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3章 你不说我是恶魔么?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993章 你不说我是恶魔么?

南宫焱烈正伸着舌尖舔舐着她的脖子,她肌肤的淡淡的馨香令他着迷,听到这时他的动作有所停缓,“你觉得我是会为了一个女人的话而改变主意的男人?” 他敏锐得可怕。 “你如果杀了我,你将会失去所有的人性。”安夏儿咬牙说,“一个人如果活着连人性都没有,那他就不是人。” “呵呵,你不说我是恶魔么。”他笑了,“我要人性做什么。” 安夏儿抿着唇。 “你如果那么不想死的话。”他的手在她的腰际上,用低低的寒冷的声线说着令人恐惧的话,“我也可以先断你两腿的经脉,这样你也许就能老实了,也不影响美观。” 安夏儿用他松开的手去推他,用颤抖的声音怒骂道,“对,你确实是恶魔,你之前让人去砍陆歆的手指割她的耳朵,现在想断我的腿!但我告诉你,我不怕你!”“不怕?那你发什么抖?”南宫焱烈看着她面白无血色的样子,低低地笑音传来,“还是你就这么怕我碰你?怕别的男人碰你?不应该吧?我若是没记错,你嫁给陆白之前, 不是有过一个男朋友么?叫什么来的……在美利坚商会的半年会议上的那个,慕氏集团的慕斯城?” 他记忆也惊人,在近两天慕斯城出席了美利坚商会的半年会议,虽然他并不在意那个男人,但他却知道那个人是安夏儿的前男友。 安夏儿紧张地咽着口水,继续推着他不让他靠近,“你想干什么?”难道他还想对慕斯城下手?不,这一切不关慕斯城的事,他跟那个聂小姐快结婚了,不能波及到他。 “什么?我不是在吻你么……”他答非所问,再次将她挣扎的手扣在了墙上,“不想死就别挣扎,让我心情不好,后悔的是你。” 当他张开口,咬在她脖子上又吻又啃的时候,安夏儿浑身都凉了下去,她感到难受,感到恶心,她想挣脱,但她又不想死,更不想真的被断腿。 谁,谁来阻止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她不想被他给强了! 如果她真的被这个男人强了,她感觉没有脸再去陆白,见她和陆白的孩子们……想到这,安夏儿反倒冷静了下来。 她缓缓看着正在亲吻她的南宫焱烈说,“你再咬我,我就咬掉你的耳朵,你信不信?”对于手脚无法再挣脱,但离南宫焱烈极近距离的她来说,咬伤他很容易。 南宫焱烈动作一顿,他猛地抬起发黑的脸庞,手直接掐上了她脖子,“我告诉过你别惹我生气,你想死是不是?” “与其被你这样的人碰,我宁愿死!”安夏儿道,“你不是想断我的腿么,来啊!” 南宫焱烈的眼底里看着血丝漫了上来,看着这是个令他又爱又恨,拒他于千里之外的女人,他掐着她脖子上的手慢慢收紧,一字一句吐出来,“我真的会杀了你!”安夏儿呼吸紧促,气喘不过来,整张脸胀得又红又紫,她抓着那只要掐断她脖子的手,艰难地说,“靠……混蛋……”不是要先断了她的腿么,怎么一上来就要杀她了?断她 了腿她暂时也还能活着啊。 就在她想着是不是就要这样一命呜呼时,有人从外面敲响了这房间的门。 “戴维斯,我是罗丹。”外面传来罗丹的声音。 安夏儿瞪大眼睛,南宫焱烈看着安夏儿,缓缓地侧过视线去,“什么事?” “开门。” “我在忙。”南宫焱烈沉声说。“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谈。”