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2章 疯狂的喜欢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62章 疯狂的喜欢

“看来,你也被迫信任他了。≦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罗丹看着面前的男人。 “不。”戴维斯笑,“应该说我想信任他,相信他真的是‘组织的人’。” “可这如何确认他不是别有用心?”罗丹问他,“现在,可有不少人怀疑他。” 戴维斯微微扬头,看着这一排排酒架的酒,“到时让他自己证明吧。” 罗丹怔了一下,兀地,像是明白了他所指,缓缓微笑说道,“我明白了。” “所以你的第二个问题?”戴维斯问她。“cat那个队伍的其他人已经死了,只剩下她和肯,一个光杆司令如何当一个区首领?”罗丹虽然不屑于跟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但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冲撞,她还是会生气的 ,那她自然不会让cat好过。 即使cat有沃沙罩着! 但她罗丹眼下奈何不了沃子,难不成还拿一个丫头片子没法? 戴维斯眼角顾了罗丹一眼,不太在意地说,“既然你觉得她不能胜任,那今晚的晚餐,罢除她的区首领吧。”罗丹表情不大,但嘴角有隐隐的笑意,“是么,那我还是很感激你会听我的意见,作为组织的科学家,我有责任提出一定的建议性意见,cat太年轻,她实在不能担当一个 区首领的重任。” “那你今晚提吧!”戴维斯并不在意cat的事。“但罢除她的区首领之后,将如何处置她?”罗丹又问,“是让她归于其他队伍之下,还是将她从组织清除出去?后者的话,那她只能死,组织的规定,有进无出,离开组织 只有一个办法,那只有死了离开。” 戴维斯想了一下,“先罢除她的区首领,至于如何处置她,先搁置一边。” “为什么?” 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她自有她的用处。” 说完便转身与利姆准备离开酒窖。虽然他没有直接说明如何处置矛小咪,但罗丹明白他那个笑意的含义,大抵是有什么‘绝妙’的主意了,只要他会处置那个敢冲撞自己的丫头片子矛小咪,罗丹的心情便有好 转的趋势。 但想到还有一个安夏儿在,罗丹又看着他的背影提了一下,“那安夏儿,这回利用完她之后你又会怎么处置她?” “这是第三个问题了,罗丹。”正慢悠悠离去的戴维斯说。 见他回避了自己的问题,罗丹眉头缓缓皱起,但凡关于安夏儿的事,她都会更在意一些,因为南宫焱烈喜欢安夏儿,毁天灭地的疯狂的喜欢。 而南宫焱烈是她的爱,是她不惜背叛瑞丹和家族的爱。 所以她很在意他们这回抓了安夏儿并利用完她之后,将如何处置安夏儿,她罗丹是不想此简单放过安夏儿的! 杀了安夏儿,也不足以解恨,对她罗丹来说! “我觉得以你我的交情,你该会回答我这个问题。”罗丹看着戴维斯,有些生气地问他,“这回你到底打算如何处置她?我提醒你……” “这是第四个问题了,罗丹。”戴维斯以流畅而平静的口吻说道,并且与利姆离开了酒窖。 罗丹天青色眸,缓缓染了酸咸又恼怒的情绪,酒红色的指甲一点点被握进掌心里的肉里。 再厉害的科学家也会有五情六欲,包括嫉妒怨恨等小人物的心思。 当晚,夜色笼罩的古堡。 罗色所罗门的七个分区首领聚集在古堡的大堡,气氛危险而黑暴,仿佛连古堡都受到了影响,古老的古堡尖顶都被黑夜的漩涡湮没了一半,令人忌畏而恐惧。 但这帮世界最邪恶的势力纠聚于此,并没有外人知道,没有人知道这一帮引起不少区域混乱的黑暗组织成员这两天会来这座古堡。戴维斯将晚餐定在了大厅,开阔的大桌央,长形的餐桌两边坐的人形形色色,有的光鲜,有的粗暴,有点邪恶,甚至有些高贵……仿佛各种各样身份和社会角度的人都有 虽然包括戴维斯在内,今晚才到了七个分区首领,但气氛已经然可怕起来,因为他们在为了去绑架下一个富豪而大打出手! ‘砰砰砰!’ 接连三枪,子弹打在一个分区首领面前的餐桌面。“不要跟我抢,洛卡。”说话的人眼神凶狠,拿着枪直接指着对面的一个人,“东的几个地区的货我让了你几次,看在大家是一个组织的人,看在南宫先生的份,我才 没有让人宰了你!” 对面的人肩披着件外套,环着强壮的手臂,一边的耳垂戴着枚黑色十字架耳环,黑色的刺猬头发型让他浑身都散发着野性而暴力的气场,裂开的笑容更是不忌一切。 “你像你的子弹一样没用,成事不足,只会制造不少麻烦,班烈。”洛卡对于面前的几颗子弹,丝豪不畏忌,甚至嘲笑道,“如果是我,我会这样——” 洛卡拿起枪,直接对准了班烈。 班烈刚睁大眼睛,洛洛扣下了板机。 ‘砰!砰!’ 两颗子弹,直接穿过了班烈和班烈身后副手的眉心央,血呈喷洒状从他们二人的脑后飞出来,班烈和副手瞪着大大的眼睛,应声倒下。 “洛卡,你……”班烈倒在地,临死前眼睛死死地瞪着自己出手更狠的洛卡,但最终还是死不瞑目地断气了。 餐桌两边的人看着这一幕,有的人震惊,有的人冷眼相看,有的在交头接耳私论,但对于这两个在晚餐私斗的分区首领,没有人出手干预。 甚至看到洛卡打死了另一个分区首领,也没有人出手阻止,矛小咪是最后当分区首领的人,从未参加过这种聚会,她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一切。 她之前认为,他们算是黑暗组织,但好歹是自己人,是同伴,应该相互帮助,而不是打架斗欧,甚至是想杀了对方杀了对方!“戴维斯,这好歹是我们聚首的晚餐,洛卡这样把班烈杀了,是不是太不尊重我们这些分区首领了?”另一个脖子卷着餐巾,模样像个绅士的瘦男子冷漠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