事干了?你所谓的陪我提前过圣诞,就是这样过?酒店里睡完还要去我家里睡?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和 你呆在我家。”裴欧跟她一回去,展倩媚就像眼睛长了勾子似地勾在裴欧身上了。 裴欧不知是睡迷糊了还是真将说过的话忘了,他抓抓脑袋坐起来,叹了一声,“那你到底要怎样。” 女人也许可以不会计较你穷你貌不惊人,但是绝对无法容忍对自己的无视! 展倩掐着自己大腿告自己,男人是自己找的! “那,我若是说想要件圣诞礼物呢?”她缓缓回头盯着裴欧,就算他累或者因为要送委托人了压力大而忘了说过的话,那送件礼物该没啥难的了吧?该不用他花几个钱吧? “什么礼物啊。”裴欧依然漫不惊心,一边打开电视选着频道。 看着他敷衍的反应,展倩咬咬牙,再忍。 但如果她说出来想要什么,他直接让人买了送过来给她,又感觉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展倩耐着性子从旁边酒店的留言本上撕下一页纸,用笔在上面画了一个圣罗兰的品牌标志,问他,“这是什么?” 实在不行,他若实在不想陪着她去走走了,那就送她一只口红吧,最近圣罗兰上了圣诞限量版的色号。 作为以前那个风流倜傥的裴大少,展倩觉得裴欧没少哄女人,不可能连她的这一点心思都猜不到!——猜不到她就打破他的头。 裴欧盯了一会她手中那张纸,又看了看展倩阴郁而含带警告的脸色,再将视线盯着那张纸,只见上面竖写着‘ysl’三个字母,三个字母还奇怪地连在一起。 “什么东西?”他眯了眯眼睛,“以色列?” 靠!展倩将那张纸一扔,指着房间门,“你滚滚滚!!” “滚什么?”裴欧仿佛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不说今天要提前陪你,当是提前过圣诞,这酒店还是昨晚我特地……” “哦,我忘了,你特地买下的一个‘幸运顾客’名额是吧?”展倩气愤地站了起来,咬牙,点头,“行,那我滚!!” 展倩快速去换衣服,将随身物品装进包包里,最后一边系着大衣的腰带足步生风地走向房门。 裴欧看着到了,“你这是做什么?” 展倩拉开门,回头说,“相反,什么也不做,还有什么提前陪我过圣诞也不必了,你去美国爱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我管不着!” ‘嘭’地一声门被甩上了,震得裴欧整个人都僵坐在沙发上。 半天,他关了电视,叹了口气,“我还什么话都没说呢……”末了,又捡起地上那张纸,一边寻思着什么一边摸了摸下巴。 ysl是什么,哪怕他真是什么化妆品也不懂的钢铁直男,也不可能没见过吧?他笑着摇了摇头,拿起手机打电话,“喂,看看ysl出了哪些新款……” 展倩回到展家时,展媚所在的医院也刚好放假。 看到展倩回来,展媚冷笑出声,“脸色不太好啊,怎么,昨晚跟未婚夫在外面吃饭过夜,今天他都没送你回来啊?” “关你屁事!”展倩拎着包包上楼。身后又传来展媚一声轻叹,“如果连送他都不愿送,那就说明一个男人开始出现倦怠期了,对那个女人并没有当初的新鲜和激情了,慢慢地,他也不会再跟那个女人吃饭, 不会再跟那个女人约会,他们的来往会也会越来越少……” 展倩回过头,露出一丝笑道,“哟,怎么听着那么酸呢!” 展媚脸色青了青。 “那我告诉你,就算我不跟他在一起了,他也不会要你!” 展倩说完便扭头蹬蹬蹬地上楼去了。 花姨听到声音跑过来,向楼上望去,“咦,是不是展倩回来了?”便跟上去,一边呼喊着展倩,“展倩小姐,展倩小姐……” 展媚冷哼一声,摔下杂志也走开了。 展倩一回到房间,将包包一扔,抱着手坐在化妆台前生闷气。 花姨追上来了,敲敲门,得到展倩的回应后走进来道,“诶?展小姐,裴少呢?”说着又走到窗边往外面瞧去,想看看裴欧是不是还没进门。 “别看了,他没来。”展倩烦闷道。 “没来?”花姨又走回展倩身边,“怎么回事?昨天你不是说裴少来了么?” 展倩将脸侧开,不说话。 “展倩小姐……”“我现在不想说话。”展倩道,她总不能说她和裴欧因为提前过圣诞节的事情没有谈到一块去,然后她愤怒而归了,这总归是她和裴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