外面罗丹又说,见南宫焱烈没有声音,她似乎知道南宫焱烈带了安夏儿回来,又说道,“你别忘了我们这次的计划,陆白他们已经处于被动了, 我们不能功亏一溃。” 南宫焱烈咬牙看着安夏儿,因为他手上的力道,安夏儿的脸已经涨地几分紫红,快要窒息了,就在她想着南宫焱烈会不会不放过她时,他手却猛地松开了。 “咳咳……咳……”安夏儿瘫在地上摸着自己的脖子拼命呼吸着,咳嗽着。 南宫焱烈捏起她的双颊,迫使她抬起她望着他,他阴鸷的寒冷从他的眸子中流出来,“你还真是永远学不乖!” 松开手他去开门了。 安夏儿努力呼吸着空气,眼眶也渗出了几滴泪挂在眼睫毛上。 外面,罗丹见南宫焱烈还没有开门,拧起了眉。 她身后还带着她的两个随从。 南宫焱烈房门外面的守护见此便问,“罗丹小姐,既然戴维斯先生不方便,就请你先回去吧。”“我要重要的事跟戴维斯商量!”罗丹是从他人那里听到了戴维斯将安夏儿带回他自己的房间了,她是马不停蹄地带着人赶过来的,就是要阻止载南宫焱烈再跟安夏儿接触 她爱着南宫焱烈,她怎么能忍受南宫焱烈再跟安夏儿私下相处…… 说着她就准备推门进去,守卫正想阻止,门开了,南宫焱烈面无表情站在面前,“你可真会挑时间过来,罗丹。” 他戴着人皮面具,在人前大家自然就当他是戴维斯,四个守护看到戴维斯立即低下头,“戴维斯先生,罗丹小姐她……” “我有要事找你商量。”罗丹看了眼南宫焱烈身后,未等南宫焱烈同意,便越过他走进了他的房间。 南宫焱烈看了眼罗丹带来的两个随从,眉头皱了皱。 罗丹刚走进南宫焱烈的房间,便看到了脸色不太好瘫坐在地上的安夏儿,她缓缓扬起红唇,“哦,陆少夫人这是受他虐待了么?那你是不是很感谢我的到来?” 安夏儿看了罗丹一眼,确实,这个时候无论来的人是谁她都感觉庆幸的。 身后南宫焱烈关上门后走过来,对罗丹道,“什么事情,你说吧。” “不,我们谈重要的事情时,又怎能让她在场。”罗丹看着安夏儿,冷冷笑着说道,“算了,还是让她到我那里去吧。” “不用了。”南宫焱烈走到里面倒了杯酒,“她听不听都无所谓,因为她就是听到也做不了什么。” “那也不行。”罗丹执意不想让安夏儿跟南宫焱烈相处,便说道,“她好歹是个女人,而且这陆少夫人的性格戴维斯你也不是没见识过,在你这只会打扰你休息。”“这话说得对。”安夏儿缓缓站起来,“就算我现在是你们所抓的人质,但是,南宫焱烈,你既然还需要用我去跟陆白交涉条件,那在这之前,你就必须尊重我,我是女人, 不方便与你共处一室吧。” 罗丹听到安夏儿叫出了南宫焱烈的名字,顿时皱紧了眉头,“你知道了他的身份?” “对。”那边正在倒酒的南宫焱烈出声。 罗丹一急,“你怎么能让她知道你的身份,现在还不是时候……” “无防。”南宫焱烈无动于衷地看着安夏儿,“她迟早要知道。”“纠正一下,不是他告诉了我。”安夏儿哼声笑道,“而是我看出来了,他的言行举止暴露了他是一个认识我并且有些了解我的人,我在这之前可不认识真正的戴维斯,那么 与我和陆白有仇的人,并且敢对付陆家的人,除了他南宫焱烈也没有其他人了。” 罗丹看向南宫焱烈,想印证安夏儿的话。见南宫焱烈没有否认,她便知道是真的了,目光里闪过一抹冷芒后她道,“是么,既然陆少夫人你知道了他是南宫,那就好办了,日后我们说话就不必掩盖什么了,倒也方 便。”回头又对南宫焱烈道,“但即便如此,我也觉得让她在你这里不妥,你现在作为黑色所罗门的总首领,组织的事还需要你费心,她在你这只会打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