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和好了,却虐单身狗了[甜蜜+苦逼]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5章 和好了,却虐单身狗了[甜蜜+苦逼]

第195章 和好了,却虐单身狗了[甜蜜+苦逼] 他的手停了下来,毛巾从安夏儿的脸前轻轻滑落,露出她泛红的眸子,柔亮湿润地看着他,带着眼泪。 两人靠得很近。 他们看着对方的眼睛,可以从对方眼睛里看到自己,以及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变化。 有一丝温和缠绵的情愫从他们之间慢慢散开,他们结婚之后每一个浪漫感动对方的画面,回放过他们眼前。 “安夏儿……”陆白眼睛优美,“或者我比我想象的,更在乎你。” 安夏儿突然抱住了他,头埋进了他怀里。 毛巾轻轻地落在他们脚下。 陆白手抚上她微微颤抖的身体,“所以,算了吧,我不计较你跟慕斯城的事了,今晚我在发布会上说的话,你也别在意,你若是想公开我们的关系,可以随时去,我会承认你是我妻子。” 安夏儿什么都不想说了,他今晚来到山顶,那样冷漠的表情,看都没看她一眼,他是不是只是不甘心慕斯城带走了他……这些问题她都不想问了。 他说了,他比他想象中的在乎她。 这就够了。 “嗯。”安夏儿抬起头,眼睛模糊地看着陆白,眼泪顺着她的脸庞从她下巴滴落下来,“陆白,我不想跟你吵架,因为,因为……” 她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生怕会失去眼前的这个人,生怕一放手他就会离弃她。 她怕他突然有一天说,安夏儿,你走吧,我们离婚,我不需要你了。 ——听到那样的话,她知道她的世界一定会崩塌! 跟失去慕斯城不一样的比死还难接受的痛苦! “陆白……我喜欢你。”安夏儿拿出了她一生的勇气,“跟你在一起之后,我就喜欢上你了,我是爱过慕斯城,但只是以前。但遇到你之后,我没有再喜欢他,他伤害了我,是你救了我,在我生命中最无依无靠的时候,你带着我19岁的我走进了婚姻殿堂,让我重新站了起来。我没有办法不喜欢你,这样的男人出现在我生命中,我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他。” 安夏儿眼泪一直掉。 但无论怎样,她必须把她的心意传达给他…… 听着安夏儿的话,陆白褐色的眸子里映着灯光,像坠满夜的星光。 半晌,他笑了,尽管他不意外,但一种从未有人见过的开心神情还是出现在他冷峻脸庞上,“我知道,傻瓜,我知道你喜欢我。” 他一直都知道安夏儿喜欢他,会做梦都喊着他名字的女人,怎么可能不喜欢他。 只是他又知道安夏儿书里有那张她和慕斯城的照片。 所以他才问过安夏儿,她会不会同时喜欢上两个人…… 安夏儿哭得一抽一抽的,“是么……你知道?” “嗯。”陆白点了点头,“其实我听到了今晚在山顶你跟慕斯城后面讲的那些话,我很高兴,但有个更令我生气的男人在场,我必须让他尝尝带走你的代价。” 原来是这样…… 他不是眼睛里没她。 不是在她险些被人带走遇难后,见面都不问关心她一句。 “陆白……”安夏儿的头在他胸前垂了下去,额头抵在他身前,“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这样想的……我以为,我以为……” “我也会生气吧。”陆白看着她越垂越低的脑袋,“慕斯城在我面前吻你,而你出现在他的地方,看到我的妻子跟他的前男友在一起,我不可能没半点反应吧?那张照片……是我一直不太愿意提起的事,我是希望有一天你会自己扔了它,中途我曾经去看过几次。” 结果都还在,那种心情不是很好受。 “所以你对我好,就是想让我忘了他?”安夏儿突然抬起脸,哭着叫道,“你知不知道,你根本没必要那样,那张照片我都不知道它在那里,那张照片我以前根本就不记得收到哪里去了,我没有还爱着慕斯城!我没有!” 陆白看着她。 他有几十秒的安静。 显然这是一个他没有想到的结果…… 魏管家说希望他能与安夏儿和好,也许这些事只是误会。他是带着不管是不是误会他都不想失去安夏儿的心,所以才打算过来跟她和解,没想过,这些事……真的全是他错怪了她。 安夏儿抓着他的衣服,瞪着大大的眸子,“我跟你说过让你听我解释,是你……” “对不起。”