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0章 证明他的清白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80章 证明他的清白

陆白皱了下眉,“商会其他人也反应现在‘戴维斯’的处事方式,与以往不一样?”“对,都这么说,但是大家也没有怀疑什么。”莫珩瑾翻了几页文档,上面是一些最近几个月戴维斯出入过的交际场合,“在大家眼中看来,他就是想带领劳伦家族走出以往 的低调状态罢了,还有,因为你没有否认他自荐当顾问,有一些已经开始想要抱他大腿了,所以没有说实话……” “他们会知道,大腿抱错了只会引火自焚。”陆白的声音很冷。 “所以,这也好,利用这一次的机会可以看出哪些人是墙头草。”莫珩瑾道,又问,“艾尔有打电话给你么……” “没有,他那边没有那么快。”陆白看了一会时间,从美国到瑞丹的飞机时间比较长。 想到瑞丹那边的情况,陆白又道,“他要让西比拉放南宫蔻微出来,也许,还要花一些时间做工作。” “你和陆少夫人对这个西比拉有恩,她应该会同意吧?”莫珩瑾道,“毕竟现在陆少夫人在对方手里,要稳住对方,这边必须要先考虑让南宫蔻微过来一趟。” 虽然无罪释放不可能。 但总得让南宫蔻微过来一趟……“瑞丹现在的情况不简单,这个西比拉刚登上王位不久,甚至还有一些人对她有意见。”陆白说道,“如果她无故放了一个死刑犯,更会落人话柄,被人以此作文章,那些人 也许正等她的话柄。” “不过,艾尔会跟她一起想办法的话,他们应该能解决这些问题的。”莫珩瑾又说道,毕竟,辅助西比拉的艾尔和那个皇宫大秘书也不是盖的。 陆白唇角泛了一下,“当然,我开口了,艾尔总会想法办到。” 跟莫珩瑾举了一下酒杯,为他们的友情干了一杯。虽然陆白不是个会常将友情挂于口头的人,但是他身边的朋友,他都非常珍惜和重视,就像他现在能冷静地坐在这,也是因为他相信裴欧到了对方那边后,一定会对安夏 儿的处境有所帮助。 或者说如果见到了安夏儿的话,裴欧一定会设法保护或救安夏儿。 克瑞斯汀出来后,容貌更加明艳,仿佛是去补了一个妆,她歉意地在陆白对面坐下,“不好意思,刚才失礼了。” “无所谓,能理解你的心情。”陆白说。 “我只是……”克瑞斯汀无奈地笑,牵强地笑,“我只是没有想到,大哥他居然会做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做这种挑拨我和赛尔维娜的事,太不敢相信了。”“这几天,我哥哥将我关在那,就是不想让我与陆先生你接触,他说,如果我不打算帮他,也别给他捣乱。”克瑞斯汀既使补过妆了,也难掩眼眶的红润,“我只是想劝他, 劝他不要与陆先生为敌,不要绑架陆少夫人,我不苟同他的做法,但是,他不听我的……赛尔维娜也不听我的,他们总是那样,不顾他人的感受。” “你能站在我这边,我很欣慰。”陆白温和地对她说道。“不。”克瑞斯汀摇了摇头,苦笑,“我只是站在理字这边,陆先生你之前并没有做什么对劳伦家族不好的意思,我大哥他的行为,实属是挑事,他说是为他的朋友南宫焱烈 报复,太可笑了,难道他不惜赔上整个劳伦家族,也要为他那个朋友报仇么?”莫珩瑾想着是不是该安慰女士两句,但克瑞斯汀很激动,她要表达的太多,“我劝过我大哥,我真的尽力去劝过他了,说他现在的做法对劳伦家族没有益处,可是……他不 听我的。” 刚补过妆的脸上,又潸然泪下。 仿佛对于自己大哥所做所为非常无奈。 无奈于她改变不了自己大哥的做法…… “关于我父亲立下的遗嘱的事,我先前也并不知道,想必赛尔维娜处处与我针锋作对,就是因为这个遣嘱吧。”