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2章 两个男人之间的瓜葛!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82章 两个男人之间的瓜葛!

其实这个‘戴维斯’并不是意在美利坚商会‘顾问’一位,他,只是想挑起混乱而以,制造混乱而以! ——他要给这个世界制造一场恐怖的恶梦! 那就是全球前六十强企业的主导者都一天之内死于非命的话,那整个商界都被会恐慌笼罩,整个商界次序都会乱了! 这就是他想要看到的! “还有一件喜事。”戴维斯又看向洛卡,“今天洛卡首领已经将藏有第四幅以色列王国时期画的人抓来了,大家为洛卡的能力鼓掌!” 其他人都象征地鼓起掌,又在尖叫,又在吹口哨。 洛卡环着手,依然一幅傲慢和吊儿郎当。 只是沃沙鼓掌的姿态偏为庸懒,他的表情令洛卡不爽,冷哼道,“沃沙首领,你对我是有什么不满么?” “哪里,我也在为洛卡首领能以最快速度抓到藏画的人感到喝彩。”沃沙说道,“只是,听说你抓来的,是一个安保公司的老板,z国的一个退役的少将啊!” 一听到这,周围马上静了,都看着洛卡。 洛卡知道沃沙就是在杀自己威风,黑着脸道,“我不管他是谁,只要画是在他手中,我就一定会撬开他的嘴!” “要撬开一个前少将的嘴,恐怕不易啊,洛卡首领。”沃沙笑道,“希望你能拿到总首领想要的第四幅画,毕竟所罗门王的宝藏还是很吸引人的。” 洛卡早看沃沙不爽了,当即蹭地站了起来,眼看就要打起来,戴维斯出声了,“你们都坐下,会议还没完,还不到你们闹的时候。” 洛卡这才沉着脸坐下去了,而沃沙依然微笑着。“还有一件事就是,cat那一队的人在z国被抓,除了她和她的副手肯以外,其余兄弟全军覆没。”戴维斯说道,“本来按组织的规定,南宫是要派角拓他们去肃清cat他们, 不过如沃沙所说,cat也算是筹备资金有功,那么就功过相抵,cat撤去分区首领,她和肯归入沃沙的队伍中。” 一直低着头不敢出声的cat说道,“谢谢戴维斯先生……” 整个组织,就她一个女的。 在这群豺狼虎豹中,她就像是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白兔,力量单薄。这里的人也不讲究怜香惜玉,毕竟都是亡命之陡,他们需要女人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去找来解决需求,没人将她当回事,即使她被革去了分区首领的头衔,其他人关心的也 是她原来负责的市场: “那她原来负责的区域现在归谁?” “我建议抽签!” “不,用子弹说话吧……” “不必争了,cat原先负责的区域由沃沙接手。”戴维斯说道。 争议声停了下来,看向沃沙,有不服,也有不甘。“我也不同意。”洛卡又说话了,“大家别忘了,现在沃沙身上还有嫌疑,谁不知道沃沙他以前是条子,他的嫌疑没洗清,还要将另一个区域也给他?不妥吧,别到时他联系 警方过来将我们组织一锅给端了!” 洛卡一出声,其他人也附议起来,“对,我也听过沃沙……” “传闻终究是传闻,怀疑我请拿出证据。”沃沙说道,“如果只是不服气的话,随时欢迎你们来找我挑战,但我不会手下留情。” 洛卡狠狠地盯着他,“若不是跟你一个组织的,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但既然我们现在是一个组织的人,就最好先握手言和吧,洛卡首领。”沃沙说道,“我相信南宫也不希望看到我们相互斗欧。” 