一个温暖的怀抱突然抱住了她,按着她的脑袋,紧紧地将她抱进了一个怀抱里。 “……”安夏儿抽泣着。 “以后我一定会听你说,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你肯解释。”陆白抱着安夏儿小小的身子,手臂紧得恨不得把她陷进他身体里去。 “这是……你说的,你说着。”安夏儿抽泣着,声音断断续续,眼泪湿了他肩头的衣服。 陆白点头,“嗯,我说的,我说话从来算数。” 他手指插进了她半湿的头发间,炙热的双唇贴上了她的,失而复得的甜蜜很快笼罩了他们。 他们一时难以分开彼此,恨不得一直纠缠着到浅水湾天亮。 *** 魏管家和女佣站在餐厅里,眼看晚餐就要凉了,谁都没有说话。 魏管家本来只是凛承着一个管家该有的职责,劝说主人和好,顺带让陆白上去叫安夏儿下来用晚餐。 却没想到,两个小时过去,人都没下来—— “小纹,你去。”女佣菁菁道。 “我才不去了呢……”女佣小纹红着脸,“刚才我在少夫人的房间门口听到里面……反正我不去,这时候去打扰他们,大少爷一定会让人打死我的。” 魏管家冷肃着脸,“都别说了,大少爷和少夫人这回和好了,我们应该感到高兴,既然这样,那就先把菜撤下去,等大少爷他们忙完下来,再让厨房热一下。厨师在厨房随时待命。” “是。”旁边厨师长应道。 “哦。”女佣也点着头,闷闷地答了声。 之后又把晚餐给撤下去了。 真是,他们大少爷少夫人这下和好了,却虐他们这些单身狗了。 但等到当晚半夜,都不见陆白和安夏儿下来。 厨房里的几个厨师打着哈欠,一晃神差点站不稳,回过神又赶紧站好。 其中一个厨师走到厨师长面前,“……厨师长,这大少爷今晚还吃不吃了?” 厨师长也很难办,走来走去,拿不定主意。 这万一他们等到天亮陆白他们都没有下来,他们全部人候在这里熬一整夜,第二天精神状态不好做不到令主人满意的餐饮,那不是等着被解雇?万一他们现在全部先去睡了,陆白他们又下来了,结果没饭吃,那不更惨? 厨师长思前想后,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赶紧去大厅请示魏管家。 结果魏管家和两个女佣也愁着脸站在那,但谁也不敢上去叫,大厅里一片寂静。 厨师长说明情况后,“管家,你拿个主意吧,实在不行,要不我先让几个人去睡,留几个下来等?不然大少爷他们若是明天下来,这还得有人做早餐呢。” 魏管家汗了汗,最后只好点头,“那就这样吧,厨房留两个人下来执夜。” “是。” 厨师长赶紧去安排了。 第二天,九龙豪墅的阳台餐厅。 金色的阳光细细密密,照在白色的阳台餐厅里,欧式风格的茶餐桌上放着一杯红茶杯以及一个青色曼丽花纹的细柄茶壶,空气中漫着英式皇宫的上午茶香。 穿着衬衫和西装的陆白看着报纸,享受着这个上午茶,站在旁边的老管家拍着嘴很失态地打了个轻轻的哈欠。 尽管魏管家动作很小心,但直觉敏锐的陆白还是扫了一眼他,“作为一个专业的高级私人管家,以及跟随在我身边多年的人,我觉得此生都不会见到你有任何有失礼态的地方。” 变相地责怪! 陆白对下人非常的严格,对管家就更不用说了。 “大少爷,抱歉。”魏管家赶紧鞠下身,汗湍湍地道,“昨夜,没怎么休息好。” 陆白合起了报纸,优雅地端起那一杯红茶,“我应该没有安排你晚上还要工作。” “没有……这是我个人的问题,我以后会注意。”魏管家赶紧道。 他要怎么告诉他们家大少爷,他昨晚在大厅里候了一夜?让女佣代班去睡觉了。 大少爷,您是不知下人们疾苦啊! 魏管家刚想着,一阵困意又袭来,他凛了一下神努力使出十二分的精神状态—— 再撑一会,等大少爷去公司,他就可以去睡一会了! 陆白看了管家一眼,没说什么,“昨天——” “大少爷请吩咐!”魏管家赶紧鞠下首。 “……”陆白看着魏管家眼睑下那两排黑眼圈,“算了,没什么,安夏儿昨天累了,你们今天好好照顾她,不用去叫她起床,她什么时候起来,让厨房准备东西就行了。” 想起安夏儿,他唇边几乎是带起的,里面的甜蜜不言可喻。 “是。”魏管家苦逼点头。 “至于昨晚发布会酒店那边发生的事……” “如果陆家打电话过来,我会把昨晚大少爷的话传达给他们。”魏管家马上阐述昨晚陆白交待的话,“以及把慕太子无礼带走少夫人的事告知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