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9章 异样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79章 异样

戴维斯曾对她说, 戴维斯曾疼爱地对她说, 回忆起大哥的话,赛尔维娜相信,大哥戴维斯是站在她这一边的,是打算帮她的。 而出生贵族的女子从不自卑,她们有的就是自信,娇好的容貌和优雅的气质让她们相信站在人群中自己就是最好的! “大哥,他真是为我好么……”她问身边另一个随从,虽然她相信大哥是向着自己,但心里始终有一丝不安。 也许是克瑞斯汀说的话。 “一定是的,赛尔维娜小姐,戴维斯先生是你哥哥。”随从回答道。 “大哥若是想帮我,可又为什么要与陆白为敌?那以后我跟陆白还有可能么?”这也是赛尔维娜最不安的一个问题,他大哥现在跟陆白闹得那么僵,她与陆白真还有可能? “相信戴维斯先生一定另有打算,赛尔维娜小姐。”随从又说。 默了一会,赛尔维娜又觉得自己的问题好笑,松了一口气,“是呢,哥哥总不会害我。” “是,赛尔维娜小姐。” 随从回答完她的话,便转身接电话。 “什么?知道是什么人么?”随从对电话说道。 赛尔维娜一般用晚餐一边问,“出什么事了?” “赛尔维娜小姐。”随从回身向她鞠了一躬,“隐秘的监控拍到有一些人找到了这里,行迹可疑,不太可能是戴维斯先生的人。”“这里是私人领域,一般人不会闯进来,看来对方是来找克瑞斯汀的。”赛尔维娜哼了两声,“居然知道克瑞斯汀被关在这,还找上门来了,敢插手劳伦家族的家事,看来, 不可能是克瑞斯汀在医院的那些同事朋友。” “是,赛尔维娜小姐。”随从马上问道,“现在是怎么做?我带人出去拿下对方?还是……” 赛尔维娜不知想到了什么,唇角勾起,用餐巾轻轻拭了拭唇角,“不,马上转移克瑞斯汀。” 但对方的人显然也不简单,已经潜进来了。 在赛尔维娜让人转移克瑞斯汀的时候,已经被对方包围了,枪从四面指着他们,都是穿着西装的保镖打份,黑色的墨镜遮盖下令人看不完全他们的面孔。 领头的人用枪指着他们,“站住,放了克瑞斯汀医生!” “你们是谁?是陆白的人吗?”克瑞斯汀这几天似乎正愁出不去,看到有人来救她,迅速求救,“我被我大概关在这了,你们快救我出去……” …… 夜色下另一座白色的别墅中,陆白正在华灯下的大斤中,正与阿瑞斯谈论明天跟陆釉接头的注意事项。这是陆白在纽约的别墅,虽然陆白白天会去商会,但晚上总是会回他自己的住处,因为他是一个对住处要求非常高的人!几乎这辈子住酒店的次数都数得过来,除了出门 在外的特殊情况。 “找到克瑞斯汀医生了?”阿瑞斯接到另一队人的电话,听到那边的确切答案,阿瑞斯看了一眼陆白,“好,把克瑞斯汀医生接过来!” 客厅中还有另一个人,莫珩瑾。 莫珩瑾下午去跟商会的其他人问了关于戴维斯的情况,这会将所收集的信息都带了回来,也在跟陆白分析这阵子这个戴维斯的问题。 听到阿瑞斯的话,莫珩瑾微笑道,“克瑞斯汀真被这戴维斯给囚禁起来了?那能这么快找到,也是庆幸啊!” “要找到克瑞斯汀所在的地方并不难。”陆白手中的酒杯微摇,白色的酒液在华灯下轻轻流晃着银光,他褐眸看着酒杯,“首先将戴维斯名下所有的房产都找一遍就行了。” “呵。”莫珩瑾道,“你这么确定,一定是在戴维斯名下的房子里?而不是克瑞斯汀她自己的房子,或者那个赛尔维娜的房子里。”“要囚禁克瑞斯汀,一定戴维斯的意思,那么肯定会关在他认为隐秘的地方。”陆白唇边缓缓扬起一抹对自己推算的自信,“他不可能会将克瑞斯汀放在他自己监控之外的区 域,因为他知道克瑞斯汀是站在我这一边,让克瑞斯汀逃出来与我接触,只会对他不利。”“这也算是他算计之外的遗漏了,他估记没想到克瑞斯汀会这么快被你的人找到吧。”莫珩瑾说到这,又想起刚才阿瑞斯发现的一点,“话说,这个‘戴维斯’将老劳伦先生的 遗嘱改成这样是想做什么?”又说道,“其实如果只是想让克瑞斯汀跟她妹妹赛尔维娜小姐闹矛盾的话,他只要告诉赛尔维娜他们父亲的真正遗嘱就行了,那百分之二十本来就是克瑞斯汀的,这已经彰 显了老劳伦先生的偏心,那赛尔维娜知道后也一定闹。” “估记……”陆白英气的剑眉缓缓压下,“只是这样的话还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吧!”“也对,他总会有他的心思,那就等克瑞斯汀过来后再说吧。”莫珩瑾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八点,今晚十一点之前,应该能将事情告诉克瑞斯汀,让她推测一下她这个‘大哥 ’的做法吧!” 陆白没说话,依然皱着眉头。 不,事情似乎有点顺利。 这让他感觉有点异样……“陆白。”莫珩瑾以为他在考虑太晚了,调侃笑道,“我知道你晚上十一点之后会断绝所有的社交活动,不论男女性朋友你都不会见,你跟安夏儿小姐的夫妻时间了嘛。不过 既然现在安夏儿小姐不在,那你破破例也无防!” 陆白瞪了他一眼,没说话,不过莫珩瑾的话并没有错,他与安夏儿结婚后都不会在外边处理公事到太晚,也不会跟别人通电话。 家庭时间,夫妻时间,必须注重!当晚克瑞斯汀被接到陆白的这座别墅时,是九点多,陆白将他们对这个‘戴维斯’身份可疑的问题一一告诉了克瑞斯汀,将阿瑞斯调查到的关于她父亲立下的遗嘱以及这个‘戴 维斯’逼迫律师更改她父亲遗嘱的事也告诉了克瑞斯汀。 听到,克瑞斯汀沉默了半天,脸色渐渐悲伤,“我父亲他……将除了我大哥那份以外,将百分之二十直接给我了?” “这个‘戴维斯’更改你父亲的遗嘱之前,你父亲的遗嘱是那么立的。”陆白说道,“这是阿瑞斯用尽一切办法从那个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那里问来的。”“克瑞斯汀小姐。”虽然克瑞斯汀之前在商会与他们已经认识了,但莫珩瑾还是保待着对女士的礼貌称呼,“你可以去联系警方,查那家律师事务所以及这个‘戴维斯’,更改 死者遣嘱,是违法的。到时可以将你父亲的遗嘱改回去,那百分之二十的财产依旧是你的。” 说到这,莫珩瑾又道,“而且你根本不必管那什么‘你与你妹妹谁联姻的门第高谁就继承百分之二十’的说法!相信,‘戴维斯’只是想激化你们姐妹的矛盾罢了!” 克瑞斯汀不知是不是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眼眶看着就红了,她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先手间在哪,我需要一个人静一下。” “这边请。”佣人带着克瑞斯汀去洗手间了。莫珩瑾看着克瑞斯汀急匆匆去洗手间的背影,叹息,“她大概没想到她大哥会做这种事吧,换谁也受不了,虽然,这个‘戴维斯’可能根本不是她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