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1章 你这辈子只能哄我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81章 你这辈子只能哄我

“陆先生?你也在?”她发出惊讶的声音。 陆白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支根,微微侧了侧目,当看到克瑞斯汀穿着浴袍的时,他又侧开了眼睛,抽了口烟,“吹吹风。” 克瑞斯汀刚洗过澡,但没有洗头发,因为完全没有影响她白天的美丽。 但沐浴露的香水露飘散在夜里,空气中,一点一点地沁入鼻息,带着几分暧昧的味道,特别是孤男寡女,四下无人的情况下。 “你喜欢抽什么牌子的烟?”克瑞斯汀隔着阳台栏杆向他这边靠近来,微笑着,望着他手中的烟。 即使是独立的阳台,但陆白还是为一个异性夜晚的靠近,感到不是很舒服。 虽然克瑞斯汀是他的熟人…… 他看了下自己指间的烟,“我平时并不抽烟。” 克瑞斯汀愣了一下,“……” “这是找阿瑞斯拿的。”陆白道。 克瑞斯汀明了地笑了一下,金发空气中飘着,很是风情迷人,“也许不会有人想到,世界第一富豪陆白会找自己的手下拿烟呢。” 陆白没说什么。 “听说,很多男人抽烟是因为心情不好。”克瑞斯汀靠在阳台扶手上托着半边脸,陆白望着并没有星辰的夜空,她望着他,“陆先生是在想少夫人么?在担心她?” 陆白没有否认,“你知道她在哪么?”克瑞斯汀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大哥是将我关起来之后,才让赛尔维娜冒充我去医院的,他们将陆少夫人抓去哪了,并没有告诉我,因为我不帮他们,他们肯定不会告诉 我的。” “不过。”克瑞斯汀又道,“有一点我可以确定,陆少夫人起码不会有生命危险。” “是么。”“我大哥大费周章绑走陆少夫人,不可能会杀了她。”克瑞斯汀一只手托着脸,一只手手指卷着一缕头发,宛若美神维纳斯的眼眸柔媚地看着陆白,“所以,陆先生你还是多 保重自己,男人想要救自己女人的时候,更要好好照顾自己,不是么?我这是在关心你。” 她的话,听着温柔极了! 但陆白没出声。 他的目光移向克瑞斯汀,嘴角挂出一丝看不出什么意味着弧度,“想不到,克瑞斯汀你还具备当一个红颜知己的本领?不过可惜,我没有结交红颜知己的习惯。” 克瑞斯汀愣了一声,接着笑了,“你真是风趣,我只是看到你担心陆少夫人,替你着急罢了,我也没有兴趣当一个红颜知己。” 陆白的嘴角垂了下去,思絮飘走很远,这样站在阳台上说话的情形,之前也发生过……安夏儿在西莱失去记忆时,他带着她去法国旅游,在酒店的夜里,他们住在彼此的隔壁,晚上就这样和安夏儿站在阳台上聊天说话,当时安夏儿已经忘了他,但是,她面 对他还是会脸红。 待西莱的事情落定,他们离开西莱的前一天晚上在曼莉宫时,他们也曾依偎在阳台上,看着王宫里燃放的绚丽烟花,他抱着她,她在他怀里呢喃。 她感于他的情话,生气地问他, 当时他说。 她抓着他的衣服要他保证。克瑞斯汀见陆白的目光似乎在她身上,她下意识地摆了一个好看的姿态,对看着她的男人说,“陆先生,其实陆少夫人的事我也很难过,包括我家里的,我大哥,还有赛尔 维娜……说实话,我今天受了很大的打击,所以无法入眠。” 这话听着,就是需要对方安慰。 但陆白并没有在看她,陆白的目光透过她是看到安夏儿的身影,回想起他们几次站在阳台上说话的情形,一幕幕历历在目。 见陆白的目光带着疏离,像隔了层望不清的迷雾般,克瑞斯汀试着解释,“陆先生,我只是,想听你说两句宽慰我的话,你知道我现在没有什么人可以倾诉……” “克瑞斯汀,能把你救出来真是庆幸。”陆白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转身回卧室去了。 克瑞斯汀愣在阳台上,风吹着她的卷发,她红唇缓缓撩起,“庆幸?” “咳咳咳!”旁边又传来一阵咳嗽声。克瑞斯汀一回头,见莫珩瑾不知什么时候也从阳台上出来了,并不知道出来多久了,仿佛没看到她刚才与陆白的一幕,调侃笑说,“呀,真是巧啊,想不到我们的房间都在 隔壁,怎么,克瑞斯汀小姐,你也出来吹风?” 克瑞斯汀将身上浴袍捂紧了,随即大方转身带起笑容,“是,真巧,莫总也没睡?”“陆白在为找陆少夫人的事忧心不已,作为一个朋友,看到他忧心,我又怎能高枕无忧?”莫珩瑾笑了笑,“不过,我与陆白的想法一样,能平安将克瑞斯汀小姐救出来,真 是太庆幸了。” “多谢。”克瑞斯汀点点头,“真的很感谢他,不然,我大哥是不会放我出来的……” “不过,陆白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莫珩瑾说道,“克瑞斯汀你要是找他当倾诉对象的话,那是找错人了,除了他老婆,对其他人来说陆白就是一座大冰山啊!” 克瑞斯汀耳尖有些滚汤。 莫珩瑾……莫不是听到了她刚才跟陆白说的? 她咬了咬唇,为自己找到台阶下,微笑抽了抽,“让莫总见笑了,刚才我一时情绪低落,说了些莫明其妙的话……其实,我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而以,并不是针对陆先生。”“是么,那很可惜,这里没有可以听克瑞斯汀小姐倾诉的人。”莫珩瑾走了几步,又回过那张温润斯文的脸庞,伸出一指手指在唇前,意味地说,“包括我,因为我也有女人 ,让她知道我半夜跟别的女人在阳台聊天就完了。” 看着也离开了阳台的莫珩瑾,克瑞斯汀咬着唇,脸色一时变化万千…… ———— 夜色下的古堡,黑色所罗门的首领会议。 除去南宫焱烈那个总首领以外,其余的十一分区首领都到了,代南宫焱烈发言的戴维斯一番欢迎分区首领的致词后,便开始说这次的会议主题:“南宫的意思是,这次给他们一次难忘的经历,三天后‘美利坚商会’有宴会,到时我也会出席那宴会,与大家里应外合,将美利坚商会成员都控制住,或者,杀了现场所有‘ 美利坚商会’成员,给外界一个警告,世界第一的金融商会在我们黑色所罗门面前,也溃不成军!” “这一次,将全球的商业大腕都控制在那个宴会上,要一网打尽么?”有人疯狂地笑起来,“冒似,会轰动世界啊!” “想到全球前六十强的企业大腕将全部死在我们手中,到时这个世界的恐慌,真是令人兴奋,哈哈哈!” “既然大家没意见,那就准备三天后动手。”坐在首席座上的戴维斯目光看着冷下去,可怖地说道,“杀光美利坚商会所有的人,包括,陆白!” “哈哈哈,完全没意见!” “那请问,总首领什么时候过来?”沃沙脸色也极嘉,笑说道,“毕竟这么大的事,这么一大场戏,总首领不过来看看也太可惜了!” “对对,总首领什么来?”其他人又马上问。 面对其他人问题,戴维斯道,“放心,他一定会来。”周围又响起了呼声,乃至吹口哨的声音,这帮恶徒都在为三天后的大屠杀感到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