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2章 很期待那一天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92章 很期待那一天

“这里是我的地方。”南宫焱烈环抱着她的肩头和脖子,脸挨着她的头,力道很紧,这个残忍的男人用低到近乎亲昵的语气对她说,“我要做什么,你都跑不了,你清楚。” 安夏儿深呼吸,皱眉,鼻息里都是他的气息。 “我希望你别做什么没品的事。” “我也劝你别做无谓的挣扎。”他低下头,唇吻着她的耳朵,声音像蛇信子一样舔着她的耳朵轮廓。 “你和陆白的孩子……快五岁了吧。”他突然说。 安夏儿紧张地吞咽,“我不想跟你讨论我的孩子,你不配。” “陆白现在在国帝都陆家吧,他那么放心将你们三个孩子扔在城……”他故意停顿了一下,令安夏儿的心脏骤然紧缩起来,“就不怕他们出什么意外?” “我警告你南宫焱烈,你敢对我的孩子做什么,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安夏儿回过头愤恨地盯着他,不是陆白,是她。 虽然她知道陆白如今在陆家,城那边肯定有安排人保护着孩子们,但是她必须给南宫焱烈警告! 但南宫焱烈对于她的警告却完全不感冒,只见他的唇邪邪扬起,“你也不是第一次对我说这种话了。” “但我不会开玩笑。”安夏儿明确地告诉他。 “算了吧。”他道,“虽然我对小孩子沒什么兴趣,你和陆白才是我的针对的对象,你们的孩子如果不好接近或者对我作用不大,我也不会花心思对付三个小孩子。” 其实,他已经派人去过国城了,毕竟如果能抓到安夏儿和陆白的孩子,那么他手中就会有更多对付陆白的筹码。 但是陆白已经猜到了,并且提早作好了准备,让人在城保护他们的孩子。 秦修桀和祈雷他们白天晚上24小时间的站岗,什么人都接近不了…… 听到南宫焱烈这么说,安夏儿稍微松了口气,她盯着他还搂着她的手,“放开。” “我若不呢。” 他缓缓靠近。 安夏儿正回头看着他,他一靠近,便近在了鼻尖。安夏儿刚想退后,南宫焱烈猛地按住她的脑后将她拉了过来,狠狠地吻在她的唇上,陌生男性的气息侵袭而来,安夏儿瞪大眼睛,大脑几乎一瞬间全乱了,一顿双手毫无 章法的挣扎和撕打后,她总算才从南宫焱烈的身前摆脱了,酒杯碎在地上,酒也洒了,南宫焱烈乌黑着脸看着退开几米外的安夏儿。 “恶心!”安夏儿站在几米外,红着眼睛骂他,“禽兽不如,南宫焱烈你再用你那双脏手碰我试试看!” 她用袖子狠狠擦了一把嘴唇,恨不得将这个男人的气息完全从自己唇上擦去! 看着她万般排斥自己亲近,南宫焱烈黑着脸走过去,嘴角翘起,“禽兽不如?你这个词是不是用早了?我不过是吻了你一下,还什么都没做呢曼莉夏公主?” “别叫我的名字!”安夏儿怒道,一边往后面退,“你别过来,你敢过来我就撞墙,我死了你什么也得不到,你也别想再用我去威胁陆白!”南宫焱烈依然一步步靠近,完全不将她的警告在眼底,“你试试看,是你撞墙快,还是我现在接触到你快?我告诉你,先前我的话并非说说而以,你伤害过我无数次,和陆 白不只一次想至我于死地,再惹怒我,我不介意一刀刺进你的心脏!” 后面他的话越来越狠,脸色越来越可怕,安夏儿像害怕病菌一样怕他,排斥他的接触,这让他心情很不好。 一个再危险再邪恶的人,他都不会认为自己的感情,是脏的东西。 看到他喜欢的女人,他自然要靠近。 安夏儿脸色苍白地看着他,看着他一步步走到面前,她身体忍不住地颤抖,尽管她声色俱厉,但她知道南宫焱烈的话并非是虚言。 她若要撞墙,想要一次性撞死的话,起码要退后几步来个冲刺。 可就在这几秒之中,高大腿长的南宫焱烈完全可以几步过来一把拉住她……她撞不了墙。 “你想要的话,会有很多女人。”安夏儿咬牙瞪着他,“比如,那天在餐厅时围着你的那些女人,你没必要纠缠我。” 南宫焱烈站在她面前,近在咫尺的地方,个头高她许多,安夏儿吞着口水。 他看了她一会,“你吃醋了?” “你有病!”安夏儿直接怒道,“你听清楚了,我老公是陆白,外面任何无关的男人对我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存在!” 还吃醋,莫明其妙!胡编乱扯! 她恨不得他掉在女人堆里淹死才好,这样就不会来缠着她了! “他若是死了,你就没有男人了。”南宫焱用阴鸷的眼神盯着她。 安夏儿握紧拳头,就算她的武力值不高,但她这下也没有忍住一拳打向他的鼻子,“死的会是你……放开我!” 手在被他抓住了,死死地定在空中。 并没有打到他。 南宫焱烈顺势将她的手扣在了她脑后的墙上,将她整个人也往后推去,戴着隐形眼镜的棕红色眼眸侵占欲十足,“那就看看这回死的是谁,我告诉你,我很期待那一天。” 安夏儿颤抖起来,这个疯子! 她用另一个手想抽他耳光,将她所有的愤怒都集中在掌心,无论惹恼他的后果如何她也想出这一口气,“我也很期待那天,你死的那一天……” 另一只手再次被他抓住了,按在了墙上,他的话不是虚言,她的这点反抗在他面前果真不值一提,与花拳绣腿无异。 安夏儿不放弃抬起腿就踢,“滚开……” 他一只膝盖陷了进来,将她整个人完全制住了,安夏儿顿时像被定在了墙上无法挣脱! “可恶……滚开……别碰我!” 肢体的触碰让她整个人都慌了,陌生的体温侵袭而来,这令她整个人气得要发疯!“你也别太自不量力了。”他倾在她耳边对她说,不顾她的挣扎,说出更令安夏儿慌乱的话,“我想要的是打败陆白,让他失去陆家,拿走他在美利坚商会的势力,而你, 只是附加的东西。你再说什么或做出什么令我生气的事,我真的会杀了你,我杀了你陆白一时半会也不会知道,我要求他做什么他还是得做什么。” 安夏儿脑后一凉,整个人静了下来,如坠冰窖浑身发抖。 她想反驳,可她又怕他真会这么做…… 这个男人的残酷程度,她是见识过的,他连妹妹都能利用,他嘴上再怎么说着喜欢她,也不可能是那种会为了她而不顾一切的男人。 陆白现在还不知道这边的情况,她就算是死了,陆白估记也不会知道! 想到那种可怕的情况,安夏儿张了张口,“不……”她不想死,她不能死,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她是过来救陆歆的,不能反倒让自己有个三长两短或直接死掉! 她和陆白还有一生要长相守,她不能死在这! “别杀我。”她道。 南宫焱烈满意地扬起了唇,看着她红润而动人的唇,那如花瓣般微微颤抖的样子实在令人心动,“求我?”“我不会求你。”安夏儿忍住眼眶里的眼泪,咬了咬唇,“但我告诉你,你如果真的喜欢我,你杀了我,你将会失去你自己的灵魂,一个人如果连喜欢的人都能狠下杀手的话 是没有灵魂的,只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具行尸走肉。”在西莱时,她失去记忆那段时间,她记得南宫焱烈曾经是信过什么宗教的,那么他应该会在意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