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5章 似曾相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55章 似曾相识

“戴维斯先生,我不管你是走哪个道,所谓道亦有道,你绑架别人,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就该放人!什么叫不停地敲诈?”安夏儿着急了,愤怒了,“我告诉你,你这么做对你 没有任何好处,陆白迟早会知道是你抓了我,你是想要劳伦家族出事?还是你觉得你和劳伦家族,能敌过陆白和陆家?” “就目前来看,我和劳伦家族确实不敌他。”戴维斯非常量力,清楚状况,也知道自己手中的筹码,“但是,如果陆少夫人你在我手中就不一样了,陆白不会让你死的。” “我讨厌你这个说法。”安夏儿沉着脸,“你这个说法会让我觉得,我过来找陆歆是否正确。”戴维斯也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当然不正确,你若不来,陆国原他们做不到我的要求,我顶多杀了他女儿,但一个家族的堂小姐又怎么有你这个主家的少夫人重要,对么? 他这个说法,让安夏儿更生气。 什么叫陆歆没她重要? 她没有那么自私。 “不,我们不会让陆歆出事的。”安夏儿说道,“比起你们这种毫无人情味,连亲妹妹都敢利用的人,我们就算是堂妹也是亲人,我们也会救她,所以我来了。” “这也是陆白的意思?”戴维斯笑着问她。 他之前让人告诉银苏,将陆歆被绑架的消息单独告诉安夏儿,为的就是想让安夏儿动侧隐之心,进而前来救陆歆。 现在目的是达到了…… 安夏儿没有告诉他陆白知道陆歆被绑架了,并且也猜到了劳伦家族做的,“你若不放我走,陆白也会来救我,到时你们的下场不会太好看。” “陆少夫人你是在威胁我?”他问。 安夏儿不作声。 “或者你觉得你的威胁对我用?”他又问。 安夏儿肩头垂下。 确实,他敢绑架陆歆和她,估记也不是会怕后果的人。“想对付陆白的人不少,但下场的几乎都一样,你又何必拿整个劳伦家族冒险。就因为南宫焱烈是你的朋友,你就为了替朋友报仇而让整个家族赔进去,值得么?”安夏儿 这话绝对是真心话,克瑞斯汀是她的主治医生,人那么好,她不希望看到克瑞斯汀的家族被陆白给端了。 “你就知道会将劳伦家族赔进去?”下人收走他面前的餐具后,他动作慢理条斯地喝着酒,与安夏儿谈论这个问题,“万一,赔进去的是陆家呢?” 安夏儿咽了一口。“放心,你这回是绝对逃不出去,他这回也救不了你。”戴维斯喝着杯里的红酒,话说得非常笃定,“他再厉害,也总会有难以兼顾的事,比如你的命和陆家他只能二选一。 安夏儿心底开始不安起起来。“如果他选择救你,也许陆家就会完,那他就将成为整个家族的罪人。”戴维斯说道,唇角的笑意缓缓溢开,“如果他选择陆家,那就必须放弃你,他将会作出当年与他父样 一样的选择,无论怎样,他都会痛苦……对,尝到我所承受的痛苦。” 安夏儿瞳仁蓦地放大,他连当年陆白他父亲做的事都知道? 为什么? 又是南宫焱烈告诉他的? “你。”安夏儿抿了抿唇,“跟南宫焱烈到底什么关系?” “朋友。”他依然浅淡的口吻。 “只是朋友?他会将关于陆家这么多事告诉你?只是朋友,你会为了替他报仇,而让自己整个家族去冒险?”安夏儿感到怀疑,再好的朋友,也做不到这个地步吧。 “很奇怪么。”戴维斯看着她。 “很奇怪。”