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8章 是那个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88章 是那个人…

说完,封龙从矛小咪身边径直走过。品书 身后被拒的矛小咪哭得满脸泪花,月光照在她娇小的影子,她脚步晃了一下,难过得差点倒下去。 她哭着咧开牵强的笑容,沃沙果然对她很好呢,虽然他不喜欢她。 这古堡的第三层有许多房间,还住着其他几个分区首领,那个瘦绅士背靠在一间房间门里面,喝着红茶听着外面的声音。 “小猫咪被拒绝了呢,真可怜。”他吸了一口红茶,又睁开奸滑的眼睛,眼角一扫门外矛小咪低头离开的背影,“不过想离开组织,这可真是个重大的消息……” …… 安夏儿被戴维斯抓着胳膊带离原来的房间后,她一直想甩开这个男人的手,但无奈她力气没他大。 她骂道,“我叫你放手,听到没有!我还以为你至少是个绅士,原来……” “原来怎样?”戴维斯脚步停了下来,看着她。 安夏儿吞咽了一口,看着他拽着自己胳膊的手,“总之你先放开我。”“放开你让你到处跑?”戴维斯眼睛像蒙着一层雾,有着令人看不明白的东西,“这座古堡里面的人没有一个你应付的来,你如果想再次遭到像洛卡那样有意图的人,你跑 吧。” 他松手了。 安夏儿真想撒开脚跑,一边跑一边呼叫……如果这是在闹市心的话,起码能吸引外面一些人的注意。 但这似乎是个荒效野林的地方。 她搓了搓自己被抓酸的胳膊,看了看周围,“你想带我去哪?” “我那。” “你想干什么?”安夏儿马退后两米远警惕地看着这个人。 “除了我那里别人不敢乱来,其他人地方我可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背着我做什么。”戴维斯告诉她道,“洛卡那样的人,这里不止一个。” “呵呵……”安夏儿笑两句,讽刺说,“戴维斯先生,说得好像你有多正经一样,别猫哭耗子了。” 戴维斯向她逼近,他的眼神令安夏儿看了害怕,安夏儿退到了墙角,“你别忘了,我是人质,我若是受伤了或者死了,你无法从陆白那里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 戴维斯无声地从鼻息哼出一丝笑,“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安夏儿背抵着墙,手缓缓攥紧,“总之你想要的绝不是属于你的东西,无论是那个宝藏图,还是‘美利坚商会’里的利益。” “古代皇帝是靠侵略其他领土扩张自己国家的领域,有些东西只要你拿到手了,并且拿稳了。”戴维斯缓缓凑过她的耳畔,“那是你的了。” 安夏儿指尖微微颤抖。 这个男人的气息令她胆战,有这种暴君论为原则的人,她之前不是没见过,南宫焱烈是这种人,也是这种人,最难对付。 因为他们的计谋与狡猾不是你能想象,以及大多数人也无法披及! 安夏儿抿了抿唇,“刚才,那个叫洛卡的人说裴欧……裴欧也被你们抓过来了?” “哦,终于问到了那个人?”戴维斯嘴角含笑,但只是一瞬消失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那是他自找的,而他这次会玩完,不论他曾经是不是z国的军王。” “你们……不会是他对手的。”安夏儿说这话时,也是在替自己打气,因为她无法想象裴欧怎么都能落到这些人手。 难道,裴欧是来救她?陆白让他来救自己……然后裴欧计被这些人抓了? 但裴欧已经去安保公司了,与展倩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也不认为陆白会在这个时候让裴欧深入敌方救她。 陆白并不是一个喜欢麻烦朋友的人,何况那不是麻烦,是冒险! “那要去看看他现在的样子?”戴维斯低低的笑音在耳边,充满警告和恐吓,“洛卡现在负责拷问他,我保证,你过去可以看到他浑身是血抬不起头的画面。” 安夏儿身子颤了一下,背后发寒,如果裴欧都这样了……不,她无法想象。 可如果裴欧真的在这,她怎么着都要去看看他,“我不信他落到了你们手,除非我亲眼看到他。”“你还真想去看他?”戴维斯眼角带着一丝精锐,红棕色的眸子下面覆盖着什么,他仿佛看穿了安夏儿的意图,“看来那个裴欧确实是你和陆白的挚友,不愧是说出‘朋友妻不 可欺’的男人。不错,还真是丈义,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去看他。” 安夏儿本来想反驳些什么,但她听到戴维斯说的‘朋友妻不可欺’时,她脑子里闪过些什么,她突然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你……你刚才说什么?” 裴欧确实说过那句话,是在很多年前那个赌王的游轮面,意外地遇到了一个人。 可是,那个特定场合发生的事这个戴维斯不应该知道。 不,应该说陆白都不知道,因为当时在场的人只有三个。 她和裴欧,还有一个…… “你是……”安夏儿张了张口,看着面前这个戴维斯,她突然满脸恐惧,“你是,你是……” 戴维斯眯了眯眼睛,见安夏儿似乎看出了自己什么,他嘴角的弧度带起一丝戏谑,“我说过,我不可能会放过你,不论什么时候。” 他长长的金发从肩头流落下来,带着香水味飘在她的肩,安夏儿像看到了令她非常恐的人,瞪大的瞳孔映着这个恶魔,“真的是你,你竟然……伪装成了戴维斯。”“戴维斯算什么。”他用戴维斯的‘脸’说出这句话,更令人心寒,像侵占似地强迫安夏儿大脑接受一个现实,他咬牙狠诚地说,“往后,我可能会成为你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你这辈子都无法逃脱我!” 他猛地抓她的手腕,不容她反抗拽着她大步走去他的地方,安夏儿拼命想抽手,“放开我,陆白会来救我的,你敢伤害我他不会放过你……” 另一边,矛小咪耸拉着脑袋,一脸悲丧地不知怎么地走到了关着裴欧的那个刑房里。 她今晚本是鼓起勇气向沃沙表白,甚至想与沃沙逃离‘黑色所罗门’,不想都被沃沙拒绝了,身心双重打击,不知为什么,这时候,她突然想却看看那个裴欧。 展倩喜欢的那个裴欧。 “cat,做什么?”知道她从区首领的位置撤下来了,刑房外面的守卫对她都没有之前的客气了,甚至警惕地盯着她。 “洛卡首领在?”矛小咪将脸的情绪平复了一下。 “洛卡首领刚走。”两个看守刑房的人盯着她,“并且交代其他人……” “不行啊。”矛小咪故意想说他们失策,“对于阶下囚,应该是日以继夜的拷问,怎么能让他休息呢,洛卡首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 两个看守互看对方一眼,又狐疑地看向矛小咪。“听说最后一幅画是这个裴欧藏了,那你们更加要不分昼夜拷问了,这裴欧以前是军人,意志力本来强大,倘若让他有休息的时间,我们是问不出结果的。”矛小咪说 道,微微一笑,“开门吧,既然洛卡首领去休息了,我帮他拷问。” 她抽出随身带的一条鞭子,用力一扯,皮鞭拉扯的声音发出令人胆战的声音,仿佛想象得到抽打在人身那种绞肉般的痛楚! 两看守见她一个人,便打开了门,“但不能让他死了,洛卡首领有令,在那幅画的下落问出来之前,必须留他一条命。”矛小咪眯着微笑,身影像一只猫般脚步轻盈地走了进去。

上一篇   第1987章 喜欢你

下一篇   第1989章 劝她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