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1991章 没有他,你自然是我的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等1991章 没有他,你自然是我的

安夏儿为他的冷笑声,背后生出一层薄汗来。 他这么记仇的人,怎么可能会让戴维斯脱离黑色所罗门。“原本我和戴维斯差不多同一时间加入黑色所罗门,作为欧洲的贵族,很多贵族都有黑白两道的势力,起先我们加入这个组织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家族找一个备用的盾牌。” 南宫焱烈说道,“只是后来在我和陆白的斗争中,我败了,南宫家族也一并出事。” 说这话里,他紧盯着安夏儿,仿佛她是源头似的。“所以我必须在黑色所罗门中加强自己的地位,我不会允许任何人踩在我头上。”南宫焱烈说到此处又笑起来,“听说上一任总首领就是在上上任总首领死后才坐上了组织的 一把手,所以我想要掌控整个黑色所罗门,只要杀了上任总首领,这个组织的人就会服从我。” “知道上任总首领身份的人,不过一两个,一个是毒蜘蛛。”他说道,“还有一个,是沃沙。” 是那个男人……安夏儿拧眉。“毒蜘蛛被我杀了,沃沙对于上任总首领的事闭口不谈。”南宫焱烈说道,“对于我的质问,他说也与上任总首领失联了,毕竟不反对我取而代之,成为组织的新任总首领。 “……”“这个男人很聪明。”南宫焱烈在夸封龙,“当时的局势,拥护上任总首领的人已经被我用计叫去了瑞丹,死得差不多了,黑色所罗门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沃沙他要不服 从我,要么也会一并被肃清。所以他选择了前择,服从我。” 所以,黑色罗所门的上任总首领就是再也没消息了? 南宫焱烈已经取而代之掌管了现在的黑色所罗门?安夏儿心想。 不,也许是知道南宫焱烈很难对付,对方为保一命,自动放弃了总首领一位,再也没出现过了…… “也许他不想跟我面对,逃走了。”南宫焱烈喝了口酒,说道,“明智之举,他若出现,我肯定会杀了他。” 安夏儿想起陆白说过的话,当时她和陆白从瑞丹回国后,陆白提过黑色所罗门的一些事……“当时……你和毒蜘蛛为什么都去了瑞丹?”安夏儿试着问了问,她纯粹是好奇,“你可以说是因为南宫蔻微在那,你想联合她再夺取瑞丹的大权,但是,毒蜘蛛也同时出现 在那,就不正常了吧?” 南宫焱烈猛地抬起双棕红色的眸子看着她,那目光犀利地令安夏儿打了个冷颤。 他嘴角缓缓邪开,“陆白告诉你的?” 他的母语是意大利语,所以即使再流利,也带着股异国风情的情调! 从这个男人口中说出来就更显特别,像是邪恶与美的结合!“告诉你们也无防。”他道,“毒蜘蛛在美国被国际刑警盯上了,他逃去瑞丹肯定是为了找上任总首领,我当时跟踪他过去是为了杀上任总首领,只是凑巧听说你和陆白也在 瑞丹……可惜毒蜘蛛说他只知道上任总首领在瑞丹,他去瑞丹也只能等上任总首领主动联系他,所以留着他就没用了。”“后面因为你和陆白参与了瑞丹王室的内部斗争,又与我对上了。”南宫焱烈冷冷地盯着安夏儿,仿佛透过她的眼睛在盯着陆白,“你们与瑞丹王室联手了,形势所逼,我当 时不得不离开瑞丹,最后自然没空在瑞丹慢慢找出上任总首领。” “这么说,黑色所罗门上一任总首领在瑞丹?”安夏儿问,如果有那么一个危险的人在瑞丹,她得想法通知艾尔和西比拉他们啊。 “最起码在我离开瑞丹之前,他应该在。”南宫焱烈说到这,似乎已经不在意上一任总首领了。 因为黑色所罗门如今已经是他的了,总首领一位他也坐稳了,忠心于上任总首领的人也死了或者像那个沃沙一样改变阵营忠心于他了。但就是说,如今他们组织的上一任总首领已经没有消息了,而且不一定还在瑞丹,毕竟上回瑞丹王室因为王位争夺的事情闹得那么大,不想受波及的国外人肯定都离开了 安夏儿脑子转了一下,“那你是不是应该花心思去对付你们那个一任首领?而不是一味地跟我们再作纠缠?毕竟如果他再出现,你的地位就不保了。” 她想转移南宫焱烈的心思,让他能去对付别人…… 不想南宫焱烈确实对她有一定的了解,连她在想什么都知道,他望着她失笑,“他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如果他还想活着的话。” 安夏儿咽了口口水。 “怎么?你想让我去杀他,从而放过你和陆白?”她的这点心思果然被南宫焱烈看穿了。安夏儿抿了抿唇,“我们之间是有所怨恨,你的南宫家族没了,但你也给我们添来不少麻烦,如今国际刑警都在通缉你,你应该消声匿迹,不应该再出现。如果你也还想活 着的话。” “哈哈哈。”他肆意张狂地大笑了几声,“你和陆白让我失去了所有,你们还想安稳过日子?” 这个男人……果然是她和陆白的定时炸弹,只要他活着就永远不会放弃追杀他们。安夏儿心底有点发凉。见安夏儿没说话,用一种嗔恨的目光瞪着自己,南宫焱烈竟以微笑回迎她,“现在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了?对,我想要陆白也像我一样失去所有,失去陆家,失去他的公 司,失去他高贵于人前的身份和家庭,爱人,一切的一切。” 他站了起来,走到安夏儿身后,俯下身握着她的肩,他金色的发丝滑落下来,沉下的声音在安夏儿耳畔,“以及抢走他的女人。” 安夏儿反感地前倾身子,拿起那一杯酒喝,借此动作躲过了肩上的那双手。 当你心有所属,身边有另一半,气质再优秀来路再不凡的男人的靠近,你都不会动心。 更何况是这个害她和陆白数次分离的男人。“所以,你才需要戴维斯的身份,你想要利用劳伦家族的影响力进而对付陆家和陆白。”安夏儿突然明白了他要借用他人身份的意图,“因为你现在是国际通缉犯,没有庞大的背景是无法对付当今全球第一豪门的陆家,而且劳伦家的戴维斯医疗机构也刚好加入了美利坚商会,戴维斯的妹妹克瑞斯汀是医生,与陆白又认识,你发觉劳伦家族 与陆白那边的交集更多,更利于你复仇,所以你不惜杀了你昔日的好友,借用了他的身份和家世。” 南宫焱烈这么狠毒的人,她无法想象,真正的戴维斯是不是还活着。 南宫焱烈并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见安夏儿避开他的动作,他嘴角噙出一丝戏味,“差不多如此吧。” “再次声明,我不喜欢你,你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安夏儿说的完全是实话。 他嘴角的弧度更深,“你知道我就在你身上浪费时间?我不过是花心思和时间对付陆白,他值得我对付,至于你……” 他双臂突然伸了过去,将安夏儿搂进了他怀里。 安夏儿身体猛地一震,手中酒杯里的酒溢了出来。 “没有他,你自然是我的。”南宫焱烈侵略欲十足的话在她耳朵边,带着他永久的狠戾。 “放……放开。”安夏儿抿着唇,她心跳得很快,很想反抗,但在他强韧的手臂中她知道她的挣扎只会陡劳。反抗只会产生更多的肢体接触,用他曾经说过的话来说,反抗和逃跑的猎物只会刺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