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0章 半年会议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70章 半年会议

“商会,说白了,也并不是我陆白一个人的,我能坐商会主席一会,是大家抬爱,如今全球经常急速增长,新科技技术已经让这个世界逐渐告诉过去的世纪,作为全球最 大的一个金融商会,我们自然要为全球的商界发达作出最有利的选择……” 陆白的一通话下来,会议所有的人都服气了,而所有的人服气,也再次奠定了陆白这个商会主席的位置。品书手机端 m.. 末了,陆白问刚才那个伯爵,“但是,不知尤里伯爵你们如何得知我爷爷身体抱恙的事?” 陆白声线优美平静,静静地在奢华高端的会议室回荡,尤如丝绸滑过空气,仿佛世界大乱,这里的人也会有条不絮地解决问题。 因为坐在这里的人,都是世界顶尖的商界精英、金融大鳄! “劳伦先生有跟我们提起过。”那位伯爵说道,“我们还感到震惊,因为陆老与我们私交也非常不错,我们还打算前去探望他。” “探望不必了,爷爷他现在不方便接见逐位贵客。”陆白说道,“但我会将各位的好意,转告给他。” “是不方便见客,还是不能见?”坐在会议室另一边的男人提了一句。 正是戴维斯。 一时间会议的人视线都朝那个男人移过去。 “劳伦先生是有什么话说?”陆白平静问他,仿佛他妻子并不在这个男人手那样平静。 “不,只是看到陆老许久没来商会,感到惊讶。”戴维斯也平静回答。 “那可否问一下,劳伦先生又是怎么知道我爷爷身体抱恙的事?”陆白问他,“为不让商会的各位担心,爷爷他并没有将自己身体情况告诸各位。” “我当然也是出于关心,多方打听才知陆老住院了。”戴维斯特地指出,“虽然我建议陆老退位让贤,但是,我对于长者一向尊敬,我在这先预祝他老人家早日康复。” 会议的人说话,道貌岸然,又一派绅士。 但是在他们相互客气而恭维的话下,是惊涛骇浪,一个消息接着一个消息被曝出来。 听到陆老不但身体抱恙,还住院了,其他人又议论起来,“那是说,陆老非但卸任顾问一位,还住院了?” “我会将劳伦先生的慰问转达给我爷爷,同时代我爷爷谢过劳伦先生的关心,爷爷他出院后一定会一一回谢各位。” 陆白最后一句话是对其他人说。 回答了陆老住院消息的同时,也告诉这些人,他爷爷没大碍很快会出院。 戴维斯坐在会议室的另一端,对陆白这里礼貌点了下头,表面完全看不出这个男人的敌意。“这次半年会议有劳各位百忙之抽出时间过来,全球商业圈的和谐,未来发展,还得靠大家的合作。”最后陆白说道,“这次会议内容到此正式结束,我爷爷顾问一位现在 正式卸任,众位还有意见么?”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提出建议。 说到底商会的一切决定都是看陆白这个主席。“我想再向陆主席问个问题。”戴维斯又优美地出声了,带着一向的平和微笑,是他这样谦虚的态度使他有一些拥护者,看他的公众形象也很难想象得出他会做出绑架的 事。 “劳伦先生请问。”陆白也微笑着淡然回应。 无论他们之间,暗下怎样波涛汹涌,表面也维持着客气与风度。 也许在座的,只有莫珩瑾和艾尔知道他们之间的刀光血影,交错的目光已然宣战…… “既然陆老卸任了,那现在商会顾问一职无人胜任了。”戴维斯说道,“那我之前的提议,不知您是否考虑清楚了?” 莫珩瑾知道,这个戴维斯不掩盖自己的野心直言想要这个位置了。 毕竟顾问,在商会内部,权利是仅次于主席的存在,主席若有事或意外,商会一切都是顾问说了算。 “任命顾问,这是一项重大的决定。”陆白说,“也并不是劳伦先生你自荐坐这个位置能解决问题。” “所以,在此之前召开了两次投票会议。”戴维斯说道。 “所以,结果?”陆白问他,提醒着支持他的人少。不想戴维斯的狡辩也不一般级别,并叫了陆白的英名,“但是iste主席,以及其他在座的各位,我必须提出的一点是,我前两次要求召开的投票会议,只是想让大家知 晓,我有意自荐成为‘美利坚商会’的顾问,并非要依靠大家投票得到决定。”他又道,“大家知道,iste主席在商会里几乎受到所有人的拥戴,当然,我也敬佩iste主席,那么,在iste主席拥有所有人心的前提下,他不松口,要大家认同我这 本身不太可能。” 说完,他又站起来对其他几位支持他的人鞠了一躬,“几位顶着得罪iste主席的风险支持我,令我非常感动,在这先感谢几位。” “所以,劳伦先生想说什么?”陆白褐眸微微眯了起来。“我相信iste主席绝不是那种想手握商会大权留给自己家里的人吧?”戴维斯故意说道,“毕竟,如您所说,商会并不是您一人的,是我们所有人组成的,那为了整个商会 ,为了全球的经济命脉,您是否该考虑,让更有能力以及更适合的人坐顾问一位呢?” 这是想逼陆白把那个顾问的位置给他! 如果陆白不答应,那么有专权的嫌疑…… 对于这个敏感的话题,商会其他人一片寂静,唯恐插一句话也会被卷入这斗争之……“当然,在座所有人都必须优先考虑商会,不可徇私。”陆白平静而从容地微笑着,大方表示,“我从未说过,要将商会的大权留给我的人,我的原则向来是有能力者居之。 “这是我最佩服iste主席的一点了。”戴维斯马向陆白行了一礼。 “但是,劳伦先生如何保证你是最适合胜任顾问的人?”陆白问他,目光里藏着戴维斯才能看到的寒冷。“难道?”戴维斯看了看其他人,“在座还有我还适合的人么?之前,我代表劳伦家族是从未争过什么,但是,论对社会的贡献,家族财富,公司盈利,作为现今欧洲四大 家族的劳伦家族,都不会输给在座各位的家族吧?” 他又对陆白敬了一下,“当然,除了陆家。” 艾尔温雅地问他,“劳伦先生是说,连珀切福斯家族也不能与你的家族相么?” 对于艾尔的家族——北欧最大的贵族,戴维斯也一样不服,甚至表示,“当然,劳伦家族也不会输给你的家族,艾尔先 生。” “劳伦先生果然与之前不一样了。”艾尔微笑道,“你的自信令人刮目相看。” 其他人,特别是第一次参加这个会议的人,都为戴维斯与艾尔的话感到捏一把冷。两个欧洲四大金融贵族之一,其实这两个家族确实旗鼓相当,论经济实力谁也不会输,但珀切福斯家族是北欧最大的贵族亦有皇室作后盾,艾尔的脾气再暴躁一点……也许 现场都不会平静,以后商界也不会平静! 第一次来参加这会议的赵董事长一直擦冷汗,但他坐得远,所以大家没有注意到他……慕斯城也在场,对于这些话题,他并没有作任何发言,目光只是看向陆白,也是第一次知道,陆白在商会面对的都是怎样一群狡猾的狐狸!

上一篇   第1969章 义务

下一篇   第1971章 明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