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2章 她的勇气!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02章 她的勇气!

“你负责铐问那个裴欧,如今那幅画的下落还没有,却将锁住他的铁铐的钥匙弄丢了?”南宫焱烈用伪装成戴维斯的声音说,“你现在还过来让我帮你找钥匙?洛卡,如果钥 匙在她身上还好,不在,被其他人拿走了,并趁机放走了那个裴欧,所有的后果你都得承担!” 洛卡哼了一声,听出咬着牙关在说,“我会承担!” 乔伊出去的时候,南宫焱烈刚好进来,乔伊对他说,“她的手指固定好了,我会开一些药,三餐后服用就行。” 南宫焱烈没说话,只是盯着缩缩在床上的安夏儿。 南宫焱烈走到床前看着安夏儿,“钥匙在哪?” 安夏儿咬着下唇,用颤抖的声音在说,“……不知道。” 南宫焱烈倾下身来,轻轻抚着她刚刚被乔伊固定好的骨折的尾指,用低到残忍的声音说,“乔伊的医术你我都相信,我就是切了你这根手指,他也能接回去。” 安夏儿眼泪哗啦啦地流,浑身都在颤抖,她不是什么勇士,她害怕死亡,也害怕疼痛,更无法面对切断手指的恐惧。 但她就是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咬着牙关也没有说出那将枚钥匙交给裴欧了,“我说了……不知道。” 南宫焱烈盯着她苍白的脸,泪湿的脸庞,就在安夏儿以为接下来他就会拿一把匕首切了她刚接好的手指时,他却不动声音将她卷缩的身体拉直了。 把她全身上下搜了一遍。 …… 外厅中洛卡正在等待结果,南宫焱烈出来告诉他,“她身上没有。” “不可能!”洛卡怒吼着,“那钥匙我明明交给看守了!” “那只能怪你。”南宫焱烈说道,“那么重要的钥匙你居然交给居居两个看守,而不是自己保管。” “那两个看守是我的人!”洛卡凶狠地怒道,“我相信他们绝对能够保管好,不会随时丢掉。”“你相信他们没用,即使他们能保管好钥匙,但却让我们的人质进入了刑室。”南宫焱烈提醒他,“你最好祈祷那个裴欧不会因为那枚钥匙的丢失而逃走,不然,洛卡,你必 须为你的过失负全部责任。” 一想到这个戴维斯可能会将自己这个过失告诉总首领南宫焱烈,洛卡就着急了,“如果这个陆少夫人没有拿走钥匙,那她是不是扔了,戴维斯你有没有问她?” “对我的称呼后面加上先生二字。”南宫焱烈提醒他。洛卡脸上露出一丝轻屑,“就算总首领将现在的组织的大权交给了你,但你始终与我们一样,只是分区首领,我即使有什么过失能向我问罪的只有总首领,戴维斯我之前尊 重你是看在总首领的面子上,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另两个跟过来的分区首领,库克与瘦绅士脸色都变了,洛卡这是挑战戴维斯的权威。 站在旁边的乔伊冷冷地盯着洛卡,觉得洛卡这是不想活了。南宫焱烈在洛卡对面的沙发中坐了下来,只他见笑了一声,从脖子上将面具揭了开来,在洛卡和库克、瘦绅士瞪大的眼睛中,南宫焱烈将戴维斯这幅连头发一起的面具扯 下来后,洛卡和其余两个分区首领脸色都白了。 “总……总首领?” “南宫先生?是你?” “我不能问你的罪?”南宫焱烈盯着洛卡,比起他们三人的僵硬,南宫焱烈姿态悠闲,“洛卡,把你刚才的话再复一遍,你是说我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不敢!”洛卡马上垂下了头去,面对他们的总首领,再也没有之前的嚣张,“我不知道您是总首领,请当我前面的话没说,既然钥匙没有没在这陆少夫人身上,我……我一 定会再去找到。” 南宫焱烈身体身倾过来,阴沉地盯着他,“我说不在她身上,你刚才是在怀疑我的话?” “……不敢。”“我说过这次首领的聚会我一定会来,之所以用戴维斯的身份了出现,必然有我的原因与打算。”南宫焱烈因为要用劳伦家族的势力,所以一开始他并不打算公开他的身份 ,但面对洛卡他们的怀疑,他就必须用自己的身份压制了。 “是。”洛卡双拳紧握,再也没有半点怀疑了。“听着,那枚钥匙她若是扔了,谁也捡不到最好,那那个裴欧起码逃不掉。”南宫焱烈知道锁住裴欧的铁铐除了用钥匙是打不开的,“如果是被人藏起了,若是组织里有反叛 的人拿到那把钥匙放走了他,造成了我的计划出问题,洛卡,你要承抯担后果,我就会杀了你。” 洛卡恨得咬牙,“我明白。”“刚才我叫库克他们过来,主要商量后天袭击美利坚商会宴会的事,明天角拓和送陆歆去换宝藏图时,所有人还会再次商讨袭击计划,戴维斯的身份我还需要用到,你 们暂时别把我的身份泄露出去。”南宫焱烈扫了一眼他们三人,“听明白了?” “是。”他们三个齐声说。 “滚出去找钥匙。”南宫焱烈冷冷地说。 “是。”洛卡带着对南宫焱烈的恐惧赶紧离开了。 洛卡一走,南宫焱烈的目光就落到了壮汉库克和瘦绅士身上,这两人也是分区首领,但他们远远没有洛卡的嚣张与魄力。 何况是面对他们组织的总首领南宫焱烈在他们面前,他们立即低下了头,连瘦绅士脸上也渗出了冷汗。“南宫先生请放心,我们明白,只要没你的同意,我们绝不会将你的身份曝露出去。”瘦绅士说道,他明白现在戴维斯在美利坚商会中与陆白敌对,那么他们总首领南宫势 必是需要利用劳伦家族的势力了。 至于真正的戴维斯哪去了,他们才不关心! 南宫焱烈拿起从安夏儿手中夺过的那把枪,“这枪是谁的?” 库克看了一眼,立即吞了口口水。 “柯利福,你的?”南宫焱烈问瘦绅士。 叫柯利福的瘦绅士才不替库克背黑祸,“并不是,南宫先生。” 库克狂吞口水。“那就是库克你的了?”南宫焱烈目光落到了库克身上。