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3章 沃沙与戴维斯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53章 沃沙与戴维斯

最后,她靠着墙直接滑坐了下来。品书手机端 m.. 她抱着发抖的肩,“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 安夏儿心疼地看着她,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会有这么严重……是么,主家的陆爷爷他,他毒昏迷了?”陆歆无法相信,“二叔家也离开了陆家,这一切,是因为我么?我,我不想这样的。” 安夏儿弯下腰身去扶她,“也并不是说你的错,起来吧,地凉。” “嫂子!”陆歆猛地抓住她的手,用泛红的目光看着安夏儿,“我是不是做了不可原谅的事?”安夏儿轻声说,“谈不什么不可原谅,你只是不知情,后面我们要想办法出去,不过你也别太担心,我来美国找你的事,陆白知道,我相信他会想方设法告诉你哥哥,我 们要实在逃不出去,他们也会想办法来救我们的。” “真的?”陆歆用手抹了一下眼泪,目光泪湿地看着安夏儿,“陆白堂哥也知道了么?他,那他……” “他没有怪你。”安夏儿直接告诉她,“对陆白来说,敢绑架陆家人的人,才是最该死的。” 陆歆一脸不敢相信。 “还有我这次来美国,也是因为我回脸受伤要复诊,所以我也是顺带来找找你。”安夏儿说。 “为什么?嫂子为什么要这么做?这里明明这么危险。”陆歆不知陆家那边的情况,倒是知道这些人不是什么好人。“你知道么,你在纽约举行演奏会时,我和陆白也刚好在纽约。”安夏儿说起当时的事,“陆爷爷打电话来告诉你们你也在纽约,让我们去找找你,我虽让人去找过你,但没 找到,所以最后先回z国了。我和陆白的想法都是一样,如果当时我们坚持找到你的话,也许你不会被人绑架了。” 当然,原先是以为陆歆被人断手指切耳朵了,陆白才会产生一丝内疚。 如果现在让陆白知道陆歆压根没事…… 估记不会同意她涉险找陆歆 想到这,安夏儿扶起陆歆,“所以在等他们营救的同时,我们也一定要想办法出去。” “嗯。”陆歆重重一点头,“我知道了,谢谢嫂子。” 看到陆歆没出事,安夏儿松了一口大气,这样的话那陆国原和银苏,以及陆釉都不必担心了。 之后安夏儿便向陆歆寻问她在这边看到的和听到的情况,但她们还没有想出什么办法,两个小时后,外面的门打开了。 “陆少夫人。”乔伊出现在门外。 安夏儿不惧地看着他,“怎么?想清楚了?要放我出去了?” 此时陆歆也将耳朵和手指的纱布包回去了。 乔伊看了一眼陆歆,目光回到安夏儿这边时冷冷的,“别做梦了,戴维斯先生叫你过去。” “干什么?”安夏儿警惕起来。 据刚才陆歆所说,她在纽约卡纳基音乐厅开演奏会那边,她的经纪人确实说过一个叫‘戴维斯’的人请她去吃晚餐,但她拒绝了。 之后直到她被绑架后,那个男人都没有出现过,她也一直不知道绑架她的人是谁。 那么,也是说戴维斯之前应该没有来过这古堡。 那他现在怎么来了? “去了知道了。”乔伊对门外的两个人说,“把她带过来。” “不用了,我自己走。”安夏儿说。 既然都要过去,那她还不如自在一点过去,何必再被人用枪指着或被五花大绑。 走的时候陆歆用担忧地眼神看着她,安夏儿对她微笑了一下,“我很快回来。” 没走多久,安夏儿听见身后的乔伊说,“陆少夫人你跟这个陆歆倒是相处得挺好。” “按辈份,我是她堂嫂,亲人见面不该亲切一点么。”安夏儿反问他。“因为她,让陆家出现了内部矛盾,陆少夫人你一点都不怪她?”乔伊也想尝试着挑拔她和陆歆,窃听器里明显有了水花声的掩盖,乔伊怀疑是安夏儿知道他在窃听而故 意打开了水龙头。 “怪她?”安夏儿笑,“是不是因为她,还说不准,谁知道你们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陆歆她也是受害者。” 乔伊挑拔失败,脸色怏怏不快。最后只是警告安夏儿别想着跑,“告诉你陆少夫人,这一次跟回在意大利莫古公馆不一样,事前警告你,老实呆着也许你会没事,但如果敢跑,我保证戴维斯会杀了你。 安夏儿当作没听见,不跑?坐以待毙?——她不能让陆白着急啊。 古堡二层的餐厅,戴维斯正在吃一块六分熟的牛排,这里的人虽然才刚刚搬进来,但因为戴维斯的关系,他们还特地请了一名西厨过来。 餐厅里除了戴维斯,还有一个拥有着茶色头发的亚洲长相男子,他的脸庞和衣服外面露出的皮肤,手臂,都是小麦色的,阳刚而神秘,脸庞有着男性独有的魅力。 “所以,到时戴维斯先生你要出席我们‘黑色所罗门’十二首领的聚会,还是去出席‘美利坚商会’的半年会议?” 戴维斯身边美女环绕,风流之极,美女时不时凑唇在他干净的脸庞送香吻一枚。但看着性格温雅的戴维斯阴晴不定,或许是吻他的女人打扰到了他进餐,戴维斯一反手,手的一把餐刀毫无预兆地优雅地刺向了一个女人的心脏,伴随着其他女人的尖 叫那个女人直接倒在地。 但马有人进来将那女子的尸首给拖出去了。 戴维斯眼神幽暗地看着男子,“我若说两边兼顾呢?无论是陆白为主的世界第一大商会‘美利坚商会’还是黑暗世界最神秘的‘黑色所罗门’,它们都将变成我们的囊之物?” “可怕啊。”看着刚才被他一刀刺死的女人,叫沃沙的男人毫不在意地笑道,“美人如花似玉,戴维斯先生又何必杀了她们。” 戴维斯刚一发怒,其他女人都自动退避开了,三三两两抱着团缩在角落里害怕地看着这边。 “以前我也这么想。”戴维斯吃的牛排是还带着血丝的,唇妖冶地染红了,舌法轻轻一扫,雅有着邪恶和残暴的味道,“直到一个女人让我一无所有。” 沃沙听到他这么说,也点了点头,“所以,‘十二柱神’首领来这里聚守的事,不改时间了?” “不改了。” “行。”沃沙点了下头,遂站了起来。 见他要走了,戴维斯又叫住了他,“罗丹去接cat了,沃沙,没想到你真有办法将她从z国警方那救出来,看来‘黑色所罗门’有你这个前警察加入,前景辉煌。” “有你的称赞我很荣幸,但只要戴维斯你不要像捅死你身边的女人一样暗算我们,我们应幸了。”沃沙一边笑着,又道,“那你慢慢用餐,我先走了。” “我珍惜身边的朋友,但如果对方先背叛我,背叛组织,如对那个陆歆另有照顾,那别怪我怀疑他了。”身后戴维斯说。沃沙脚步停了一下,顿时明了,视线从眼角看过去,精明地笑说道,“哦,原来你知道了,放心吧,你要用那个陆歆去威胁陆二爷家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为难一个无 辜的小女人。如果以后因为我的这个举动让我们组织处于了被动或下风,你可以让南宫先生杀了我。” “你有这个觉悟好。”戴维斯目光冰寒地看着他的背影。 沃沙出去的时候,与刚进来的安夏儿擦肩而去。沃沙的目光看到安夏儿的一瞬,目光有一丝微妙的停留,但很快走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