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4章 答应过她,绝对不会死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84章 答应过她,绝对不会死

“呵呵。≦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裴欧也冲他笑,“你也给我听着,我之所以会让我们的委托人将画交给我保管的原因,除了保护他和那幅画,还有一个原因是我知道你们组织在找这一幅画,而 我要找你,确认封龙你不是一个值得展倩爱的男人,所以我是刻意来到你们这个大本营。” 沃沙脸色僵了一下。裴欧的笑容却愈发灿烂,像太阳神一样嘱目,“现在我可以让展倩放下那个让她耽耽以怀的男人了,可以让她忘记你了,她不必再自责了,自此你将完全退出她的世界,退 出她的记忆,下回见到她,我可以堂堂正正跟她求婚。” 这一趟来美国之前,他去帝都找过展倩,相依的早晨展倩还做过恶梦,梦到过这个封龙……她从恶梦醒来,满头大汗,神情悲伤得令他心疼。 看到那样被一个人渣纠缠于恶梦的展倩,裴欧感到心痛! 他知道,不帮展倩解开这个心魔,即使他们结婚,展倩也会脱离不了封龙的阴影…… 在南非见到封龙时,裴欧便打算了回去一定要查清这件事,所以无论展倩怎么暗示,他都没有跟展倩求婚。 因为,他不知道这一趟来美国找这个封龙,能不能回去…… 不,他一定要回去! 他答应过展倩,他绝对不会死,他不会让她爱的第二个男人死!! “求婚?”看到裴欧愈发决然的面孔,沃沙脸色的表情似乎出现了裂痕,“你们还真准备结婚了啊?不怕我回去,杀了你们两个?” “不会。”裴欧笃定地告诉他,“因为我不会让你回去,你碰了我,你到此为止了,你这个叛变的人别想再逍遥法外!” “哦哦!沃沙,你居然也有被小瞧的一天啊哈哈哈!”旁边的洛卡疯狂大笑。 沃沙的笑容没了,他凑近裴欧面前,“我会继续逍遥法外,因为——” 他一拳又猛地击在裴欧身。 “啊……” 裴欧的叫声都不完整了。 沃沙抓起他,“因为到此为止的是你,不留在你们家里结婚还敢跑过来送死?相信我,你会死在这!成为第二个让她痛苦的人!” 沃沙甚至都没有再问画的事情,像泄愤一样将所有的暴力拳头、手肘,膝盖等空手博击技术如暴风雨般落在裴欧身。 但裴欧像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一样,陈了闷哼,之后连叫都没有再叫一声,求饶这种事,好像与他无关,画的事自然也只字未提。 最后,沃沙看着被自己打昏的裴欧,抓起裴欧头发笑道,“居然扛得住我半个小时暴击的人,还没出现过呢,果然不简单啊?”回头,他取下手沾满了裴欧血的指虎,扔在一边说道,“不过,虐待一个没有意识的人,不是我的兴趣,看着对方痛苦的脸色再施加伤害值才是我的兴趣所在。洛卡首领 ,交回给你们吧,不过以后若有需要请随时找我。我非常乐意参与对他的拷问!” 洛卡眯了眯眼睛,将手未磕完的瓜子放不了,“好说,反正今天只是一个开始,以后的拷问会一天一天加重,我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 想起裴欧说起过的关于军人的意志力,洛卡黑着脸,走出这刑室后便对手下说,“用冷水把他泼醒,继续给我打,别给他休息的时间。” “是,洛卡首领。”洛卡的两个手下进去了,拿起了钢鞭。 跟着封龙过来的矛小咪躲在一根柱子后面,看到封龙和洛卡从那间刑室出来,心想,原来裴欧是被关在这里了…… 又看向封龙那边,只见洛卡和封龙向另一个方向走去,矛小咪又悄悄跟过去,像一个小粉丝在远远跟着自己的偶像,即使能多看一眼对方也高兴。 