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7章 你们本来就错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77章 你们本来就错了!

“尽量去找一下她吧."陆白道,“但从安夏儿去复诊时出状况来看,克瑞斯汀可能也被人抓起来了,更有可能是被人囚禁起来了。” “陆先生,我正想问这个问题,你信得过这个克瑞斯汀医生么?正因为少夫人去复诊时出了问题,那她有没有可以跟这个‘戴维斯’站一边了?”阿瑞斯问。 虽然他同意让人去找这个克瑞斯汀医生,但这都是为了让她去验证这个‘戴维斯’的真假。 可这个克瑞斯汀到现在都没出现过了,他不免有些起疑这个女医生的立场问题…… 比如会不会与她哥哥勾结了一起绑架安夏儿。 “不,她不会跟我敌对。”陆白说道。 阿瑞斯刚想问何以这么肯定,陆白便说道,“你知道她全名中为什么带有一个‘金’字,以及为什么外界的人都叫她金医生么?” “这是?”“因为她并不是在劳伦家族长大,是由她的教母抚养到十几岁才被接回劳伦家族,那个抚养她的教母姓金。”陆白说出另一件事,“而她那个教母,是我陆家的大管家金管家 的母亲,她一直对她的教母心怀感恩,甚至在自己的名字里加了她教母的姓氏,所以她不可能会与她教母的儿子现在所服侍的家族敌对。” “这也是我信任克瑞斯汀并将安夏儿放心交给她治疗的原因。” 这也是他认识克瑞斯汀之后,才知道的一件事,而克瑞斯汀自然也知晓,故对陆白更加尊敬。 关于这一点陆白并没有跟安夏儿提及过,毕竟对克瑞斯汀有恩惠的并不是陆家,只是金管家的母亲。 听到这一点阿瑞斯非常震惊,之后松了口气,垂下眼眸,“既然是这样,那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我马上将我这边的人分成两队,让另一队的人去找克瑞斯汀医生……” ———— 纽约某湖边的豪墅中,劳伦家族的两个千金小姐正在此处,谈着关于他们姐妹和家族的问题。 只是一个是被囚禁在此,另一个是负责看管她,同时挤兑,讥讽……因为她妒忌于姐姐拥有的一切,更生气于父亲生前的不公。“不是我说,克瑞斯汀的固执从某方面讲,真是愚蠢。”赛尔维娜穿着性感的鱼尾黑裙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拿着咖啡杯子,一只手端着杯碟,数落姐姐克瑞斯汀,“大哥是劳 伦家族的家主,你不帮他,还敢去反对他,你会好果子吃么?” 克瑞斯汀看着一旁的妹妹,她们两姐妹不同成长经历,一些过去的事情又浮上克瑞斯汀的脑海,这让她内心很是纠结复杂。 “每个人追求不同,人生价值观自然也不同。”克瑞斯汀平静地回答她,“你所认为重要的,在我这里并不是。” 又道,“比如,你觉得应该凡事顺从大哥,帮他,协助他,就是我们姐妹应该做的,但我觉得相互监督,提醒,纠正,反倒是我们更该具备的责任。” 她由一位善良仁爱的教母抚养长大,所以她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更注重人情,以及一些温暖的东西。 与满眼是钱,权,地位的赛尔维娜不一样。在劳伦家族奢侈多金的环境中长大的这个妹妹,很不看惯她坚持的原则,比如认为她并不需要去上班,靠家族就能荣华富贵一辈子,再跟其他名门联姻,便能一世都是贵 族。 她们只需要思考如何生活得更有品味,更加高雅,高贵,把钱花得体面而令人人都仰视他们这些贵族。