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4章 尽管如此,还是喜欢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54章 尽管如此,还是喜欢她!

安夏儿也看到了这个人,但她并没有心思去在意这个人是谁,因为她的视线被地面那些血吸引过去了,由于刚才有人将戴维斯杀的那个女人拖出去了的原因,从戴维斯 那边到门口这边的地面,地都是拖行的血迹…… 闻到人的血腥味,安夏儿感觉总是不太舒服的,她深呼吸看向那边正在吃牛排的金色长发男人。品书手机端 m.. 戴维斯看到了安夏儿,绅士有礼地停下了手的进餐动作,声音依然那么入耳,“陆少夫人来了,请坐吧?” 身后乔伊看着刚才离开的沃沙的背影,目光也带着一丝复杂的警戒。 前面,安夏儿坐下后皱眉说,“我以为劳伦家族是真正的贵族,毕竟能取代以前的南宫家族成为欧洲四大金融贵族之一的家族,不可能会做下三滥的事情。” “下三滥?不知陆少夫人指的是什么?”戴维斯依然动作利落地切着牛排。 牛排估记最多只有六层成,还带着血丝,欧洲有大多数人爱这么吃,因为新鲜,原味。 但看着戴维斯吃这种口味的牛排,以及他切牛排的利落下刀姿势,却令安夏儿想到另一个人,另一个会让她心里有阴影的男人。 南宫焱烈…… 曾经在意大利的‘莫古公馆’时,那个男人曾经在她面前吃过几次东西,他的阴鸷与狠戾,以及在她怀孕时对她的无情,令她总是不是想回首那段过去。 回忆让安夏儿晃了几秒的神,她强行回过神,目光扫过地那些血,“如肆无忌惮杀人。” “原来你指这个。”戴维斯面色平静,对于刚才杀了一个人情绪没有任何波动,“刚才有个女人打扰了我进餐,惹恼了我。” “我以为戴维斯先生应该是个绅士。”安夏儿道,“起码不会伤害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性。” “绅士精神,那也要分面对谁,面对不懂事,或者泼妇,又或者不值得尊敬的女人,那没必要了,不是么?”戴维斯狡猾地回答她。 安夏儿哼声失笑,“想不到戴维斯先生还挺擅于狡辨。”“这不叫狡辩,事实罢了。”戴维斯看着安夏儿说,他收回视线,继续用他的餐,“我之前也几乎对所有的女士都保持着良好的绅士风度,当然现在只要她们不惹恼我我也会 对她们绅士……” 安夏儿看向他身后方向的一个角落,几个着装性感的女人正在那里瑟瑟发抖,因为看到刚才有个和她们一起的女人死了。 但没戴维斯的话,她们也不敢走。 安夏儿和戴维斯谈话的空隙,乔伊对他们打了一个‘退出去’的眼神,那几个女人马像捡回一条命一样忙不迭地逃出去了。安夏儿看着那些女人逃出去的身影,眉头微微拢起,初步判断出这个戴维斯起码不是个不近女人的男人……本来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的面相与气质时,安夏儿还认为他最起 码不是那种人。 因为当时这个戴维斯也说过,他有喜欢的人。“遗憾的是,我喜欢的人,她并不是那么喜欢我。”戴维斯似乎看出她在想什么,“她还让我失去了很多,甚至有几次差点让我没命,她是我生命最喜欢的一个人,但她也 是伤我最重的一个女人。” “爱情不能强求。”安夏儿只回答他,“既然她给你的只有伤害,你为什么还要……” “可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她。”戴维斯看着安夏儿,嘴角缓缓扯起,令人看了胆寒,“喜欢到想亲手杀了她。” 安夏儿咽了一口口水。 直觉告诉安夏儿,这个男人表面斯,也许是个疯狂的变态。 “像她毫不留情在我心里凿下的那几道伤疤一样,我也想拿刀直接插进她的心脏。”戴维斯用平静的声线说着狠戾阴鸷的话。 “既然她不喜欢你,你也恨她,那你们没必要再作纠缠。”安夏儿对他说,“听你的话,你一定还不肯放弃她吧,那戴维斯先生,你是在自虐。” “自虐……”戴维斯吃东西的动作慢了下来,似乎斟酌这个词,“若要这么说,也不算错。” 他微笑着,引用了一句现代爱情语,“俗话说,爱情似毒药,痛苦并快乐着,所以才令人甘之若饴。是么?陆少夫人?” “……” 安夏儿蹙眉。 “不过她并不是我在这个世界最恨的人。”戴维斯又说,拿起酒杯对安夏儿说,“我最恨的还是抢走她的人。” 安夏儿再次皱眉,“我对你的故事没有什么兴趣,戴维斯先生,我只想问你,你把我抓到这里的原因是什么?还有,你要怎样才肯放我?” “喝酒么?”他不回答她的话。 安夏儿看了眼她面前的餐桌,这里有三张独立的餐桌,每一桌面都有食物和酒,对面那个餐厅的酒喝了一半,估记是刚才在门口碰到的那个男人坐过那。 安夏儿看着她面前桌的食物与酒,“我不想喝。” 戴维斯自己喝了他杯里的酒,“我原先想抓的人的确不是那个陆歆,而是陆少夫人你,毕竟对于陆白更重要的人,是你,不是他的堂妹。” 果然是为她和陆白来的…… 安夏儿心里透了口凉气,还好,陆歆没有出什么事。 不然陆歆若是因为他和陆白真的被人断了手指或割了耳朵,他们怎么向陆釉家里交待?而他们给家族带来灾难也说不过去。 “你想要什么?”安夏儿又问他,“名利,地位,金钱,作为南宫家族的替补,成为欧洲四大金融贵族之一的劳伦家族,这些东西都不缺吧?难道你真想要那张藏宝图?”“名利地位金钱确实我都有,但那张藏宝图,我承认我依然有兴趣。”戴维斯说,他眸子是棕红色的,与身暗红色的大衣映出血的黑暗与华丽,“陆少夫人,你估记不知道 那张藏宝图的意义吧?那张藏宝图所能得到的,绝不仅是钱。” “我确实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安夏儿说道,“我要的只是我与我家人的平安和幸福。” “既然你不想要,那交出来行了。” “那你把我和陆歆放了,回去我找出来寄给你。” “哈哈。”他突然笑了,“陆少夫人觉得这是小孩子间的聊天么,把你放了,你回去再寄给我?可能么?” 安夏儿拧眉,“……” “把你放了,你和陆白会此罢休?一切像没发生?”戴维斯冷声笑道,“陆少夫人是觉得这是小孩子的聊天话题,还是我好忽悠?”安夏儿深吸一口气说,“我可以保证,只要你将我和陆歆放了,我绝不再追究,也会将那张藏宝图给你。”怕他不相信,安夏儿又加一句,“当是感谢克瑞斯汀治好了我 脸的伤,那张藏宝图送给她哥哥,当是谢礼。” “你可以保证,但陆白追不追究你不管不着了,对么?”戴维斯替她补充完没说的话。 安夏儿心再次一沉。 这个男人果然狡诈……心机恐怕不在南宫焱烈之下。 耍小聪明什么的,估记真不管用了! “那你说,你怎样才能将我和陆歆放了。”安夏儿直接问他。 “那个陆歆……我若是高兴,也许可以将她放了。”戴维斯目光像锁住猎物一样盯着安夏儿,“但是陆少夫人你,想回去难了。” “……”“你的价值太大。”他说道,说了一句话非常欠揍的话,“如,可以用来不停地敲诈陆家和陆白,只要我提出要求他都必须答应。”

下一篇   第1955章 似曾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