对他们总首领以名字相称的,在他们这些分区首领中,只有戴维斯和沃沙,因为他们俩的能耐最大,也是从上一任总首领还在时就呆在组织里的,资历在…… “沃沙说得对。”戴维斯看了眼沃沙,说道,“洛卡首领,怀疑沃沙首领又没有证据,我们总不能冤他。” “有一句话,叫宁杀错不放过!”洛卡瞪着沃沙。“这样吧,我会找个机会让沃沙证明他自己,眼下就别吵了。”戴维斯这话听着像是为沃沙说话,但其实是埋了一个坑,因为他的意思是说沃沙必须自己再找个机会证明自 己。最后散会后,洛卡当着所有人的面故意对沃沙说,“既然刚才沃沙首领说我绑了那个前少将回来,担心我会从他那里拷问不到那幅画的下落,那沃沙何不跟我去一趟,跟我 一起去拷问一下那个裴欧?” 此时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除了他们俩,就还有跟着沃沙的矛小咪,戴维斯和利姆。 听到洛卡的话,沃沙笑笑,“我若是没记错,洛卡首领似乎很讨厌你的猎物被人抢走?怎么?如今舍得让我去拷问你抓的人?”“那得分什么时候嘛,刚才沃沙首领你不也说,我们最好握手言和么?”洛卡非常狡猾,看了一眼戴维斯说道,“戴维斯先生,我如今只是想请沃沙过去帮我一起拷问一下那 个人,不知戴维斯先生你意下如何?” 戴维斯点了一下头,“那沃沙你就过去帮他一下吧。” “既然戴维斯先生都开口了。”沃沙站了起来,高大的身体与洛卡对立而站着,“行,那我就随洛卡首领你走一趟,刚好,我跟那个裴欧……也算有点瓜葛。” 听着沃沙冷漠的话,矛小咪很是震惊。 裴欧她见过,在z国s城的时候…… 沃沙真要去跟那个裴欧见面? 沃沙与洛卡走去关着裴欧的地方,后面跟着两个随从,走在古堡幽长的走廊中,二人之间气氛寂到空气快要停止流动,只听到他们一行人的脚步声。“洛卡首领,你根本不是想要让我去帮你拷问那个裴欧吧?”沃沙先开口,他清楚地知道洛卡的想法,“你在怀疑我,怀疑我是不是真正投身与黑暗的世界,投身于罗色所罗 门了,我之前当过警察,你怀疑我是卧底。” “当然,我从未停止过怀疑你。”洛卡咧开凶恶的笑容,“即使现在没有证据,那以后我也会慢慢找,眼下就是一个机会,如果你是警察的话,想必不能杀人吧?” “哦,你想让我杀了那个裴欧?” “在问出那副画的下落之后,你如果不杀他,我就有足够的理由向总首领揭发你。” “呵呵。”沃沙摇摇头笑,“放心吧,等那幅画的下落问出来之后,我会第一个杀了他,而且不会问你的意愿。” “哦,这么爽快?” “洛卡首领你大概不知道吧,他现在的未婚妻……可我之前的女朋友。”沃沙微笑着。 “原来是因为女人,哈哈哈!”沃卡大笑,听不出来到底有没有相信沃沙的话。 “虽然,我前女友误以为我死了,但是,看到她跟别的男人好了……”沃沙咬着牙,黑眸中突然漫起狰狞的冷笑,“我就是不舒服呢,手刃这个男人,一定会让我舒服些吧!” “吃醋么?”洛卡眼角睨着他,“你还喜欢那个女人?” “不。”沃沙眼底没有一丝感情,“我这些人对用过的东西有点占有欲,哪怕是我扔掉的破鞋,我也不允许别人捡。” “哈哈哈,是么,那等下我就看戏了?”洛卡哈哈大笑着。 来到裴欧被关的房间,这间房间被改成了一间类似刑室一样房间,各种刑器。裴欧被两条铁链拷着手,靠墙站着,由于铁链另一端固定在墙上的高度的原因,他不能坐下来,只能一直站着,闭着眼睛,神情泰然自如,不像阶下囚,倒像等待客人造 访的主人。听到门开的声音,他抬起目光,看到了两个进来的男人,其中一个是绑他回来叫洛卡的人,另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