克瑞斯汀的声音悲伤极了。 “克瑞斯汀小姐,你先别难过。”莫珩瑾道,“刚才我们也说了,我们怀疑这个‘戴维斯’并不是真的,也就是说,这个人可能并不是你的兄长。” “你们确定么?”克瑞斯汀用发红的眼睛看着他们,“可我怎么看,他都是我大哥。”“他的行事作风与之前的他,有很大区别。”陆白说道,“一个人的想法可能会随着时间改变,但是,性格,或者说一些小的习惯,却改变不了,克瑞斯汀,你可以回想一下 ,这阵子戴维斯与之前的他有没有区别?” “我会想想……”克瑞斯汀点着头,垂下了她难过的脸色,“希望,你们的怀疑不是真的。” 陆白皱了下眉。 “哦,克瑞斯汀小姐,你为什么不希望我的怀疑是真的?”莫珩瑾觉得她的话奇怪,“你是说,希望这个戴维斯是真的么?”克瑞斯汀摇了摇头,用纸巾拭了拭眼角的泪,“如果我这个大哥是假的,那我真的大哥哪去了?我总不会希望我大哥出事了。虽然他现在做了很多离谱的事,但他总归是我 大哥,我希望他回头,但不会希望他出事了。” 莫珩瑾缓缓看向陆白,对,他们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如果这个‘戴维斯’是假的,那真的‘戴维斯’哪去了? 陆白也皱着眉。 该不会像瑞丹的情况一样,真正的戴维斯被人关起来了?或者已经……克瑞斯汀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见陆白不说话,便道谢说,“陆先生,谢谢你派人去救我,我感到很抱歉,如果不是我催陆少夫人回美国复诊,也许赛尔维娜就不会有冒 充我的机会,也就不会绑走陆少夫人了,是因为我……” “不是你的错。”陆白从沙发中,前倾过身体,亲自抽了一张纸巾给她,“你是安夏儿的主治医生,你只是按时提醒患者回来复诊。” 陆白的大度,让克瑞斯汀更加感动。 她颤抖着手指接过陆白递来的纸巾,发红的眸子看着陆白,里面有着无以复加的情绪涌上来,“谢谢……” 旁边莫珩瑾看着这情况,不知如何接话了,他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十点半了,今天先这样吧,克瑞斯汀小姐今晚也好先好休息一下吧!” 阿瑞斯见景便问陆白,“那陆先生,安排克瑞斯汀小姐在哪休息?” 陆白的私人住处,一般是不会留异性过夜的。 据说,是之前那个南宫蔻微的事引来了不少麻烦……自此陆白再也没有留异样在他的房子里过过夜。 这个问题一出,空气立即安静了。 陆白刚刚拿起酒杯的手,停在空中,杯子缓缓靠近唇。 莫珩瑾也看看陆白,又看看刚刚接回来的克瑞斯汀,“现在戴维斯的人估记也在到处找克瑞斯汀姐,克瑞斯汀小姐去住酒店,或者回你之前住的地方,怕是不安全了。” 莫珩瑾看向陆白,“陆白,你看?”后面的话不便说了。 克瑞斯汀看着陆白,“陆先生,是否有便之处?” 陆白的眉头又皱了一下,之后放下杯子,“没有,克瑞斯汀你今晚住在这吧,珩瑾,你也留下。”交代完之后,陆白上楼去了。 莫珩瑾的微笑僵在脸上,这是也要拉他在场?证明他的清白? 晚上,陆白沐浴之后站在卧室的阳台外面,这边冬夜的星空一片迷蒙,什么星辰也望不见,这让他更加想念他和安夏儿在浅水湾的家。 男人是一个无论事业做得有多大,走得有多远,依旧会恋家的生物——所以他们需要一个给他家的女人。不想,隔壁一间客房的阳台门也开了,刚洗过澡的克瑞斯汀穿着浴袍走出来,看到陆白的一瞬,她也非常惊讶。

上一篇   第1979章 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