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6章 有意思!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76章 有意思!

情报调查员? 陆白微微拢眉,“对方是谁?信得过么?” 如果信不过,他们去再多的人,也只会被对方歼灭! “报歉,陆白堂哥,我不能说这个人是谁,知道秘密情报调查组情报员的人局里总共不超过两个,这是警方的至高机密。品书手机端 m..”陆釉的话表明了,他是知道是谁的,但为了对方 的安全他不能告诉陆白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对方信得过,他潜伏在外多年,间接帮助国际警方剿灭了数十个犯罪团伙,并且现在也在执行一个重要的任务……” 陆白本来是想让端木瀛送宝藏图与对方接触时,探知安夏儿的下落,但是,听到陆釉说的消息后,他决定,多增设一种方案! 双管齐下! 成功率也会大大提高! “你们到美国后,先与我的人汇合。”陆白说道,“我正在找安夏儿的下落,我的人对美国这一边较熟悉。” 而此时,自感罪责深重的阿瑞斯正带着人从一家律师事务所出来,因为之前陆白在电话里交代过他要跟紧安夏儿,若丢了唯他事问! 结果现在安夏儿被他们跟丢了,一向自信的阿瑞斯自尊受创,愤怒激发了他的狂暴,为了查找安夏儿下落他是不择手段了! 看到陆白的来电话,他迅速接起,“陆先生。” “我这边得到一个消息,可能与安夏儿的下落有联系。”陆白说道,“明天陆釉会来美国,你与他们汇合,这次再不找到安夏儿,你自己看着办吧。” 阿瑞斯一咬牙,“陆先生请放心,只要少夫人在那……” “话先别说太早,这只是警方那边的一个消息,并不确定是安夏儿和陆歆。”陆白道,“毕竟涉及跨国办案,陆釉那边还有一些手续要办,明天应该会到纽约。”“收到,我到时和他们一起去找少夫人。”阿瑞斯紧握着手,想到刚调查到的几个消息,又道,“陆先生,我这两天调查劳伦家族有点收获,你现在有时间听么?虽然,跟 少夫人的关系不太大。” 安夏儿被绑,他们第一个怀疑对象是劳伦家族的人,自然会着重调查劳伦家族。 “说。”“其一个消息,我们去过多家名流会所查问,以及那个戴维斯出现过的场合,但接触过他的人无一不表示一点,那是现在的戴维斯与之前的他判若两人。”阿瑞斯说道 ,“我仔细分析了一下那个戴维斯想要当商会顾问的行为,如果少夫人和你的堂妹真是被他绑架了,他这么做,无异于是断自己后路,将来还可能会赔劳伦家族。” “所以,你的猜测是什么?”陆白问他,这一点他早与莫珩瑾他们说过。“陆先生,我是想起回在瑞丹的事联想到这一点的!”阿瑞斯马道,“是那个冒充了西拉女王的南宫蔻微,既然现在易容术之类的东西不难,那这个戴维斯有没有可 能是假的?因为他所做的这一切相当于毁灭自己的家族,谁会毁自己的家族!” 绑架安夏儿和陆歆,从陆白那得到再多,事后又怎么办? 电话里陆白发生两声笑,“你既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阿瑞斯震惊,“陆先生,难道你也这么认为?” “如果这个‘戴维斯’并不是戴维斯,以他对我这边情况的了解,那恐怕,我们的老朋友又回来了。”陆白冷笑道。 “南宫焱烈!”阿瑞斯咬着牙说出这个名字。 “你这几天的调查还发现了什么?”陆白又问。 “关于劳伦家族的一任当家的遣嘱。”阿瑞斯道。 “说说看。” 阿瑞斯能得知这一点,陆白并不怪,阿瑞斯若没有过人的本事也不会跟在他身边。“我刚从一家从事服务名流贵族的律师所出来,劳伦家族除了雇用这家律师所成为‘戴维斯医疗机构’的商业辩护律师团,劳伦家族的一任家主老劳伦先生,即是戴维斯的 父亲过逝之前,也曾将遗嘱交由这家律师所保管。”阿瑞斯将刚才在这逼问到的情况,继续说道 “老劳伦先生立下的其一项财产继承遗嘱是,他个人名下的财产由长子戴维斯继承百分之七十,次女克瑞斯汀继承百分之二十,三女赛尔维娜继承百分之十。” “所以问题是什么?”陆白道。 有时父母会钟爱某个孩子多一点,这很正常,所以陆白也不会觉得怪。 从老劳伦先生的遗嘱无非是知道一件事,那是老劳伦先生较偏爱克瑞斯汀那个女儿。“这是劳伦先生原本立下的遗嘱。”阿瑞斯说道,“但现在遗嘱改变了,更改的时间是前几个月,变成了克瑞斯汀和赛尔维娜姐妹谁将来的联姻对象门第高,便可直接继承百 分之二十。” “我若是没记错,劳伦家族的一任家主,几年前去逝了。”陆白说。“对,所以现在更改这个遗嘱的人不可能是老劳伦先生。”阿瑞斯自然也发觉了这个遗嘱有问题,说道,“刚才在律师事务所,我以举报违反律师法让这个律师事所务的负责 人说出实情,他才说是戴维斯逼他们改的。” “改他父亲的遗嘱?”陆白冷冷笑了两声,“有意思。” 一般别人家族的遗嘱问题,自然是保密的,不可能泄露给其他人。 但是因为阿瑞斯在查劳伦家族的人,自然会不惜一切手段,得知劳伦家族的所有信息。 结果果然,在这个律师事务所发现了一些端倪……“陆先生,这戴维斯逼迫律师更改他父亲的遗嘱,这其会有什么阴谋?”阿瑞斯问道,虽然表面看起来这只是劳伦家族内部的家事,与他们少夫人被绑架的事无关,但是 阿瑞斯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特别是,如果这个‘戴维斯’是假的话,那更加有问题。“他想达成某个目的吧。”陆白说道,“首先肯定不会是为了钱财,无论他两个妹妹谁拿多少,他继承的遗产都没有变,并且他动用非法手段改他父亲的遗嘱也并没有增加自 己继承的那一部分但也不是为了权,他是劳伦家族的继承者,无论他两个妹妹谁拿多少,家族的继承权也在他手。”“想必,他的目的是激化他两个妹妹之间的矛盾吧。”最后陆白总结出,“毕竟告诉那个赛尔维娜她只是继承百分之十的话,那已经是事实,先父的遗嘱,那赛尔维娜是不 满也没办法,但如果那个赛尔维娜可以与克瑞斯汀竞争那百分之二十……”“那都是他妹妹,他为什么这么做?”阿瑞斯说着突然停住,“不对,如果这个戴维斯是假的,那克瑞斯汀和赛尔维娜也不是他妹妹,他刻意更改老劳伦先生的遗嘱激化那 对姐妹的矛盾,一定有所阴谋。” “哼,无论这是不是劳伦家的问题,但现在起码可以肯定一件事。”陆白冷道,“这个‘戴维斯’一定有问题。” “那这事我们要管么?”阿瑞斯请示。 电话对面,陆白这个问题考虑了一下,最后轻笑,“这两个消息确实有一定的价值。” “那您的意思?”“这样,你那边的人还是分成两队,你带着其一队人明天跟陆釉他们接头去找安夏儿的下落。”陆白说道,“另一队人去找下克瑞斯汀,我猜,她一定不知道她父亲遗嘱被 改的事。”“不错,如果将我的怀疑告诉她,说不准她也能马辩认出这个‘戴维斯’的真假!”阿瑞斯知道陆白与克瑞斯汀那个医生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