他红棕色的眸渐渐加深,“当年南宫家族出事时,我无法帮他,无法帮南宫家族,我现在都还在愧疚,所以当时在卡纳基音乐厅看到陆家那个堂小姐时,我这个为南宫报仇 的计划便产生了。” 想到乔伊和罗丹在这个戴维斯身边,安夏儿皱了皱眉问,“南宫焱现在是全球通缉犯,你联系上他了是么?你知道他在哪是么?” 戴维斯缓缓地抬一只手支着额头,看着安夏儿的眼神变了,戏谑升上嘴角,“对呢,他在哪呢。”“罗丹应该是和他在一起,乔伊也是他身边的人,他让罗丹和乔伊过来帮你……”安夏儿问道,“是你与南宫焱烈联手了?那这次绑架陆歆以及我的事,到底是你的主意,还 是他的?” 安夏儿怀疑这一切会不会是南宫焱烈在他背后出谋划策。 “有区别么?反正我们的目的,都是要对付陆白与陆家。”他眼光含着一丝笑,目光不同于平时的戴维斯,令安夏儿有点发毛。 安夏儿又咽了一口口水,“如果是他的主意,那我劝你不要受他盅惑,如果是你自己的主意,那你这个决定是错误的,趁早回头。” 他嘴角微翘,似乎在为安夏儿的话感动可笑,他用拿着杯子的手指了指安夏儿面前的食物,“吃点东西吧,毕竟我不想让你死,你也不想饿出什么毛病吧?” 安夏儿虽然没有想过绝食,因为在这种男人面前,这种做法估记没什么用。 但她一时也难以下咽。 “我没胃口。”安夏儿问道,“既然你的目标是我和陆白,那你把陆歆先放回去吧?你说过我跑不了,那你也不必担心什么。” 无论怎样,先让陆歆回去再说。 戴维斯没有马上回答她,他来到安夏儿面前,拿起餐刀替安夏儿切她面前那块牛排。 一边切一边说,“就这样放她回去?有这么简单的事?无论怎样,那也是陆家的一个堂小姐,我总得从陆白那边得到一点好处才能放人吧?” 安夏儿紧张地盯着他,以及他在切她面前这块牛排的动作。 画面……似曾相识。 似乎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 在一个复古大厅里,她大着肚子坐在某个男人对面,不吃东西,那个男人便亲自走过来替她切食物……“比如,让陆白将那张藏宝图给我,我再放走那个陆歆。”戴维斯声音平稳,轻得令人像薄薄地刀片,亮着寒光,“至于陆少夫人你,对我而言,价值可比那张藏宝图大,要 将你换回去,不只是一个交易就行了。”他继续说道,“听说,南宫的一个妹妹如今在瑞丹被叛了死刑,再过半个月就要执刑了,也许我可以再向陆白提出,要求瑞丹无罪释放南宫的妹妹,这也算是我能为南宫做 的一件事。” 安夏儿震惊地看着他,“你说什么?你要瑞丹放了南宫蔻微?” “对。”“南宫蔻微是在瑞丹犯了罪,现在是瑞丹要对她执刑,关我和陆白什么事?”安夏儿听到要放那个女人出来,心里不由生气,“再说她现在是瑞丹的犯人,陆白怎么让瑞丹放 了她?还无罪?她冒充现今的瑞丹女王,瑞丹怎么可能无罪释放她?” 戴维斯轻轻地笑,“这对别人而言确实很难,不过,陆白他一定办得到,对么?” “!” 安夏儿呼吸变了,他要用她去威胁陆白,换南宫蔻微! “你应该对你老公很有信心才对。”戴维斯说道,又点点头,“当然,我对他也有信心,相信他一定能让瑞丹释放南宫的妹妹。” “你别妄想了,就算陆白做得到,他也不会让瑞丹放了南宫蔻微。”安夏儿紧抿着唇。 如果说南宫焱烈是陆白最痛恨的男人,那南宫蔻微绝对是她最厌恶的女人!那个女人做过多少次破坏他们夫妻感情的事,上回在瑞丹又是怎么划伤她的脸,陆白不会不清楚,他绝对不可能让瑞丹那边释放南宫蔻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