“大哥是劳伦家族的掌管者,至今家族的其他人都没有反对过他,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大哥是一个合格的掌管者。”赛尔维娜说道,妩媚地扬着唇,“既然大哥是一个合格 的家族掌管者,那他的决定自然都是对的,毕竟大家的目光是雪亮的,那作为妹妹,我们为哥哥排忧解难,这不是必须的么?” 她们二人的声音都极相似,柔中带着媚。 一口美式英语,说得华丽又动听,比许多美国女歌唱声的都要迷人!而相比起克瑞斯汀妩媚中带着知性的医生气质,赛尔维娜更要柔媚,特别嘴角下的一颗美人痣,而且外貌上,克瑞斯汀有一头黑色的头发,赛尔维娜则和大哥戴维斯一样 ,是金色的头发。“那依你的意思,大哥让人去绑架那个陆歆小姐,乃至让你和罗丹去绑架陆少夫人,也是正确的决定?”克瑞斯汀不知道这个妹妹的想法为什么与自己差这么大,压重声音 道,“这是绑架!这是犯罪!赛尔维娜你这样做是从犯!”“这还不够!还有那个罗丹……”克瑞斯汀说起那个背叛了自己家族的女科学家,更是愤闷,“你们为什么会跟那个罗丹接触?那个女人现在是在逃通缉犯!不向警方举报她 ,还和她一起去绑架陆少夫人,警方查到头上你跟大哥都别想没事!”赛尔维娜平静地听着克瑞斯汀的话,哼笑了一声,将手中喝了半杯的咖啡放下,“克瑞斯汀,你是最近上班上多了,真以为自己是个救死扶伤的医生了么,对谁都想说教一 番?” “我是在提醒你们!你们所做一切,都是错误的!”克瑞斯不知如何表达自己愤怒。 “那你站在大哥的敌人那边,来对付自己家人,就很正确了?”赛尔维娜冷哼。“敌人?你是说陆白么?”克瑞斯汀为妹妹的话感到可笑,“抱歉,我没看出来陆白怎么就是大哥的敌人了,明明是大哥先让人去绑架了陆白的堂妹,现在又绑架了他的妻子 ,怎么看,都是大哥在与陆白为敌,而且是毫无原由地挑衅,怎么看,错都在大哥这边,这也是我不会帮大哥的理由!” 赛尔维娜无声生笑,仿佛这个姐姐的说辞只是一派假正经。 他们是贵族,很多时候做事情并不需要那么多正确的理由,有时候为所欲为也是他们的殊荣之一。 “再说我对付自己家人,又何来这一说?”克瑞斯汀无法理解妹妹所说的每一句话,“我只是在提醒你们,劝你们收手,我这是对付你们么?” “你不帮,反倒要给大哥和我添麻烦,不就是对付自己家人?”赛尔维娜猛地盯着克瑞斯汀,“如果让你出去,你敢说你不会去找陆白,将一切都告诉他?” 克瑞斯汀怔了一会,紧紧抿着唇,“你们本来就错了!” “哼,看吧,被我说对了吧,就是说让你离开,你第一件事就过去帮陆白,还说不是在给我和大哥添麻烦?”赛尔维斯一脸讽刺。 克瑞斯汀摇了摇头。 这两天,她一直在劝这个妹妹。 起初,她还打算说服这个妹妹,告诉赛尔维娜他们大哥的行为是多么不可理喻。 但眼下看来,克瑞斯汀知道,这个妹妹更加顽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克瑞斯汀走到旁边的落地玻璃前,看着外面的湖,湖面广阔,她被她大哥囚在这就像笼中的鸟,“就算哥哥要为他的朋友南宫焱烈报复,也没必 要做到这个份上,与陆白和陆家去作对,对劳伦家族无任何益处。”“哥哥那么做自有一定道理,既然你不帮忙,就老实地呆在这别坏我们的事。”赛尔维娜站了起来,走到克瑞斯汀身边,环起手冷冷盯着这个姐姐,“亏父亲当时将你接回劳 伦家,看看克瑞斯汀你现在,对家族又有什么贡献?”“说得好像你有。”克瑞斯汀讽刺道。

上一篇   第1976章 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