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0章 激将法!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00章 激将法!

他居然为了安夏儿,警告她?那壮汉库克和瘦绅士看到刚才的情景,生怕眼前这个戴维斯也会怪罪与他们,那库克马上道,“戴维斯先生,我刚才碰到的女仆就是她……我不知道她是我们这里的人质是 那个陆少夫人。” 瘦绅士也道,“方才我们收到你的通知,赶着过去见你,所以一时没注意这陆少夫人。因为我们之前没见过她。” 南宫焱烈不忌安夏儿手中的枪,以迅雷之速抓起她的手腕,夺过她手中的枪,“这是你们的?” “是……我的。”库克吞吐着。 “作为组织里的一个分区首领,居然被一个女人摸走枪。”南宫焱烈冷笑着,“库克,我看班烈的下场迟早是你的。” 库克吓得脸色一变,“戴维斯先生……” “去通知洛卡过来,让他安排人手,从现在开始二十四小时给我盯住这个裴欧了!”南宫焱烈突然怒吼起来,双目猩红。 “是。我们亲自去通知。”瘦绅士和库克退了出去,生怕眼前这个戴维斯也会向他们问罪。 南宫焱烈又猛地抓着安夏儿的手,不顾她的挣扎对罗丹冷声道,“既然你的人没能力看住她,那还是将她安置在我那吧,罗丹,你还有意见么?” 罗丹哑口无言。 她总不能对着南宫焱烈说,她故意让随从放安夏儿出去,就是为了有理由杀了安夏儿。 她嘴唇僵硬而牵强地扯动了两下,“当然……没意见了。” 南宫焱烈目光又冷幽幽地扫了一眼裴欧,拽着安夏儿离开了,身后罗丹看着他们的背影,磨牙切齿,只恨刚才没有及时杀了安夏儿。 看着安夏儿频频回头的担心的目光,裴欧知道,他该做些什么。绝不能让南宫焱烈对他朋友的老婆乱来! “呵呵。”看着面前的罗丹,裴欧大脑灵光一闪,笑了两声,“怎么闻到空气中有一股酸醋味,你就是从瑞丹叛逃的那个叫罗丹的女科学家吧,怎么?你喜欢那个戴维斯?” 他很明白地从这个女人眼睛里看到了醋意,是看到戴维斯带着安夏儿走,而生出的属于女人的醋意。见罗丹没有理会,裴欧眸光又朝戴维斯和安夏儿离开的门口转了一眼,说出自己查觉到的一个问题,“不,听陆白他们说,你是因为喜欢南宫焱烈才跟他走了,你喜欢的应 该是南宫焱烈才对。” 罗丹眼神终于向裴欧过来了。 带着警告和不善。 “但你刚才眼中的醋意可不像假的。”裴欧嘴角溢出一丝笑容,“除非……这个戴维斯是南宫焱烈?” “哼,不愧是国的军王。”罗丹冷笑着朝裴欧走过去,“这就看出来了?”“好一招偷梁换柱啊,不但利用劳伦家族的势力在美利坚商会对付陆白,也间接对付陆家。”裴欧道,“那我倒想问一下,既然这个戴维斯是南宫焱烈,那真正的戴维斯…… 死了?” “你不是挺厉害?”罗丹笑着,“不再猜猜看?” “那就是没死?” “哼,我可没说。”罗丹道。 裴欧眯了一下眼睛。“但我可以告诉你,你却死定了。”罗丹对裴欧说道,“难道没听过一句话么,知道得越多,死得越早,你刚才不该猜测戴维斯的身份。因为即使你猜出来了,你现在也走 不了,也带不出这个秘密,但你知道了这些,却是导至你必死无疑的因素。” “是么,如果我不说出那幅画的下落,你们舍得杀我?”裴欧狡猾地笑了,“你们想凑集那系列的画,去做什么吧?我猜对了?” 罗丹脸色看着沉下去。“你就是艾尔的妹妹?”裴欧看着这个罗丹,这个他和陆白好友的妹妹,“你可完全不像他,不但长相不像,连性格也相差甚远,艾尔仁慈博爱,温文大方,与你这个最妇毒 人心设计出那个卑恶计谋想杀害安夏儿小姐的女人可不一样。”在罗丹脸色愈发难看中,裴欧继续嘲讽道,“我知道,你应该跟你的二哥西蒙比较像吧,不过西蒙听说已经在瑞丹被枪刑了,这么看来,你的下场可能与你二哥如出一致… …” 啪! 罗丹一个耳光甩在裴欧脸上,一张艳美的脸看着扭曲狰狞起来,“有没有人告诉你,不要评价女人的事,我背叛谁我要跟谁在一起,与你们这些臭男人无关!” 罗丹的尾指在裴欧脸上划过,裴欧脸庞上留下了一个血印子。裴欧舌尖舔了一下受伤的脸庞内侧,盯着她,也告诉她,“那有没有人告诉你,不要随便甩一个有妇之夫耳光?因为他的女人随时可能会找你算账。虽然我还没结婚,但我 女人不是个吃素的主,小心她以后找你算账,堤防着点。” 罗丹哼笑了一声,“是么?还是看你还能不能回去吧,你死了,她可能就会再次体会封龙死时的痛苦了哦。” 看来这个黑色所罗门的人都知道沃沙以前是个叫封龙的警察…… 裴欧脸色也阴沉了下去,“老子跟你打赌,最后哭的一定是你!” 罗丹哼了一声,转身从外面叫来两个巡逻的人,将地上这两具看守的尸体拖出去处理了。 看着将转身出去的罗丹,裴欧想到什么,狡黠一笑,又对着那女人的背影说了一句,“喂,其实比起安夏儿小姐,你看着还是跟南宫焱烈比较般配一点。” 罗丹只回了个侧脸,哼了声,笑笑走了。 裴欧施下激将法后,放心地松了口气,他说最后那句话的用途是要继续激起罗丹的醋意,让她不停地去打扰南宫焱烈和安夏儿…… 毕竟从这个女人想设计杀安夏儿的一事看来,裴欧相信,她是绝对有能力打搅南宫焱烈和安夏儿的! 他裴欧作为陆白的朋友,在这边总得想方设法保护一下安夏儿小姐的安全……和贞操啊!“!铁铐的钥匙呢,赶紧他妈给我从看守的身上搜出来!”外面传来洛卡的声音以及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听到安夏儿跑到刑室这边要救走裴欧,他马上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