而那个洛卡,在矛小咪眼是个十足的大恶棍了,她实在不知道封龙为什么还要跟洛卡走在一起。 她鼓着脸,“沃沙也真是的,干嘛还要跟那个恶心的人走在一起。” 前面,发觉洛卡跟来,封龙问,“怎么?洛卡首领你不继续去拷问那个裴欧?”“现在让手下去吧。”洛卡说道,眼角不太相信地看了一眼封龙,“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你真背叛了你以前的单位和恋人,投身到黑色所罗门来了?我怎么听着,总觉得 不大相信呢!” “呵呵。”封龙笑道,“人各有志,我这也不叫背叛吧,只不过选择了我自己想的生活罢了!” 又道,“再说了,他们对我不仁义,我又岂能回报他们以情义。” “哈哈哈!”洛卡大笑起来,“你刚才若是直接杀了那个裴欧,我会毫不犹豫相信你!” “杀了他?杀了他那幅画怎么办?”封龙眼角余光精明地撇向洛卡,笑笑,“到时候你再将责任推到我身,让南宫他来杀我?洛卡首领你还真是永远都那么狠毒。” 洛卡突然停了下来,用阴厉的目光看着封龙,咬牙狠声道,“戴维斯先生说会让你找机会证明你自己,那我等着,等着看你怎么证明你自己。” 封龙也挂着适的笑。 “如果到时你证明不了。”洛卡走到封龙面前,拿出一把枪指着封龙的头,“我会亲自替组织肃清你!”尽管跟在后面的矛小咪看得心惊胆战,但封龙对于这把对自己的脑袋的枪,没有丝毫畏忌,精利的眸光往枪口的位置一撇,“洛卡,我可以视你这个行为是在向我挑战么? 如果是——” 话落,封龙手的枪也抵住了洛卡的下颌,动作快得几乎看不见他何时从身拿出枪的。 这样,二人对峙着,空气像变成了黑色围绕在他们二人周围旋转! 洛卡盯着封龙,眼是等着时刻肃清这个怀疑对象的阴狠;封龙盯着洛卡,是毫不退避的冷漠,只要洛卡再动一下他会毫不犹豫先打穿洛卡的头颅! 蓦地,封龙嘴角动了一下,“要动手么?” “……”洛卡盯了他一会,却将枪收了,“不,我等着揭穿你当着组织所有人的面杀你的那一天。” “那很可惜,永远不会有那一天。”封龙也收了枪。 洛卡性格阴晴不定,先兵后礼,收了枪后又向某个方向作了一个邀请的手势,“既然这样,沃沙首领随我一起去看看那两个女人吧?” “那个陆歆小姐和陆少夫人?”封龙轻声哼笑一声,走前,“也好,听说那个陆少夫人可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啊,都南宫都没躲过她的魅力……” “依我看,总首领将那个女人占为己有,那个陆白又能怎么办!” “不是谁都像洛卡首领你这样的野蛮人,也许南宫是想得到她的心呢!” “心?哈哈哈,心又他妈值几个钱!” “这么说吧,能俘获女人的芳心那会有一种成感,不过洛卡首领你这种粗人是不会明白了。” 听着封龙的话,洛卡哈哈地大笑着,“那是因为老子不需要什么心不心的恶心的东西,看的女人直接了行……” 来到关着安夏儿和陆歆的房间门口,四个守门的人向他们点了一下头 “洛卡首领,沃沙首领。” 按武力值以及所带的队伍来算,洛卡和沃沙在组织里是最强的,没人敢对他们不敬。 “把门打开。”洛卡毫不客气道。 “是。” 在此之前,安夏儿和陆歆正在房间里思忖良久,想着有没有逃出去的办法。但无奈,据她们从窗口望出去所了解到这里的地理环镜,她们算逃出古堡,也跑不出去,因为这古堡通入河对岸必须由古堡放吊桥下去,而河,是饲养的鲨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