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3章 她可以忘记你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83章 她可以忘记你了

是他在南非看到的那个男人。品书手机端 m.. “果然在这碰到了你。”裴欧说出冷冷的话。 洛卡看着裴欧的眼神,顿时对沃沙笑道,“看来,你那个前女友的现未婚夫也一样敌视你啊,哈哈哈!沃沙首领,请吧?” 说着拉出一张椅子,坐了下去,朝门外的人挥了下手,门外的人立即关了门。 听到洛卡的声音,裴欧顿时明了,对着眼前这个叫沃沙的人讽刺道,“叫什么沃沙,直接叫你的本名不好了?是不是?原z国警界的辑毒英雄,封龙?” 世界不会有长相如此相似之人,巧合没那么多的! 这是封龙!“你果然是认识我。”沃沙用一种前辈的目光看着被铁链锁住的裴欧,负着手在裴欧面前走了几步,“在南非时与你碰到的那一面,我从你的目光看出来了,你一定是认识 我。我还让人去试探过你,看看你回去后是否会第一时间说出你见到我的事……”“那个矛小咪是么?很可惜,听说最近z国s城的警方转移她时,她被同伙救走了。”裴欧说道,“不然,以她犯的金融诈骗罪,以及加入你们那个黑暗组织,起码都得坐牢。 “她现在是我的手下,我自然会让人去救她。”沃沙眼角移角瞥向裴欧,“不过,我之前当警察的时候可沒有印象见过你,作为一名缉毒警察,相片也不会在媒体曝光。” 那么这个裴欧为什么会认识他? “展倩留有你的照片。”裴欧直接说。 沃沙怔了一下,笑了,“原来是这样,她还记得我?” “她不像你,违背道德与良心,背叛自己的爱人与国家。”裴欧讥讽他,“以前是一名警察,如今,却堕落成了这个黑色所罗门的人。”沃沙对于裴欧的话,无动于衷,“裴欧,你退役前不愧被称为最年轻军王的男人,果然是正气凛然啊!不过呢,我们永远不会了解别人的遭遇,像别人也永远不会对我们 的遭遇感同身受。” “说再多,还是你自己没坚守住原则与底线,才会诈死加入这个黑暗组织!”裴欧愤怒道,想起展倩看到这个封龙照片时崩溃的样子,裴欧恨不得将这个男人打死。 展倩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她当时没能救他,甚至,因此还转过行……沃沙又笑了一下,“我坚守住自己,他们也未会必救我,我当年第一次执行卧底的任务时打电话回去,说再继续下去对方肯定会发现我的身份,但是他们未没有撤消任务, 还让我继续深入调查。”沃沙缓缓拉起他身那件紧身的黑色衣服,露出他身的可怕伤痕,狰狞地笑着,“其实,当年那个帮派老大早发现我的身份了,我差点死了,是黑色所罗门的一任 总首领救了我。”“所以你加入了这个黑色所罗门是么?”裴欧吼道,“你知不知道展倩一直对你的死耽耽于怀?她觉得是她没能救你,现在看到你的照片,她整个人都会崩溃!她因此转行,不当军医跑去跑了记者,她不敢谈恋爱,她怕她下一个男人也会死掉,你知不知道她痛苦了多久?都是因为你,封龙,你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你居然在她面前诈死 ,利用一个女人对你的感情,让她证明你的‘死亡’!” 沃沙看着裴欧发怒的猩红双眸,带着雷霆震怒的脸庞,那活像要为了展倩亲手杀了自己的恨意,沃沙只是不屑地笑了着,用末尾挖了挖耳朵。 “冷静点,裴老板。”他道,“你现在不是少将了,听说是注资进了一个安保公司当了老板?现在叫你裴欧或裴老板较合适,对吧?” “你不配叫我名字!你是军人之耻!警察之耻!”裴欧知道这个封龙以前还是特种兵,后来转业去了警界,当了辑毒警界的英雄。 不想英雄也惊不起对死的恐惧,惊不起诱惑,也堕落了! “没办法啊。”沃沙说道,“因为她是我最亲密的人,只有她相信我死了,别人才会彻底相信我死了。” “你竟然这样利用她,你还是不是男人?”裴欧心里的愤怒无法言喻。 “无毒不丈夫嘛!”沃沙笑着,“这不,多亏了展倩的作证,我现在才在外边逍遥快活了这么多年,投身黑暗世界,这种无拘无束的生活着实爽快啊想弄死谁弄谁死!” 裴欧一个箭步去,只想将这个卑劣之徒撞死! 但是在离封龙一步之遥锁链牵住了他。 沃沙站在他刚刚够不着的地方,用含笑的目光看着情敌一样看着裴欧,“听说,她跟你订婚了?” “因为你这种人不值得她守一生!”裴欧怒道。 “呵,什么为了我差点崩溃。”沃沙笑道,“说明她对我的爱也那样,这不,我一不在,她便爱了其他的男人,说是水性扬花也不为过吧?” “不许你骂她!”裴欧咬着牙,一字一句道,“你他妈,没资格再批判她一个字,你更没权利说一个守了你将近七年的女人水性扬花!” 沃沙冷漠着目光,对于裴欧的愤怒,根本不为所动。 身后坐在椅子嗑瓜子的洛卡眯了眯眼睛,在考究着沃沙的话,沃沙的事他多少听过一些,似乎是因为被一任总首领所救,所以才加入了黑色所罗门。 难道,他真不是卧底? 洛卡将手的瓜子壳随手一扔,“沃沙首领,你不是准备跟他讨论一个晚关于你们那个女人的事吧?还是不忍心下手?光是讨论他是不会將画的下落说出来的。” 沃沙迎视着裴欧如发怒的雄狮一般的眼神,毫不退缩。洛卡又哼声笑说,“听说,戴维斯让你去切了那个陆歆小姐的耳朵和手指给陆家寄过去,你非但没做,还帮她进行伤势伪装?这让我不得不怀疑啊,你是不是不忍心伤害你 们z国的人?还是,你的身份真有问题?” 对于洛卡的话,沃沙仿佛很平静,毕竟洛卡怀疑他不是一两天了。他转身向旁边放着刑器的一张桌子走去,“开玩笑,我私下帮了那个陆歆小姐,是因为对方是个女人,怜香惜玉之心嘛,男人总会有点的,何况还听说她弹得一手好钢琴, 连戴维斯都专门去听过她的演奏会,我打算如果日后有机会我也去听一场呢! 把她手指剁了,听不到钢琴了岂不可惜。” 他拿起一副尖锐的指虎戴在手,朝裴欧走去,在裴欧猩红的恕目,他猛然一拳击在裴欧结实的腹部! “嗯……唔!” 裴欧瞪大眼睛,整个身躯弯了下去。 封龙有当过兵之后又转警界的经历,身手过人! 他戴着增大伤害值的指虎,第一拳,裴欧脸色便失去了血色。 裴欧心想,算他没被困住,打起来,这个封龙也绝不是一般的劲敌! 沃沙微笑着,说完他后一句话,“但对于男人我没那么那个耐心了。” “哦霍!”咯卡变态似地吹了一声哨,“裴欧,看来你没那么好运了啊,快点将那副画的下落说出来吧,好死个痛快!” 裴欧深呼吸了一口,身躯重新站直时,眼眸里又是一个军魂的刚烈,“做梦,你们拿不到那幅画。”“听着裴欧!”沃沙猛地抓起他领口,用黑暗的眼神警告他,“我很乐意杀了你,冲你夺走了展倩我也想杀了你,不过我们组织的总首领下达了命令,需要找到那幅画,想少吃点苦头的话,赶紧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